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动迷宫】Pearl【Thominho/米汤】Chapter3

暮景:

        Chapter3


        淡绿色的轻型摩托车在小路上掠过,惊得落在路旁的小鸟扑扇着翅膀飞向湛蓝的天空,金色的太阳在头顶无私地散播它的热量,全然不顾这种无私此时有点过头了。


        Thomas坐在轻型摩托的后座上,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Minho的腰,顾不上自己手中的汗已经快把对方的白色背心弄湿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车?!”Thomas把嘴尽量靠近Minho的耳边,生怕对方听不见自己的抗议。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选择把嘴巴闭上。还有,我听得见,不用吼这么大声!”Minho连头都没回。


        路上的小坑让摩托车轻微颠簸了一下,Thomas老实地闭上嘴,他可不想咬到自己的舌头。


        Minho抓起车钥匙的时候,只跟Thomas说开车去博物馆帮忙搬运展品,小岛居民不多,有大型活动的时候,附近的居民通常会自发组织成各种团体,有时候充当交通疏导,有时候充当导游,有时候就是搬运工。


        Thomas以为Minho口中的车子怎么也是四个轮子有车内空调的,完全没想到只是一台小型摩托车,当他看到那台停在路边的小绿车时,他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罗马假日里。


        在温度足有35度的室外,屁股粘到黑色皮质座椅上的感觉并不好,Thomas差点以为自己的蛋蛋都要烤熟了。摩托车在小巷里钻来钻去,热乎乎的风擦着皮肤卷走在咖啡馆内存储的少量冷气,颠簸的小路让Thomas胆战心惊。他想到了Newt,想到他们现在说不定正在海边一边喝着冷饮,一边躲在遮阳伞下面看女孩子们打沙滩排球,Thomas不由得感觉胃里一阵翻滚。


        用了不到五分钟,车子开到了博物馆门口,博物馆位于小岛的最高处,从这里可以俯瞰整座小岛。


        “行了,下来吧,我们到了。”Minho说着摘掉了自己的头盔,顺手也回身摘掉了Thomas的头盔。“喂,你没事吧?”


        Thomas的面色有些发白,看上去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


        “实话说,不太好,不过没关系,就先这样吧……”


        Minho耸了耸肩,把车子推到了博物馆旁边的小巷里。Thomas觉得自己的腿都弯成了O型,他摇摇摆摆地钻进了博物馆里。


        帮忙的内容是协助搬运一些下周即将展出的展品,以各种石块雕刻的小型雕像居多,还有一些被箱子包裹着看不出样貌的物品。


        一位棕色长卷发的漂亮女士递给了Minho一双手套,Minho顺手把手套递给了Thomas。


        “你就是Minho认识的新朋友?你好,我叫Monica·Bellucci,你就叫我Monica就可以了。”说着她伸出了右手,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Thomas赶忙把手上尚未蒸发的汗水抹在了裤子上,他害羞地和这位漂亮的女士握了握手。


        Monica和Thomas握手之后用意大利语和Minho不知道说了什么,交谈中她的表情先是很惊讶,随后她就温柔地笑了起来。


        两人拿着手套开始帮助工人们一起搬运一些小件的、包裹得比较结实的箱子。Minho告诉Thomas,Monica说他英雄救美勇斗歹徒的行为很勇敢,并强烈要求Thomas留下来一起参加之后的晚餐活动。


        “明明是你救了我才对。话说,”Thomas偷偷地朝Monica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迅速地把头扭了过来,“她是你……女朋友吗?”


         “哈?哈哈哈哈,你说Monica婶婶是我女朋友?哦,不不不,不是,她是我的婶婶。我们刚才去的那间咖啡馆就是她开的,原本我只是去取摩托车,没想到路上遇见了你。顺带就英雄救……”Minho说着眼睛眯缝着笑嘻嘻地看了Thomas一眼。


        “可惜不是美人,我知道你要说什么。”Thomas将木箱抱在胸前。


        Minho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任务比想象的轻松很多,大家并没有让Thomas干太多的活儿,在他搬完两个箱子后,Monica婶婶就把Thomas拉到了博物馆里的长椅上,递给他一瓶冰凉的柠檬汁,还有一盒三明治。有一位高大威猛的壮汉朝Thomas走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坐了对方的座位,可没想到硬汉只是面无表情地递给他一个小篮子,里面有切好的奶酪和火腿。“吃吧,你太瘦了。”硬汉说完本打算扭头离开的时候,看见Monica婶婶瞪了他一眼,硬汉赶忙扭过头对Thomas补上一个僵硬的笑容,吓得Thomas手里的柠檬汁差点掉到地上,“怪不得他不笑……笑了比不笑还吓人。”Thomas想,他从小篮子里抓出一片火腿,味道好得让他差点站起来高歌一曲。


