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動迷宮】Since You've Been Gone

雪莉:

  ※ 2016/08/17


  ※ Minho / Thomas


  ※ 第二集電影、小說綜合衍生。


 


  *   *   *


 


  Thomas很久沒有好好注意過天空了。


  他以為自己應該要習慣露宿野外的滋味,只是當他在一片焚燒殆盡的廢墟中醒來時,他還是清楚地感受到來自背部跟雙腿的痠痛。但他很高興自己還能感受到痛,至少痛覺能讓他暫時忘記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應該起身收拾──儘管他不知道他還剩下什麼可以收拾──可是濃烈的倦怠感卻硬生生地阻止他。他躺在砂礫上,背脊跟泥地之間除了衣物外只有一塊破布。肌肉傳來的疼痛阻礙了他的思考,輾轉難眠的事實也讓他的眼皮重得像好幾噸的鐵塊。


  所以他只是睜著眼睛,直直地盯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藍。


  浮動的白雲剛好遮蓋一部份天空,稀疏的尾端隱約替畫面刷上一抹漸層,像是打在沙灘上的一波波海浪。清晨的陽光恰到好處地灑在他眼皮上,不多不少,卻是剛好能吵醒一個人的亮度。在經過焦土那段差點被曬成焦屍的旅程後,這裡的太陽簡直可以用友善來形容。


  但是如果給他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Thomas想,或許他會寧願在焦土裡醒來。


  橫越焦土的確是一段異常艱辛的路程,帶給他的衝擊也遠比迷宮或者鬼火獸更多,但是他卻突然懷念起那個沙塵暴不斷,甚至連喝水都是奢侈的沙漠。至少在那裡他們擺脫WICKED而享有短暫的自由,至少在那裡他還有Teresa,至少在那裡他還有Minho。


  WICKED。Teresa。Minho。


  當他在腦中重新咀嚼這三個名字後,昨晚的事情就像鐵球一樣撞進他的大腦,毫不留情地擊碎他心底某塊地方。Thomas動了動自己的四肢,發現它們不再像幾分鐘前那樣動彈不得,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邊無際的不安跟失落。他聽到微弱的呼吸聲透過鼻腔傳進耳道裡,可是他卻感覺不到心臟跟肺部的存在,好像有誰在短短的一瞬間將他的內臟掏空,只留下他的大腦跟軀體還在這裡。


  Thomas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得承認,Teresa的背叛讓他差點哭出來,而Minho的處境更加強了這陣恐慌。一整個晚上,他的腦袋只是不斷播放著Teresa充滿淚水的臉龐、Mary滿身是血的身體,還有Minho被電擊後倒下畫面。闔上眼睛不過短短幾個小時,Thomas卻像做了一場永遠醒不來的噩夢。直到遠方的天際線傳來光亮,他才從這陣夢魘中得到一絲睡眠。


  他早已習慣生理上的痛,但他從來沒有成功調適過心理上的。隨著回憶湧現的挫敗感總是像某種毒藥,強硬地注射進自己的血管,再用一種近乎折磨的方式流遍全身上下。他試圖要抵抗,但成效甚微。


  太陽從遠方緩緩升起,但Thomas還沒有打算站起來。他聽到身旁開始傳來細碎的交談聲,還有微小的摩擦聲,但他只是舉起手遮住了逐漸刺眼的光線。


  這個動作讓他想起他被送進迷宮時的情境。他在那個狹小的箱子裡用同樣的姿勢迎接了有記憶以來第一道陽光,幽地的天氣也跟現在一樣舒適。但對Thomas來說,迷宮也好、這裡也好,這樣的天空都乾淨得像在諷刺他的處境一樣,彷彿他連一點愁雲慘霧的權利都沒有。


