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混同/移動迷宮+超級戰艦】Species Authority: D-7 No.10

凌墬:

※ Minho/Thomas

※現代科幻AU

※備註:Species Authority,中文使用「異種管理局」,Species為物種之意,參考1995年的電影《Species》之中文翻譯,故以異種來稱呼。是兩部電影的混同,但以移動迷宮的角色為主。


10

 

「Tommy…Thomas!」Newt喊了幾聲,Thomas才回過神。「你完全沒在聽。」

「抱歉,我在想事情。」Thomas一臉歉意。

Newt出差回來的隔天就把Thomas叫到局長室,說有個任務要派他去執行,正在解說的時候,當事人完全處於恍神的狀態。

「怎麼?談戀愛了?」Newt決定先擱置工作,處理Thomas恍神的問題,而且他們兄弟倆也很久沒好好聊天了。

「呃……算是吧。」一眼就被看穿了。

「你又在煩惱要不要告訴他自己的種族了?」Newt倒了杯花茶給Thomas,坐回沙發上。

「我在想要如何告訴他。」Thomas的眼神中沒有一絲迷惘,他對Minho有信心。

見Thomas如此肯定,Newt反而不放心:「你大可以不要說,每個人身上都會有秘密,何必開誠布公。」

「我不想對他有隱瞞。」Thomas說得很認真,「你一定覺得我很傻,都被傷害過了還要再嘗試,但是我不像你可以隨時抽離每段感情,我只會越陷越深。所以在無法自拔之前,先告訴他才是最好的。」

「你的確是個傻蛋,但我也不會阻止你這麼做。」Newt無奈道,不過這也是Thomas的可愛之處,「說吧,這次是哪個幸運兒讓你傾心?」

「……之後再介紹給你認識。」Thomas眼神飄移。

「其實我認識吧?」Newt嗅出了不對勁。

「…我們來說之後的任務吧。」Thomas努力地想轉移話題。

 

瞇眼看著Thomas,Newt腦海中閃過無數個人選,最後臉色凝重地詢問。

「該不會是那個Minho吧?」

「…不能先討論任務嗎?」Thomas壓根不想討論這件事。

「別選這麼危險的對象。」Newt執意要談。

「Minho不危險,他從來沒有在我面前失控過。」現在的Minho幾乎與常人無異,Thomas不能理解Newt為何要視他為危險的存在。

「現在沒有,不保證以後沒有。」Newt自然知道Minho的不穩定來自長期的非人道實驗,即使能透過治療使他穩定,但如果有朝一日他失控了,第一個受傷的肯定是離他最近的Thomas。

「我能保證。」Thomas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

「你明知我們的能力不是萬能的……」Newt覺得頭痛,一旦下定決心,Thomas很難被說服。「一開始就說了別放太多感情在個案身上,而你偏偏喜歡上這個不定時炸彈。」

「Minho不是!」Thomas有點動氣了,「你的醫療經驗比我多,應該更清楚這是可以治療的,為何要這樣說他!」

「但我不會把他當戀愛對象,如果你們之間起了爭執,你拿什麼保證他不會傷害你?」Newt也無法耐著性子。

「真要說危險,Mr.W更危險吧!」Thomas不爽地回擊。Mr.W是CIA的特務專員,是SA與CIA聯絡的窗口。

「誰在乎他有沒有危險性,我們又沒在交往。」Newt不明白這時提他做什麼。

「……」Thomas就是沒辦法像Newt這樣把感情撇得一乾二淨。「總之!我是不會放棄的。」

Newt知道Thomas心意已決,現在和他爭辯毫無意義,就算未來兩人交往Newt也無權干涉,就像Thomas從未干涉他的感情生活一樣,就算保護過度也要有限度,這點Newt很清楚。

「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我不再多說。」Newt不再發表意見,「可以討論任務內容了嗎?」

「我早就叫你討論了。」Thomas一臉不悅,就知道會起爭執,他才不想說對象是Minho。

 

