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动迷宫】Pearl【Thominho/米汤】Chapter5

暮景:

Chapter5


        大约过了五个小时,Thomas被客厅里Newt和Minho的聊天声唤醒,急忙洗漱完毕和大家一起去餐厅吃早饭,Thomas以为自己是起得最晚的那一个,可看到Alby穿着睡衣睡裤就去吃早饭的样子,不由得从心底舒了一口气。


        餐厅里Chuck跑来和Thomas他们三个人挤到一张桌子,Newt隔着一张长桌看着坐在他不远处的Alby吐槽道:“他头再低一点就可以把脑袋扎进那碗洋葱汤里面了。”


        “你们昨晚都在聊什么?Ben回来了么?”Newt和Minho两个人负责去餐台端各种早餐,Thomas只好问坐在他对面的Chuck。


        Chuck眼睛有点红,看来是没睡好:“他好像是早上才回来的,七点多钟的时候Newt跟我说Ben让我回卧室,别再睡地板了。昨晚Minho给我们讲了好多这个岛的故事!还说今天要带我们去个都是美女的沙滩。说到沙滩,昨天可坑爹了,Alby信誓旦旦地说什么那个海滩都是美女,呸!”Chuck并没有真的呸出来,他只是吐了吐舌头,继续说道:“都是一群老太太和小孩子,然后我们就在街上溜达了一天,腿都要断了。”


        听到Minho说要带着大家去都是美女的海滩,Thomas忽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感,说不上原因,是因为今天要集体活动了,还是因为……?


        “所以我说我们第一天就这么浪费了!”Thomas一边听着Chuck絮絮叨叨地抱怨着昨天坑爹的集体活动一边神游,就连Minho把盘子放到他面前他都没注意,直到对方故意差点坐到他大腿上,他才回过神来。


        “嘿!你干嘛?!”Thomas有点火,并不是因为Minho的动作,火的原因他也不清楚,也许是自己该多喝点牛奶?


        “看你睁着眼睡觉呢,想把你喊醒。”Minho嘻嘻笑着拿起桌子上的番茄酱,之后的进餐时间大家都沉默不语各吃各的,除了有时Newt会跟Minho用意大利语聊上一两句之外,全程能听到的只有盘子和刀叉摩擦的轻微声响。


        “二十分钟之后,酒店门口集合。”解散之前Newt让Chuck和Thomas分别去通知别的人,“今天可是有真的美女海滩活动,不来的人可以自行退出,还有,不要喊上姑娘们。”Newt说这句话的时候眨了眨眼。


        Minho决定先回家一趟,他并不想让Monica担心,于是跟大家分开行动,在海滩会合。


        之后的一切如计划顺利进行,除了Ben和Chuck两个人决定留在宾馆补觉,他们俩一个是玩得太high一宿没睡,另外一个是一宿没睡好high不起来。海滩距离酒店不近,但大家还是决定步行前往,也因此,抵达海滩的时候比预计的晚了几乎半个小时。


        Gally扛着一个冲浪板,这是他租来的,Alby则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海豚,Newt给他递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眼尖的Winston第一个发现了Minho,挥手向对方打招呼。


        接下来Thomas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眼瞅着那家伙把一个冲浪板插在了沙滩上,和几个身材让人血脉喷张脸也无可挑剔的高挑女孩儿打过招呼之后,朝着他们几个人跑过来。


        “你们总算来了,我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于是先下去玩了一会,嘿,怎么样,没骗你们吧。”Minho说着用手指把他湿漉漉的头发抓了抓。


        大家现在激动得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Minho确实没说谎,这里不但美女成群,而且还!非!常!多!


        Gally和Frypan几乎是狼嚎着开始脱掉T恤衫,只有Newt和Thomas还记得带着他们的冷藏箱和遮阳伞。


        Minho从Thomas手里接过一个看上去最重的冷藏箱问道:“怎么样?这里不错吧。”


        “简直太棒了,你看他们的表情。”Thomas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有点僵硬,因为Minho现在快把身上的海水都蹭到他的T恤衫上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Thomas安静地守在遮阳伞下看着大家的行李,他举着自己的Kindle,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原本他还兴致高涨地想去游个泳什么的,但自从到了海边,Minho对这里的女孩儿来说就像个大型磁铁似的,周围总有姑娘过来和他说话搭讪,有个女孩儿还请他帮自己涂防晒霜。


         “你能帮我涂个防晒霜吗?帅哥~恶!!涂什么防晒霜,我看你是想跟他直接去开房吧……”Thomas一边在心里模仿那个姑娘,一边忍不住做了个翻白眼的表情。事后他也曾检讨过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刻薄了一些,但当时的Thomas心里只有这一句台词而已。


        Minho把冲浪板借给Winston之后正巧看到Thomas一个人坐在遮阳伞下面看书,他吹了个口哨,走到Thomas身边,从冷藏箱里掏出一只苏打水,看着Thomas手里的书。


        “天体物理学和……我的天啊Thomas小公主,你是来度假的还是来补课的?”