  Thomas瞇起眼睛,恍惚地從指縫中望著上方。他像個壞掉的木偶一樣倒在那裡,腦海一片空白。


  在他發呆好一陣子後,一道突兀的黑影突然遮住了眼前所有光線。逆光的樣子讓Thomas看不見他的五官,但是他的身形卻已經透露他的身分。


  「Thomas?」眼前的人影用著特別的腔調開口,「你還好吧?」
  「Newt。」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沒事。」
  Newt點點頭,朝他伸出手,「該起來了。」


  Thomas一手拉著Newt的手掌,一手撐住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一片狼藉的營地瀰漫著一股煙硝跟燒焦的味道,其中更包含一點噁心的血腥味還有屍體的味道。他無力地捏捏自己的眼窩,再度抬頭看向天空。


  說起來,他有多久沒有這樣醒來了?


  這個問句對一個只有十天記憶的人來說或許有些詭異,但這短短幾天的經歷早已模糊他對時間的定義跟感受。每一件應該很近的回憶在一連串事情後都顯得太遙遠。


  所以他幾乎忘了上次這樣平靜的清醒是什麼時候了。這十天裡他不斷重複著昏睡跟醒來的迴圈,次數多到數不清;很多時候他都在不同的地點暈倒,又在不同的地點驚醒。但有些事情卻是不變的,例如頭頂上的天空,例如人。


  在Thomas印象所及的情況裡,每次甦醒總是伴隨著幾張面孔。第一次是Gally跟其他男孩,第二次是Alby跟Chuck。每一次他總能看到一些人在自己觸目可見的地方。


  Teresa跟Minho是其中之一,但Minho肯定又比Teresa更頻繁。更準確地說,在認識Minho之後,他幾乎都在Thomas的視線範圍裡。至少當他張開眼睛,Minho都會在那裡。


  嗯,或許不包含這次。Thomas想。


  這個事實讓Thomas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徬徨。他環顧四周,Brenda跟Jorge坐在他身後,Fry跟Newt在幾公尺遠的地方試著尋找能用的東西,Harriet跟Vince則負責安頓那些屍首。他慶幸自己在那陣混亂後還保有一半的朋友,但心底卻有一股強烈的愧疚感為此叫囂。


  這陣自責讓他想到Alby、想到Chuck、想到Winston。


  Newt說過,他們失去很多朋友才走到這步。Thomas知道自己不能沉浸在悔恨中裹足不前,因為他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更別提他們交付在自己身上的期待跟承諾。


  他總是想盡辦法把這些情緒放在心底某個地方,不論事情結束後回憶會怎麼反噬,至少現在他沒有時間跟心力去憑弔它們。Thomas逼迫自己面對死亡,並試圖把過去留在過去。這個念頭就像止痛劑一樣暫時麻痺了他對生離死別的恐懼,所以當Winston決定自殺時,他唯一做的只是接受他的選擇。


  但顯然他開始產生抗藥性了。


  當他意識到Minho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時,Thomas突然忘了這一路走來他是怎麼自欺欺人的。他催眠自己人死不能復生,催眠自己死亡都是必然的,催眠自己向前看,可是現在他卻催眠不了自己接受這一切。


  Thomas必須承認一件殘酷的現實:比起已經逝去的生命,眼前剛失去的更令他難熬。儘管他知道被WICKED帶走後的Minho或許跟死了沒兩樣,但是他記得Minho最後看著他的眼神,記得他眼裡的不甘,還有他難得透露出來的一絲惶恐。Thomas沒辦法對那樣的Minho棄之不顧,他沒辦法說服自己Minho跟Winston一樣「回不來了」。


  不,Minho不一樣,Thomas固執地想。哪怕機率微乎其微,他都不願放棄。他接受Chuck的死,接受Winston的死,但他拒絕接受Minho的消失。Brenda說「希望」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但Thomas寧可鋌而走險也不想放棄任何一點希望。