任務內容很單純,先前Newt出差的地方有一些被救援的異種需要精神治療師,詢問Thomas有沒有意願一同前往,是個為期兩週的出差。

「如果你不願意可以拒絕。」其實Newt並不想讓Thomas出差,可他的能力用在精神治療上是最有效用的,比Newt本人來得更好。

「你都開口了,代表那邊很需要我吧?」Thomas自然明白Newt的保護過度。

「是很需要。」

「我去,並且接受你安排的人全天候看管。」依Newt的脾性,不可能不派人看著他。

「交換條件?」想都不用想,Thomas肯定有求於他。

「讓我和Minho進行搭檔的測試,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動了手腳。」

「你確定要這時跟我講這個?」Newt都懷疑他是否忘了方才的爭執。

「就要現在跟你談條件,我要證明Minho不會失控,而我也不需要被一群人保護。」Thomas對長期的多人組隊非常不滿,就趁機和Newt說明白,「你的擔心我都明白,但是請相信我,就像以前你出任務,我始終相信你會平安歸來一樣。」

「……」面對Thomas的懇求,Newt完全沒轍,「我會吩咐下去。」

「謝謝,超愛你~」Thomas馬上露出笑容,給自家哥哥一個大擁抱。

「總覺得我被坑了。」雖然他也心甘情願,「去收拾行李,後天出發。」

「好。」Thomas心情愉快地離開局長室。

 

 

Thomas在第一時間傳訊息給Minho告知他自己要出差,雖然在Newt面前那樣的信誓旦旦,難免還是會擔心。自從Minho出院,他的狀況非常穩定,唯獨測驗那次被Newt耍了手段,而Minho靠著意志力克服了恐懼,應當沒有問題,但是Thomas總有些忐忑。

 

「有事都可以打電話過來,我能接就會接。」Thomas在出發前對Minho說道。

「沒事就不能打給你嗎?也許我只想聽聽你的聲音。」Minho挑眉問道。

「當…當然可以。」Thomas覺得自己的臉熱了起來,那天之後,Minho根本是電力全開。「出任務的時候不要太勉強,有任何異狀都要提出來。」

「你跟Newt果然是親兄弟,有必要這麼擔心嗎?」他不明白Thomas為何要叨念這些。

「可能是我多心,就讓我叼唸一下才好放心。」Thomas真的說不上來這擔憂從何而來。

「需要我每天向你報平安嗎?」這種被人操心的感覺其實不錯。

「這倒不用。」Thomas連忙搖頭。

「我可沒弱到需要你瞎操心。」大力地揉亂Thomas的頭髮。

「也是。」Thomas稍許的放下心來,看了下時間,「都這時間了,我出發囉。」

「工作加油。」送Thomas到宿舍大門,看著他邊揮手邊上車。明明只是去兩週而已,搞得像是要去個幾年一樣。

巴士逐漸駛遠,Minho扭了扭脖子,準備上工。

 

□  □  □

 

兩週的時間一轉眼就結束,雖然Minho那樣說,實際上他只打了兩通電話給Thomas,加上時差關係,Thomas有空的時候,通常Minho已經就寢。此時的Thomas歸心似箭,任務順利完成,Minho也沒有異狀,可是他卻依舊不安。

 

下了飛機,Thomas用手機連上網路,Ben傳的訊息跳了出來。

『Minho不太對勁,三天沒見他出房間了,也不開門讓人進去。Jeff說上一輪的搭檔測試結束那天,他有些浮躁,大概是這原因讓他把自己關在房裡。你盡快趕回來,我擔心他餓死在房裡。』

 

Thomas二話不說的飛奔回宿舍,將行李丟在寢室門口,詢問過來查看的Ben。

「他還是沒出來?」

「對。」Ben無奈地點頭。

「Minho,是我,我回來了。」Thomas敲門,不一會,就聽見開鎖的聲音,緊閉了三天的門開啟,他還未看清門後的Minho,整個人就被拉了進去,門板再次關上。

「真是見色忘友。」Ben碎嘴著。所有人都知道Minho正在追Thomas,既然本人回來就沒他的事了。

 

