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动迷宫】Pearl【Thominho/米汤】Chapter8-9

暮景:

        Chapter8


          第二天上午Thomas起床时不小心起身踩到了Minho的肚子上。Minho也吓了一跳,用力起身时撞翻了Thomas。


          随后便是“咣当”一声巨响,Thomas直挺挺的仰面倒在了床上。


          “喂,你没事吧。”Minho吓的赶忙起来查看Thomas的状况。


          “还好,还活着。”Thomas看着面前的Minho,脸上印着摊子的纹路,嘴角居然还挂着一点口水,没忍住笑了出来。


          “完了,磕傻了……。”Minho说着摆了摆头,决定不理会傻笑的Thomas,去浴室洗漱。


          Monica 似乎一早就出门了,Lorenzo也不在客房里。Thomas决定向Minho展示一下自己的烹饪技巧。


          Minho眼睁睁的看着他没有加水就直接把冰箱里的意大利饺子扔进了锅里,赶忙满脸黑线的把他赶出了厨房。


          Thomas像是只可怜的小猫似的蹲在厨房门口看Minho熟练地做开水,把蔬菜切丝然后开始勾芡做汤汁。


          没过多久,从灶台的方向传来阵阵香气。


          Thomas有点好奇的问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饭的?”


          “在我小的时候,Monica 大部分时间都在忙她的餐厅和咖啡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料理,后来我也偶尔会去餐厅帮忙,像是意大利餐,法餐,还有简单的中国餐我都会一些。”Minho说着手却没有停下来。


          “我的天,那你还会什么。”Thomas越发好奇了。


  “房间里的钢琴,你也会弹吗?”他追问到。


          “简单的曲子没什么问题,小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说着,Minho忽然沉默了。


          Thomas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两人之间大约沉默了几分钟,Minho关上了火,将食物装好盘,转过头,还是那张像春日阳光一样爽朗又令人安心的笑脸。


          “吃饭吧,Thomas。”他说。


          Thomas点点头,之后他们没有再提到那个话题。


  


          午饭结束后的天气忽然变得阴沉起来,没过多久就开始下起了大雨,狂风席卷着雨点拍打在玻璃窗上,Thomas见识过一次这大雨的威力,两个人决定老实的在家待着。


          Thomas想要试图缓解饭前发生的那场尴尬小意外,决心跟Minho讲一些自己以前的事,这是他第一次跟别人提及过去的事情,Minho端过两杯咖啡,认真的听Thomas跟他讲那些故事,讲着讲着,Thomas开始把最近烦心的事和抱怨的事也跟Minho诉说了起来。


          这样倾诉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Thomas原本不是个善谈的人,但他觉得似乎可以在Minho面前放心的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对面这个眉眼清秀的亚洲男人,安静的倾听着,他不会嘲笑他,不会瞧不起他,更不会厌恶他。


          说完那些事,Thomas忽然沉默了一会。


          Minho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大约过了10分钟。


          “要不要听我弹琴,但是我只会很简单的曲子。”Minho说着把一直拿在手里的咖啡杯放在茶几上,坐到钢琴前,掀起盖在上面的一块绣有向日葵的盖布。


          接着,他见那个男人双手抬起,轻轻的放到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身边的气场一瞬间变化了起来。


          Sonata no.1 in C 明亮而又轻松的C大调。


          Thomas安静的放下手中已经冷掉的咖啡杯,轻轻走到Minho身边,那种感觉像是鼻尖上落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你不敢轻易的呼吸,担心这美好而又虚幻的一切都会随之消散。


          Minho沉默的弹了一会,忽然开口说到“钢琴是我的母亲在我小时教给我的,后来Monica 也教过我一段时间,不过我平时不怎么喜欢碰琴……。”


          Thomas没有打断Minho的话,他安静的坐在他身边,他希望听他说下去,他想知道更多。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指尖下的音符也并未停歇。


 


          Minho的母亲是一名小学音乐老师,父亲则是一名厨师,故事发生在17年前,那年Minho只有5岁,他跟随父母来到意大利南部的某个城市,父亲要来这里的一家餐厅学习新的厨艺,他们一家和当地人关系非常好,但好景不长,大约半年后的一天晚上,Minho的父亲被一名扒手在街头用匕首杀害了。