        Thomas连眼珠子都没离开他手里的电子书,口气略有点冷冷地说:“我不太擅长游泳,而且我怕晒,所以我觉得遮阳伞下面更适合我,而且……”


        棕色的大眼睛轻闭了两秒钟,他把“我不擅长给姑娘涂防晒霜”给咽了回去,这是他自己的不愉快,没必要扯上Minho。


        “怕太阳?”Minho看了他一眼,忽然一把掀起他的T恤衫,几乎扯到了快胸口的位置才停下来:“我看你是不会游泳吧,看你白的,啧啧,跟罗马尼亚来度假的吸血鬼一样。”


        Thomas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愣了一秒,然后迅速地打掉对方扯着自己T恤衫的手:“我可不只是会游泳,我高中的时候还参加过校区游泳比赛呢!” 


        “还有,我并不白!”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耳朵有点红。


        “会游泳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快跟我来。”说着Minho把那瓶冰凉的饮料照着Thomas的大腿一贴,后者嗷一嗓子就窜了起来,但那表情并不像生气的样子,反倒一脸想笑又忍笑的表情脱掉了T恤衫。


        Thomas没骗Minho,他确实会游泳,但他不知道,在大海里游泳,跟泳池里还不太一样。他记得自己欢呼着跟Minho一起冲进了大海里,然后开心地向远处游了一会儿,最后一个画面是他感觉到背部被一个巨浪撞得打了个转,然后他把头钻出水面想换口气,可紧接着又一个巨浪朝着他拍了过来,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他记得自己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遮阳伞的伞骨撑,还有旁边的Newt,他试图张嘴说句话,可是吐出来的话语却是沙哑的。


        “哦!我的天啊!你醒了!你刚才简直要把我们吓死了!Minho把你从海里抱出来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不行了,你一个人游得太远了,Alby差点就要给医院打电话了,Gally则要跑去喊教授,幸亏有Minho在,不然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Thomas第一次看见Newt情绪这么激动,他平时都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这不难想象刚才自己的情况有多么让人担忧。


        “Minho呢?”Thomas试图爬起来,他喝了一口Newt递给他的水,觉得自己从鼻子到肺里火烧一般的疼痛,“旅行第二天就差点被淹死,真是一次值得纪念的活动。”Thomas不禁这么想着,Newt又递给Thomas一块凉毛巾,他盯着Thomas用他擦了擦自己惨白的脸才回答了他的问题。“他说不能让你这么就躺在这里,他去开车了,说接你回他家休息一下。”


        “哦,不,不要那辆破摩托车。”Thomas把毛巾递还给Newt,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就这样躺在这儿呢,起码还能吹吹海风。


        “得了吧,你现在还有心情挑肥拣瘦,要不是他刚才迅速地给你做了人工呼吸,我们也许现在全员都守在医院里等着你呢。”Newt说。


        “什么!!仍公湖膝!!!”Thomas舌头都打卷了,Newt一脸关爱傻子的表情看着他,劝他再躺下歇会儿。可Thomas却并没有心情躺下休息,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刚进行了一次核聚变。如果不算上妈妈在自己六岁前还没上学时给他的那些“亲亲小Tommy”的亲吻,这可是他的初吻啊!初吻就这么送给一个临时救生员啦!


        “得了吧,你还在乎这些。”Newt不愧为小组分数评定第一的高才生,情商智商统统在线,一眼就看出了Thomas那些小心思,“说不定人家也是初吻呢,再说了,两个男孩子亲吻而已,能算亲吻吗!”