Thomas被Minho拉到床沿坐著,從身後擁抱他,彷彿要將他擁進體內般地緊抱著。

「Minho?」即使不使用能力他都能感受到Minho瀕臨失控界線的浮躁。

「先保持這樣。」Minho將臉埋在他的頸窩,貪婪地吸取他的味道,用所有的感官確認他在這裡。

「好。」Thomas不掙扎,即使Minho抱得他有點痛。

 

除了腰間的力道,Thomas也很在意Minho在他頸窩的鼻息,知道他在調適情緒,可弄得他有點癢。猶豫要不要用點能力讓Minho冷靜下來,想到他靠意志力撐過了三天,Thomas決定什麼都不做,讓Minho自己恢復。

 

感覺到Minho的情緒逐漸穩定,Thomas摸摸靠在頸間的腦袋。

「你真是沒有我就不行。」半開玩笑的語氣。

「沒錯,我非你不可。」Minho的回應很認真。

聞言,心跳劇烈鼓譟,情緒一瞬間湧上來,如此高自尊的Minho,此時此刻是這樣的依賴自己,對他還有甚麼好隱瞞的?是時候該告訴他了。

「Minho,可以讓我面對你嗎?」Thomas拍拍在他腰間的手。

鬆開手,Thomas起身順道開了燈,原本打算拉椅子坐在Minho面前,而他拍拍自己雙腿,要Thomas跨坐在他腿上。

有些難為情地坐在Minho的大腿上,Thomas再度被他環住腰。

「好憔悴……」撫摸Minho蒼白的臉龐,「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不要,你有話要對我說吧?」Minho蹭了蹭Thomas的手掌。

這舉動讓Thomas有了自己養一隻大型貓科的錯覺。

 

「呃……」Thomas舔了下嘴唇,腦中演練過上千遍的說法現在一片空白,稍稍地深呼吸,「我的種族名叫慕恩,是人魚的後代。」

「慕恩?沒聽過。」Minho面露疑惑。

「慕恩是很古老的種族,因為和人類極為相似,在不斷繁衍的過程中,數量已經越來越少,也不存在純血統的慕恩。」

「難怪你這麼像人類,不過身上倒是有點海水的味道。」Minho湊近聞了聞,所以才會在看到大海的第一瞬間想到他。「還有呢?」直覺慕恩的祕密不只這些。

「慕恩遺傳了人魚的高智商,並且演化出一些特殊能力,例如我的腦波控制……」Thomas有些遲疑,但還是繼續說下去,「人魚不論性別都能受孕生子,慕恩也有同樣的特性,所以……」

盯著Thomas因為遲疑而不斷開合的雙唇,時不時地舔舐和輕咬,Minho克制不住衝動。

「所以…我也能…生子……唔!」話才剛說完,Thomas的雙唇被封住,略為乾燥的唇瓣磨擦著自己,Minho細細地舔舐他的唇線,抗拒不了這樣的挑逗,Thomas張開雙唇,主動與對方交纏。

 

唇瓣之間發出聲音,舌尖劃過牙齦一陣酥麻使Thomas有點腰軟,伸手環住Minho的頸子,以免滑下去。深吻持續許久,雙方有默契地分開,Minho用鼻頭蹭著Thomas的臉頰。

「就這些?」Minho繼續剛才的話題。

「你不覺得…噁心嗎?男人能生小孩什麼的……」Thomas的手微微顫抖著。

抓過在頸後的雙手,Minho握住他:「第一,我不會和噁心的傢伙接吻;第二,你不是人類,不能稱作為男人;第三、同性的我們能有自己的孩子,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高興?」

「你…想要孩子?和我?」Thomas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當然,我說過不會放手的。」Minho沒有一絲玩笑的神情。

近乎求婚的話語逼出了Thomas眼角的淚珠,他沒有想到Minho如此輕易地接受了這件事,甚至想要他們之間的孩子,過去築起的城牆瞬間瓦解。

「這樣就哭了?」Minho用調侃的語氣掩飾心疼。

「那次之後…我再也沒有向其他人說過這件事……」Thomas越說眼淚掉得越兇,一口氣把這些年受得委屈宣洩出來,「每次都因為害怕不斷的抹去自己的感情……這次也差點就…放棄了……」