          原本扒手只是想抢劫一个刚下班的歌女,可没想到被路过的父亲发现,父亲与其争执并救了歌女,歌女当时转身想要去叫人来帮忙,可就在她离开的3分钟,父亲遇害了,腹部插着匕首,匕首正好刺中了要害部位,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停止了呼吸。


          事后那个扒手很快因为杀人被警察逮捕了,可没想到却引出了其他的事端,被捕的扒手身上牵扯着更深的内幕,一些巨大的鱼从漆黑的海底游了上来,死亡变成了悲剧的开场曲。


          一些丧心病狂的人点燃了Minho的家,火海中,Minho的母亲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孩子,直到救援抵达之前,她一直以一个拥抱的姿势将Minho护在身下躲在浴室里。


          住进医院的几天之后,母亲还是没有挺过难关,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幸运的是Minho活了下来,他只有臀部的一部分以及后背靠下的一小部分被烫伤并留下了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伤疤,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大碍。


          而这一切的发生距离父亲的去世仅仅只有2周。


          按照原本的计划,Minho应该是被遣送回国,但他在自己的祖国并没有亲人,最终的归宿也只是孤儿院而已。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当时那个被救的歌女就是Monica ,她领养了年仅五岁的Minho,并带着他建立了新的家庭,避免他被孤儿院收留的结局,在这些年里,Minho迷茫过,他曾经到处追查着那些扒手,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人。


          说到这里,Minho忽然停了下来,窗外的雨停了,他和上琴盖。


          “然后呢?”Thomas没忍住,还是追问了下去。


          “经历了一些事情,该得到的惩罚的人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Minho笑了笑,谈吐中轻松的态度就像是在讲述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你……”Thomas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他不希望Minho做过什么傻事,但又希望他就是那个将有罪之人绳之以法的人。


          “嗯?”Minho假装没搞懂Thomas的用意。


          “没什么,那个……”Thomas有点不知所措,他想给Minho一个拥抱,但是他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安慰方式有点愚蠢。


          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抱住了Minho,这个动作大约持续了5秒钟。Minho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回到了一开始的位置。


          “我看雨也停了,我们要不要出去散散步。闷在房间里对健康不好。”说着,Thomas不顾对方是否愿意,一把拉着Minho走出了房门。


  


          轻型摩托驶过被雨水覆盖的街道,激起一片水花,此时的雨刚停下来没多久,小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远处部分的天空还覆盖着阴云,Thomas坐在后座上,脑袋里飞速旋转着。


          也许自己的行为太幼稚了,但是他想不到别的办法让Minho开心起来。


          这些天,他俩几乎去哪儿都是一起行动的,从原先他认识的那个Minho,到现在他了解到的另外一个Minho。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摩托开到圆形广场附近,开阔的视野从小巷延伸到港口,雨后的积水还没有完全退去,此时的街道几乎变成了威尼斯的水城,太阳的光芒透过雨后的云朵将黄昏染上了别样的色彩,或是橙色或是金色或是黄色,色彩布满了整片天幕,而不远处那些还未消散的阴云更像是另一个世界那样分割着这片天空。


          紧邻着码头的广场上,及膝的雨水和远处的大海几乎要融成一条线,干净的水面映着天空的颜色,让人一瞬间分不清上下。Thomas和Minho缓慢的走进广场,他们小心的挪动着脚步,生怕踏碎了这片美丽的景色。


          一阵风吹过水面,镜面忽然发生了变化,被风带起的那阵阵涟漪,像是从水中飞舞出的金色蝴蝶,它们一闪而过,划过Thomas和Minho的小腿,向着远方消失不见。


          随着水的慢慢退去,一些游客回到了街上,各式各样的店铺也打开了关闭的店门重新开始营业。方才的一切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景色一样。整个广场恢复了常态。


          “我忽然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Minho说。


          Thomas示意他但讲无妨。


          “我和Monica 在这附近有条小船,虽然说是小船,其实也比快艇大不了多少,我觉得要不然我们开船绕着小岛看看夜景吧,你来这里这些天,也没有正式的出过海,而且……”Minho停顿了一下“还有两天你就要走了。”