        “那我问你,你愿意去热吻Gally吗?”Thomas反呛道。


        “呃……”Newt做了一个特别复杂的表情,那表情就像是五官决定同时放个假似的。


        没过多久,Minho回来了,手里还抓着一个大浴巾,他把浴巾给Thomas裹在身上,像是照顾一条落水的小狗,Thomas也无心反抗了,任凭对方将那条印着迪士尼长发公主的浴巾给自己搭在肩膀上。


        之后Minho简单地和Newt交代了一下后续的计划,Thomas有点嫌弃地看了看自己身上这条浴巾,有两个看上去很像模特的金发女孩儿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没忍住笑出了声。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朝着停车场的位置走去,Minho说:“浴巾是Monica的,一会到家里别说你刚才的遭遇,不然……”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Thomas问Minho为什么Monica会不开心,Minho说,他也不知道。


        “她似乎,特别喜欢你,我从没见过她对我身边别的朋友这样,虽然……”Minho耸了耸肩膀,“我也没几个朋友。”


        看到停车场里面那辆车是一辆真正的小型汽车,Thomas松了一口气,车子里放满了调料,咖啡豆,还有各种蔬菜食材。Minho不好意思地说这是咖啡馆的货车,是自己刚才回去开过来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卸下来。


        Thomas忽然觉得很惭愧,Minho从这里一路跑到咖啡馆开来车子带他回自己的住处,因为他知道Thomas不喜欢那辆小摩托车,也许那辆小车是Minho的宝物呢?Thomas想,还有他救了自己,这是毫无疑问的一点。


        汽车很快开到了目的地,那是一栋被漆成白色的二层洋房,看上去十分的温馨,门外的花园里种着数不清的植物,爬山虎爬满了其中一面墙,被风吹动时,叶片像波浪似地摆动起来,还有一个白色的双人秋千椅挂在门廊,椅子上放着手工编制的毛线和粗布靠垫,还有一本打开摊放在椅子上的小说。


        房间的布局简单但又不失美感,来自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纪念品被摆在一个三层木架上,一个五层书架摆放在一张看上去就很想让人坐在上面的粉绿色沙发旁,房间里居然还有一台钢琴,棕红色的木质泛着微微的光,看上去被人保养得非常好。


        Thomas几乎从外面走进来就一路张着嘴,他原本以为Minho会住在一个充满现代气息年轻感十足的地方,没想到画风完全和自己想的不同。


        “Monica喜欢到处旅游,这里比你住的酒店要小,请不要见外。”Minho一边说着一边带他上了二楼,楼梯旁的墙壁上,摆满了各种画作和照片,有Monica和Minho的合影,也有他们自己的单人照,甚至还有和咖啡馆各位的合影。但唯独没有Minho和他父母的合照,Minho是亚洲人,按理来说在相片中找出他的父母并不难,可是……


        “也许是在卧室摆着吧?”Thomas心想。


        Minho的房间并不大,但却意外的很整洁,并没有满地的臭袜子、内裤和臭球鞋(Thomas和Newt有一次因为学校布置的作业去过一次Gally的房间,俩人离开后发誓这辈子都不再来他卧室了)。


        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淡蓝色的,像大海一样,床单和枕套是深蓝色的,Minho强烈要求Thomas躺下来,并转身去一楼给他找药。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可不想看到你生病……”他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从楼梯上走了下去,Thomas甚至都可以听到他在一楼说话的声音,“药箱上哪去儿了,我记得这儿有瓶糖浆可以安神,我可不想你肺部感染或者变成傻子。”


        Thomas躺在Minho的床上,被子里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儿,是那种像山涧里的小溪一样清澈的水味儿,Thomas知道水是没有味道的,但他觉得这股清清的香气一定是水的味道。


        床的一边是可以看到不远处大海的白色百叶窗,闭上眼可以清晰地听到远处的涛声,房间并不大,靠里的地方摆着一个棕色的两开门衣柜。衣柜守着床位的地方,墙上贴了一些稍微有些掉色的球星海报,床头对面是写字台,从Thomas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摆着的东西,一台电脑,一些书籍,不少照片贴在书桌的墙上,大部分像是一些菜谱和风景,没有一张能找到Thomas想要找的亚洲夫妇。


        “快起来,喝了它。”Minho从门外走进来,端着一杯像是热可可的东西,Thomas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这东西像是热茶又像是汤剂,又苦又辣还有点酸。


        Minho瞪了他一眼之后笑了笑说:“别吐,这可是Monica从中国带来的,叫做中药汤剂,可以安神,喝完它你就可以安静地睡一会儿了,不会做噩梦。”说着,Minho做了个喝光它的手势。


        Thomas现在宁可去Gally的房间做十个深蹲,也不想喝光这杯不明液体,但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他不喝,Minho真的有可能会把他重新丢回大海里,让他变成泡沫。


