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動迷宮】I Love

雪莉:

  ※ 2016/12/10


  ※ Minho / Thomas


  ※ 大學情侶設定。


 


  *   *   *




  I love the way we first met


  I love all that you do


  I love how we fell in love so fast so soon


  I love every shade of blue


  I love loving you


  I love every imperfection


  I love how you stole my heart


  You won my affection


 


                 I Love    


                 - Emily Blumenthal    




  *   *   *



  Thomas坐在圖書館一個靠窗的角落。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入秋後的陽光在這個時候幾乎沒有任何溫度,仿佛掛在天邊的只是一個巨大檯燈。斜射在書本上的光線讓Thomas瞇起了眼睛。


  他拿起被自己當作書籤的廢紙隨手塞進紙張間的縫隙,再任由書本闔上。他扭了扭脖子,然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關節傳來的摩擦聲在他的耳裡喀啦作響,酸麻的肌肉更讓他驚覺自己維持同樣的坐姿太久了。


  他垂下肩膀,身體向椅背倒去。他的左手垂放在大腿上,右手則擱置在桌面。舒展身體讓Thomas暫時停止思考,他的雙眼看向窗外的一片草皮,還有上面那群或坐或站的學生。在開學的季節裡,總是不乏新生在上面嘻笑、打鬧,或者靜靜地躺在草上享受陽光。


  他們的表情讓Thomas想到自己還是新鮮人的日子。他不知道其他人的大學生涯是如何開始的,但他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上課的情景。


  那樣戲劇化的情節幾乎只會出現在小說或電影裡,Thomas回想,可是他的確切切實實地把那些能犯的錯都做了一次。


  首先,他在第一天上課就因為錯過鬧鐘而遲到半個小時。儘管教授並不在意,但Thomas仍然有股愧疚感。捱到了中午,他正準備在學生餐廳享用自己的午餐時,他卻不小心撞到一個拿著可樂的女生。可樂沒有打翻──或者說沒灑出來那麼多──但已經足夠讓Thomas手足無措。那位善解人意的女孩沒有責怪他,只是接過他手中的紙巾把裙子上沾到的飲料擦乾淨。


  但運氣總有結束的一天。Thomas知道自己不可能總是遇到好人,所以當他在草坪中央撞上另一個迎面而來的男孩時,Thomas只能祈禱自己的好運還沒用光。


  他發誓他走得很慢,但他也承認自己並不專心。他的心思在手機裡的校園地圖跟眼前的建築打轉,偏偏今天他的方向感特別不靈光,所以他才會連一座圖書館都找不到。當他終於找到他認為正確的方向時,男孩已經近在眼前。他甚至連閃避的時間都沒有。


  「你他媽的──」


  在Thomas反應過來之前,一聲低吼比他的意識更快竄進他的大腦。他往後退了兩步,在身體向後傾之前穩住自己。他慌亂地抬起頭,看向眼前無端被撞的苦主。那是一個黑髮的亞洲男孩。


  但是Thomas沒有時間打量對方長得是圓是扁。眼前散落的紙張像是雪花一樣打亂他的視線,但更讓他慌張的是,那不是他的筆記。他感覺到自己手上還捏著那幾張質感粗糙的再生紙。


  該死。該死。該死。Thomas在心底快速地咒罵著。


  他撞到人了,對方的東西還全飛了。而且他顯然不是早上碰到的那種會笑著說沒關係的好人。他的運氣毫不留情地背叛了他。


  Thomas不敢再多看一眼。他蹲在地上,把自己的筆記丟在旁邊,緊張地撿起其他屬於對方的東西。Thomas看到紙上印著密密麻麻的字母跟數字,但他一個字也認不出來。那些應該是母語的東西此刻就像某種未知的語言。


  當他收拾好地上的紙並站起來時,男孩只是雙手抱胸地看向他,臉上寫滿了不耐。


  而Thomas直到現在才真正看清楚男孩的長相。但比起長相,其實Thomas更意外的是他的體型。在他記憶中的亞洲人總是相對嬌小,但眼前的男孩看起來甚至比他高了一、兩公分;他的肌肉因為抱胸的姿勢而緊繃,Thomas一點也不懷疑他做過多少訓練才練出那樣的二頭肌。他的黑短髮俐落地貼在腦袋上,額前多出來的部分則向上翹起。他的眼睛細小卻銳利,在此刻就如同刀子般刺在Thomas身上。


  「如果你的眼睛只是裝飾品,」男孩在Thomas站起來時說道,「下次記得戴個墨鏡讓全世界知道你是個瞎子。」
  「我很抱歉。」他不著痕跡地吐氣。
  「對,『我很抱歉』,多經典的台詞。」他不屑地哼了一聲,「好像道歉有用一樣。」


  Thomas吞了吞口水,沒有接話。他把手上的東西遞給對方,有些心虛地看向男孩身後的那棵樹。


  「死菜鳥。」他低低地說。但儘管他看上去不太開心,他還是接過Thomas手上的資料。


  他們尷尬地對望了幾秒,詭異的沉默讓Thomas渾身不自在。他感覺到對方的視線在自己身上打轉,但他不確定那是出自好奇或惡意。正當他準備離開時,男孩忽然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突然的接觸讓他楞了幾秒,而對方只是若無其事地盯著Thomas。


  「如果你想在天黑前找到目的地,最好別指望你那蠢腦袋。」他用下巴撇了撇Thomas的手機。
  「什麼?」
  男孩翻了翻白眼,「我說,你要去哪裡?」
  「呃?」Thomas呆滯了幾秒,然後反射性地開口,「圖書館。」
  「真不敢相信有人可以拿著地圖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進。」他說,「往後面走兩百公尺,在行政大樓左轉,看到語言大樓後再左轉。」
  「喔……謝謝。」Thomas有些困惑地看著替他指路的男孩,彷彿不確定是不是該相信他。
  「就算你是個菜鳥,也別表現得像個菜鳥。」他斜眼看了Thomas一眼,「信不信隨便你。」