          Thomas没有想到其实Minho一直都在默默地计算着自己离去的时间。


          “好的,船在哪里?我们出发吧。


 


          
Chapter9

          可他俩谁也没想到,这一时兴起的想法,却差点要了他们俩的命。


          起初一切顺利,他们在码头找到了Monica 和Minho的小船,确实是比快艇豪华不到哪儿去,或者说他是个大一点的快艇也不足为过,白色和原木色相交的船身,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母写着,[MIMO]号邮轮。


          “邮轮?!”Thomas一脸差异的看着Minho。


          Minho意外的脸红了,他告诉Thomas这是Monica 餐厅顺利开张之后新年他们买的小船【我当时才7岁!Minho辩解着】本来Monica 想带Minho出海钓鱼的,可是被Lorenzo还有Bruce 严令禁了。


          貌似是因为无论是Lorenzo还是Bruce 还是其他所有认识Minho和Monica 的人,没有人信任他俩能平安回来。也因此小船基本平时就是用来搬运一些过重的食材或者家具,由小岛的大码头可以运往各个小码头,比如平时家里吃的蔬菜和肉类如果过重就可以用他运到距离家最近的小码头,那样可以省事得多。


          “我觉得开车更省事。”Thomas忍不住吐槽。


          Minho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自顾自地介绍着这辆小船。


          Thomas不难理解这艘小艇对他俩意义,两个人互相扶持的一个全新开始。


          Minho表示不能浪费油箱里的油,顺便在市场里购买了一些食材带回家。


          小船离港的时候一切顺利,按照路线它们绕岛一周当作游览观光,然后再走四分之一的路程,回到离家最近的码头。


          绕岛一周的时候非常顺利,Minho还让Thomas体验了一把开船的乐趣。


          可就在第二圈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天色暗了下来,因为乌云的关系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一片,小船的定位系统似乎也出了问题,随后两人一路朝着相反的方向撒丫子的行驶了下去……


 


 


          “Thomas,饿吗?”Minho试图用食物安抚对方的情绪。


          但Thomas只是一言不发,望着漆黑的大海,躲在乌云后的月亮悄悄探出半个头好奇的看着他们。


          此时他俩坐在沙滩上。Thomas一脸的生无可恋。Minho安慰他说已经发送了求救信号了,但是好像因为下雨的关系,明天才会有救援船队赶到。


          这点Minho并没有说谎,当时Thomas也在旁边听着。


          “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Thomas克制住自己想对大海怒吼的心情。


          Minho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懂,你别惊慌,我10岁的时候有一次和Lorenzo出海,被海浪冲到了一个孤岛上,比这个还小呢,后来不也得救啦!”


          可惜Thomas听完,情绪变得更糟了,他甚至蹦起来踢飞了一只只是路过的螃蟹。


          “好吧,你在这里安静的坐一会,我去想办法弄个篝火,我记得船舱里有个急救箱。”说罢,Minho转身回到停靠在不远处海滩边的小船上取东西。


          Thomas觉得自己一定是跟这片海八字不合,先是被海浪差点怕死,现在又是被困在孤岛上,


          “我前世一定是一条不小心搁浅的鱼,这辈子才会这么想回到大海里。”Thomas自言自语着。


          此时身后的Minho已经点好了篝火,并不知道从哪儿拖拽过来一段干燥的浮木,他让Thomas坐在那节干燥的浮木上,自己则靠着身后的巨石。


          “让我们瞧瞧我们现在有什么。”Minho把原本是想带回家的食材拿了一些出来,并把几根火腿插在了一根树枝上,居然像模像样的烤了起来。


          Thomas庆幸还好有口饭吃。


          简单的填饱肚子后,两个人回到小船的位置开始研究返程的问题。


          “看样子这些油恐怕不足以支撑我们返回小岛,我觉得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发射一些求救信号之类的东西,你这船上有GPS定位系统么?”Thomas先是检查了一下油箱,估算了一下大致的距离,此时的夜空逐渐变得明朗了起来,乌云随着海风向远处飘去,逐渐的落入大海里。