  Thomas無法定義Minho對他來說是怎樣的存在。他珍惜身邊每一個人,珍惜每一個獨一無二的朋友,但Minho從頭到尾都是獨立於其他人的個案。Minho不是個好相處的人,無論是他的個性或嘴巴都足以嚇跑一卡車的人,但Thomas卻從一開始就決定喜歡他。


  而當他在最後一刻不要命似地衝進迷宮時,Minho對他的意義就再也無法簡單帶過。


  Thomas永遠記得在迷宮裡的那一晚。那是他有記憶以來第一次跟死亡擦身而過,就算在經歷過這麼多慘烈的事情後,鬼火獸的嘶吼聲仍然會在某些夜晚回盪在耳邊。他也記得自己潰堤的情緒讓他像個小女孩一樣哭出來,隨之而來的壓力跟恐懼更如同海浪般吞噬了他的思考能力。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蜷縮在牆角,盡量讓自己的哭聲聽上去沒那麼可笑。


  那時候他身邊只有Minho。


  讓Thomas意外的是,Minho並沒有對他的崩潰多做評論。他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同樣還沒從剛發生的事情中回神,或者Minho難得大發慈悲。他只是在他結束哭泣後,面無表情地在自己身旁坐下。


  Thomas不確定那一晚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但是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天邊正泛起一點白。而Minho站在他旁邊,一聲不吭地整理著身上的匕首跟水壺。


  從那之後,他的身邊都有Minho。


  他的身體或許經歷過十幾年的歲月,他的回憶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在他擁有記憶的日子裡,每一天都像是濃縮了一整年在裡面;不論再小的事情,在Thomas眼中都放大了好幾倍。所以即使他跟Minho只認識不到一個月,但那已經是Thomas的全部。


  於是Thomas總算釐清了一點頭緒:Minho的存在是一種習慣。習慣Minho那些屁話,習慣Minho跟他一起逃跑,習慣Minho在背後支持他,習慣睜開眼睛的時候Minho就在那裡。他太習慣Minho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所以當Minho不見的事像氣球一樣炸開時,Thomas感覺到腦內有東西跟著破裂了。


  他已經失去夠多東西了。


  從迷宮到焦土,從鬼火獸到狂客,從Ava到Janson。他眼睜睜看著朋友們一個接一個在自己眼前死去,看著WICKED一而再、再而三地帶走他的夥伴,Thomas終於忍無可忍了。


  他不能連Minho也失去。


  Minho說過他不想像那些留在WICKED的孩子一樣。雖然他沒有表示太多,但Thomas了解Minho的意思──Minho很少在他面前示弱,那是唯一一次,Minho親口表達自己的不安。廢棄商場裡那句「你聽到了嗎」或許太過迂迴,但Thomas知道那是一個承諾。


  是的,他聽到了。所以他答應Minho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變成那副可怕的模樣。他答應Minho無論如何都要去救他。


  他不可能丟下Minho前往Paradise,那一點意義都沒有。只要Minho還活著,他絕對不會放棄他。即便這個決定無異於自殺,Thomas也得去做。他不奢望有誰願意跟他同行,就算只有他一個人,他也得回去。


  Thomas握緊自己的拳頭。


  這個選項在他心中已經擺盪了一整個晚上,但是直到現在,Thomas終於確定自己該做什麼了。他胸中的遲疑跟畏縮隨著太陽升起逐漸蒸發,接踵而來的是如泉水般不斷湧現的決心。而Minho則是壓跨一切的最後一根稻草。


  所有事情都是由他開始的。迷宮也好,實驗也好,犧牲也好,甚至Teresa的背叛導致RightArm的潰散──所有的事情,他責無旁貸。他明白自己得負起責任,他得要親手解決一切。


  為了任何一個被抓走的孩子,為了任何一個可能被抓走的孩子,為了他們能一勞永逸地擺脫WICKED,為了對Minho的承諾。


  他必須回去。



评论 ( 1 )
热度 ( 41 )
  1. 八书翁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2.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