  說完,他拎著手上的紙張大步往Thomas的反方向離開。直到雙方距離好幾步,Thomas才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而他很快就發現男孩沒有說謊。因為Thomas照著他給的指示找到了那棟不起眼的圖書館,還同時在裡面看到那個男孩。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當他再度見到男孩,對方臉上那抹嘲諷中帶點得意的微笑。


  事後Thomas終於知道他是圖書館的工讀生,他們也交換了名字,而男孩──或者說,Minho──則變成他人生中第一個亞裔朋友。


  他們的關係發展得比Thomas想像得快,快到Thomas偶爾會懷疑自己怎麼能包容Minho這樣的人到這種程度。


  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一個正確解答,所以Thomas甚至沒有發現Minho的存在早已變成一種習慣。不,正確來說,當他意識到的時候,事情已經不是Thomas可以控制的了。


  因此,即使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令人困窘,即使他們為了Minho的說話方式吵過好幾次架,即使他們認識的時間並不長──Thomas還是決定喜歡Minho,決定接受他滿身的缺點與不完美。


  Minho絕對不是Thomas幻想過的那種理想類型,但墨菲定律總是喜歡在這種時刻登場,不是嗎?所以任何可能出錯的地方都出了錯,不論是當初認識Minho的方式,或者他那張不討喜的嘴,還有Thomas無限擴張的忍耐。


  但至少,Thomas想,至少Minho的存在並不是個錯誤。


  當Thomas準備重新翻開桌上的書時,一隻手更快出現在眼前。它朝著Thomas彈了一聲響指,在安靜的圖書館中顯得有些突兀。


  「你在發什麼呆?」一個壓低的嗓音隨著彈指聲出現在Thomas面前。
  他抬頭,目光順勢上移。「沒什麼。」
  「對,沒什麼。鬼才信。」男孩扯開一個揶揄的笑,「我打賭你在想我。」
  「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你自信還是自大,Minho。」Thomas露出無奈的表情,嘴角不確定該上揚或下垂。
  「隨你開心。」Minho毫不在意地說,「你只要回答你是不是在想我就好。」
  「所以,」Thomas不予置評,「你下班了?」
  「技術上來說,還有五分鐘。」Minho扭了扭脖子,「但我已經把該歸位的書放回書架上,還把新書全部貼上標籤跟歸檔。下一輪的人也來接班了,我想不會有人關心我還在不在櫃台裡。」
  「我會記得投訴你。」Thomas微笑。
  「喔?」Minho發出了疑問的聲音。他勾起唇角,用接近呢喃的聲音在Thomas耳邊說道,「別忘了之前是誰替你忘了還的書多延期一天。」
  「我從來沒有拜託你公器私用。」Thomas翻了一個白眼。
  「是啊,這年頭好人越來越難當了。」Minho直起腰,感慨萬千地聳了聳肩膀。
  「我看不到這裡有誰可以稱得上是好人。」Thomas用眼角瞥了他一眼。


  在某些方面,Minho的確是個不差的人。但是在Thomas的看法裡,Minho絕對不是「那種」好人。如果要定義他的好壞,Thomas會用「很爛的好人」去形容Minho。


  「你只是不想承認我真的那麼好。」Minho晃晃腦袋,對Thomas的話不以為然,「那麼,親愛的Thomas,你今晚是否願意跟一個壞人共進晚餐呢?」裝腔作勢一向是Minho的強項,但Thomas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樂意之至。」他說。


  Minho滿意地點點頭,他走到Thomas旁邊的位子,一把拉開椅子坐下來。接著他旁若無人地將手臂橫跨在Thomas的椅背上,大剌剌翹起自己的二郎腿。最後他像是刻意般將頭硬是枕上Thomas的肩膀。


  Thomas已經處變不驚了。如果在以前,他肯定會為了這樣的姿勢跟Minho爭論不休;但現在他很清楚,不管他怎麼抗議,Minho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收斂。他是Minho,永遠我行我素的Minho。


  只是即便如此,Thomas仍然確信Minho不是個爛人。就像無論當初Minho怎樣冷嘲熱諷,他還是主動替自己指引方向。Minho不是面惡心善的人──很多時候他身上只有純然的惡意跟看好戲的心情──但他偶發的好心總是來得夠及時。


  Thomas沒有轉頭,只是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Minho的腦袋。他帶著一點懷舊的心情開口,「你還記得我撞到你的事情嗎?」
  「哈?」Minho從喉間發出一個困惑的聲音,「我應該要記得這種蠢事嗎?」
  「我是說,」Thomas解釋,「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記得嗎?」
  「一點屁都不記得,」Minho滿不在乎地搔了搔耳朵,「那聽起來像是幾百年前的事情。那時候人類知道用火了嗎?」
  「好吧,隨便。」Thomas哼笑了一聲。他的確不該期待Minho會跟他一樣突然懷念起過去。
  「讓我告訴你,Thomas,」Minho用著聽上去極其嚴肅的語調緩緩說道,「你只要記得你是怎麼愛上我的就好。」


  Minho的語氣越正經,他的話就越沒營養。這是當他們在一起第三個月時Thomas得到的結論,而Minho的所作所為總是在替這句話背書。


  「我想那才是我最該忘記的事情。」


  Thomas笑了兩聲。口是心非。

评论
热度 ( 38 )
  1. 竹雀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2.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