        Thomas受刑一般喝着杯里的东西,他本想一口气吞下,可无奈这东西实在太恶心了。


        Minho让他先慢慢喝,说自己要换一件上衣。“刚才那一路狂奔,弄得我一身汗。”他说完转身来到衣柜前,脱下了上衣。


        Minho是背对着Thomas的,所以他脱下自己上衣的时候,Thomas可以看到他的后背,马克杯被举到胸口的位置停了下来,Thomas愣住了,他看到Minho后腰的位置有一片巨大的灼烧痕迹,由于位置比较靠下,他昨天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狂闷了两口汤剂,却被呛得咳嗽了半天,Minho没有注意到他一瞬间的眼神,赶忙过来用力顺着他的后背。


        “你真是弱到家了,还游泳健将呢,现在喝口汤剂都能被呛死。”Minho安抚病人的同时还不忘调侃了对方两句。


        Thomas给他甩了个白眼,喝光最后一口,乖乖地钻进了被子里。汤剂果然很快发挥了它的作用,Thomas觉得自己身上暖乎乎的,像是一片羽毛,不知道在床上到底睡了多久。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漆黑了。


        “你没事吧Thomas?!”Monica看到从二楼走下来的Thomas,关心地问道。她连自己手上套着的烘焙手套都忘了摘下来,给了Thomas一个大大的拥抱。


        Thomas有点脸红,Monica碎碎念着,要不是有人告诉她看到Minho在海边救了Thomas,她到现在都要被Minho蒙在鼓里呢,她一边说着一边往一份意面上撒了一大把奶酪。Minho在厨房里打杂,一言不发,看上去似乎是刚被训斥了一番。


        “其实,这一切多亏了Minho,要不然……”Thomas想替Minho解释,但被对方打断了。


        Monica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之后的晚餐他强行给Thomas添了两次火腿,其实Thomas已经快要被自己那份比其他人都多一倍的面条撑死了,但Monica觉得Thomas太瘦了,而且今天糟了这样的罪,需要多吃点(说到遭罪的时候还不忘瞪了Minho一眼)。


        晚饭后轮到Minho洗碗,Thomas跑到花园的秋千上喝着冰茶,Monica坐到他的身边,大约有一分钟,他们谁都没有先说话,厨房里传来刷碗的水声。


        Thomas心里有很多问题,他不知道应该先问哪一个比较好。


        Monica掏出一根香烟,点燃了它。


        “Minho从小就跟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话题就这样忽然展开了。


        “他对周围的人都很热情,有礼貌。但只有我明白,他心里始终在跟别人保持着距离,即便再要好的朋友也是。你是他第一个带回来的朋友,我从心底希望他可以幸福,希望他能对别人敞开心扉……”话说到一半,门廊的门被推开了,Monica将香烟熄灭,话题就这样结束了。


        “医生不是说让你戒烟吗?”Minho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说,他语气有点不快。


        Monica笑着耸了耸肩膀,接过Minho手中的围裙,回到了屋里。


        “怎么样?晚餐还算丰富吧?抱歉比较仓促,如果你明天过来的话我们可以做牛排之类的。”Minho说着伸了个懒腰,Thomas注意到他的神色有些疲惫。


        “我觉得我应该回去了,太晚我怕Newt他们会担心。”Thomas说。


        “我送你。”Minho说。


        两个人一路无话,今天的车速明显比Thomas第一次坐的时候慢了许多,不知是车速太慢所以时间变得比平时长,还是Minho有意地在绕远道。车子开过开满白色野花的小道,开过刚营业不久的餐馆,穿着迷人的妇人们小口品着水晶高脚杯里的红酒,带着眼镜的服务生将一盘盘冷餐端上桌,车轮碾过石子时身体轻微地起伏,鼻子里钻进的是不知从哪儿飘来的雪茄味。


        两人来到酒店楼下时Minho执意要送Thomas回房间。


        “晚上如果觉得不太舒服,或者发烧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临别时Minho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他承诺Thomas明天会继续带他游览观光,但Thomas觉得只要能跟Minho在一起就算发呆看一整天广场上的鸽子也不错。


        “天啊,我在想什么。”Thomas溜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拍了自己一巴掌。


        “你还好么Thomas?”Newt问他。


        “还好,刚才好像有个蚊子。”Thomas说。



评论
热度 ( 32 )
  1. 诸葛子瑜暮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