「小蠢蛋,你的高智商呢?難道我是那個傷害過你的混蛋嗎?」Minho的嘴賤一如往常,手指卻溫柔地抹去Thomas的淚珠,他確信是過去的交往對象狠狠地傷害了Thomas。

「當然不是,是我太膽小了……」Thomas破涕為笑,能溫柔同時又耍嘴皮的也只有他了。

「從願意告訴我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最勇敢的小蠢蛋。」Minho親吻他的眼角、臉頰,最後在雙唇印上一吻。

「不要一直說我蠢啊。」Thomas覺得自己需要抗議一下。

「難道不是嗎?就為了這個打算放棄我。」

「我怕說了之後我們連朋友都當不成。」Thomas的眼神有點黯淡。

「不管你說或不說,我們都不可能只當朋友。」Minho十分有自信地笑著。

樂觀的思維影響了Thomas,露出淺笑,快速地在Minho臉上親一口。

 

「也太小氣了。」Minho嫌不夠。

「那你先告訴我,我不在的時候發生甚麼事了?」好端端不可能讓Minho突然情緒不穩。

「真會挑時機。」剛才美好的氣氛蕩然無存。

「我很擔心你,總要讓我知道原因。」Thomas就是為了這個馬不停蹄地衝回來。

「其實也沒什麼,之前調查到一間廢棄的非法研究工廠,和那地方有點像,接連幾天都作夢,晚上沒睡好而已。」Minho很想呼嚨過去,他說不出口自己因為惡夢而情緒不穩,甚至需要關在房內才能壓制獸性不至於失控。

「少呼嚨我,這些話連Jeff都不會相信。」Thomas一臉無奈,他早該知道Minho的自尊心有多強。

「不信就算了。」Minho撇頭。

強硬地把Minho的頭轉回來,讓他直視自己:「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但是有需要的時候請記得求救,不會有人取笑你。」

「我…」Minho掙脫他的雙手,將額頭抵在Thomas肩膀「不想給其他人治療……」

聞言,Thomas整個心都軟了,這是Minho示弱的表現,同時也隱含了對他人的不信任。

「真是任性的大貓。」Thomas揉亂Minho的頭髮,動作充滿寵溺。

 

一陣咕嚕聲再次打破這溫馨的氣氛。

「你的肚子也很會挑時機。」Thomas忍著笑。

「餓了,我想吃牛排。」Minho撒嬌般地往他身上蹭。

「不行,你空腹三天,要先吃流質食物。」Thomas板起醫者的臉孔,「我們去Frypan的店裡,看他能不能給你做個肉泥湯。」

「肉泥湯?聽起來就很難吃。」Minho擺出厭惡的表情。

「那我只好去買小貓用乾糧泡水給你吃了。」Thomas說得很認真。

「…我選肉泥湯。」Minho很不甘願。

 

決定了晚餐,Minho卻遲遲不放開Thomas。

「Minho先生,你不放手我們出不了門。」

「可以讓他外送嗎?」Minho一點都不想放開他。

「Frypan一定會想揍我。」Thomas邊說邊拿出手機撥電話到Frypan的店裡點餐。

 

『你是有忙到沒辦法出來外帶嗎?』電話那頭的Frypan抱怨著。

「我現在被一隻大貓纏上,抽不開身啊。」Thomas瞄了一眼始作俑者,而Minho事不關己地打哈欠。

『這次就破例,半小時後到宿舍門口取餐。』語畢,Frypan掛斷了電話。

「那我可以睡個半小時。」Minho抱著Thomas往旁邊倒。

「我也一起?」Thomas維持著被抱著的姿勢,倒在枕頭上。

「抱枕不要說話。」Minho的眼睛已經闔上。

還來不及回話,Thomas就聽見規律的呼吸聲,想著自己的行李還丟在門外,Minho待會大概也要叫不起來,這些天都沒睡好,沒轍地靠在Minho的胸膛:「好好睡吧,大貓。」


评论
热度 ( 23 )
  1. 凌墬凌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