          “应该是……没有……”很遗憾,当初Minho并没有考虑过围着小岛转还会需要求救系统,所以干脆就没有安装过。


          “我觉得冒险开回去说不定能够在靠近岛的地方求救。”Minho看着远处小岛附近的灯塔。


          “但是这对距离要求太苛刻了,万一我们距离岛的位置,并不能让别人注意到我们,接着被海浪推的越来越远怎么办?我不太信任你这条船……。”Thomas说完,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依旧是没有信号,在他们误打误撞跑到这个孤岛上时,Thomas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他挠了挠头,思考这件事本身让他刚才紧张的神经稍微松缓了一下。他看了看身旁的Minho,对方先是看一眼灯塔,随即又看了看天空的星星。


          “别担心Thomas,我们有救了。”Minho说着拍了拍Thomas的肩旁,然后附身在小船的储物柜里翻找着什么。


          “哈?”Thomas希望他这次能给一些有用的建议。


          “这个地方,我小时候来过。”说着Minho居然翻出了一把曼陀铃琴,还有半瓶白兰地。


          Thomas有些没听明白。


          “小的时候,每年我都会有一段时间情绪不是很稳定,那段时间,Monica 就会让Bruce 带着我出海来玩,有一年,我偷着开着Bruce 的船来到了这个岛,我记得天空星星的位置还有灯塔的方向,随后第二天,一艘渔船发现了我和Bruce 的船,然后我就得救了。”他说着,轻快的拨动了一下琴弦,随后又皱了皱眉,开始调试琴弦。


          “你没疯吧?”Thomas并不想这么吐槽Minho但这一切发展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你放心,明早我会想办法制造烟雾,他们会注意到这里的,我看灯塔距离我们并不是太远。况且……”他说着又拨弄了一下琴弦“我想他们发现我们以及船都不见了之后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对啊……然后我就错失了我的飞机。”Thomas离开小船,决定去篝火边休息一会。


          他故意的放满了脚步,他想听Minho嘲笑他或者干脆打趣的说让他留下来,但是对方什么都没说。


  


          “…我保证你会顺利回家的,放心。”


          Minho说着跟上了Thomas的脚步,他的速度比Thomas快了一些,先一步回到了篝火旁。


          棕发的男孩站在海滩边,愣了一下,一阵海风吹过他的脸颊,身后的一个巨浪拍击在一块礁石上,像是在叹息着什么。


  


          回到篝火旁之后,沉默笼罩着这两个人,Minho一直摆弄着那把从船里找出的曼陀铃。而Thomas则把注意力分散在漫天的星海中。


          不一会,断断续续的琴声钻进了Thomas的耳朵。曲调轻快欢乐,像一只顽皮的小猫上蹿下跳,不一会琴弦的节奏忽然变换,夕阳下的街道还有飞舞的鸽子。


          Thomas终于决定把视线从那些沉默的星星挪到Minho的脸上。


          没想到对方的视线也正巧和自己遇上,两个人谁都没憋住,忽然笑了起来。


          “星星好看吗?”Minho问Thomas。


          “比城市里的美多了,没想到你可真是十项全能。”Thomas如实回答Minho的提问后还不忘了调侃一下对方。


          黑发的男人挑了挑眉,笑了起来。


          “要不要听我唱歌?”Minho没等Thomas接受他的提议就自顾自的弹了起来。


          硬生生的把一首《我的太阳》唱成了《我的日全食》。


          “不行,不行,高音部分果然上不去。”Minho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隔着篝火的Thomas整个人都笑成了一个大写的字母C。


          Minho也跟着笑了一会,顺便试图挑战了几首其他的高难度歌曲。


          Thomas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心情好些了?”Minho看着Thomas的脸问到。


          后者被这样一问,脸颊红了起来。


          Thomas没说什么,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起,“还是没逃过这家伙的眼睛”Thomas心想。


          Minho把琴放到脚边说“之前跟你讲的那个故事,还没说完,你要不要听后面的部分?”


          Thomas愣了一下,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评论 ( 1 )
热度 ( 37 )
  1. 诸葛子瑜暮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