        吃饱肚子的Thomas盯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发呆,云朵不知什么时候聚了过来,围着太阳转来转去,直到他们每个人都染上了金色,玫粉色,还有橙黄色的光芒。


        “发什么呆呢?”Minho的手掌在Thomas面前晃了晃,后者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神了半天,汗流浃背的Minho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那件白色的背心,汗水顺着他的胸口和手臂流了下来,手臂结实的线条、腹部紧实的肌肉以及清晰可见的人鱼线让Thomas下意识地把头歪了过去。


        “没事,吃饱了所以好像打了会儿瞌睡,说给你们帮忙但是说到底其实没干什么,真抱歉。”Thomas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比Minho矮了几乎半个头。


        “没关系,让客人干太多活儿,Monica知道了可是会揍我的。嘿!Bruce 那家伙居然把他秘制的火腿给你了!要知道这半天我可一丁点东西都没吃呢。”Minho愤怒地翻了翻小篮子,最后捡起仅剩的两片奶酪和火腿一口吞下。


         “真的,饿死我了,我去冲个澡,一会儿我们博物馆门口见,带你去参加我们特有的晚宴派对。你回去可以跟你的同学们炫耀了,要知道这晚宴活动我们可不对外开放。”Minho一边说着一边舔了舔自己抓过火腿的手指。


        “抱歉我都吃光了,忘记了给你留点。”Thomas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瞅瞅你这小身板儿,不多吃点我都怕岛上刮风的时候把你卷走。”Minho说着捏了一下Thomas的手臂,不太满意地皱了皱眉,然后拍了拍他的后背。


        被这样突如其来一拍的Thomas差点一头扎进Minho的怀里。


        晚宴是在博物馆不远处的一所餐厅里举行,看样子老板为了举办晚餐排队连生意都不做了,整片开放式的大露台全部提供给了当地居民,十几个木制的圆桌旁围坐着准备大快朵颐的人,Thomas还在其中见到了Monica,她的旁边坐着不苟言笑的Bruce ,还有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咖啡馆老板,他们正在喝着葡萄酒,看见Thomas急忙招呼他过去。


        “哦!Thomas,快来快来!”Monica说着给Thomas倒了一杯红酒。


        “那个,我不太会喝酒。”Thomas接过红酒喝了一口脸瞬间就红了,赶忙补充上这么一句。


        “没关系,没关系!”Monica笑盈盈地看着Thomas,Bruce 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还有那个咖啡馆的老板也是(后来Thomas才知道他叫Lorenzo)。


        Thomas一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他感觉自己的耳朵都烫了起来。


        Monica像是感觉到了Thomas的窘迫,赶忙说道:“哎呀,真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你看,你不知道,我家的Minho,”说着,Monica又笑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温柔地看了看不远处正在跟自助餐台上的烤肉奋斗的Minho,“那孩子几乎没什么朋友,我第一次见他带朋友一起来,当时我接到他的短信时以为自己看错了,我听说你是来这边度假的,祝你玩得愉快。”


        Thomas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坐下去脸红得都要滴出血了。本来就是Minho对他施以援手,现在又被大家招待吃吃喝喝,Monica婶婶还对他说了这些话。


        幸好Minho及时赶到,他端着两盘子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食物,把其中一盘递给Thomas,之后两人一言不发地吃了起来。


        晚餐进行到高潮时不少人聚集在场地中央跳起了舞,一个小型乐队在舞台上演奏着轻松愉快的乐曲,Monica和Bruce 拉着手跳了一曲探戈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Minho看到Monica给了他一个跳舞的眼神,他急忙拉着Thomas离开了现场。


        “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唱歌跳舞。”Minho把Thomas带到了餐厅的顶楼,那里有个巨大的铜质挂钟,两个人坐在屋顶,两腿放松地搭在屋檐边上。


        夜色下的小岛像一幅美丽的油画在Thomas面前展露无遗,月光此时也从云朵后面偷偷地露出半张脸看着他俩,远处的海面上点缀着些许渔船,渔船上的灯火像是掉落在海上的星星,随着波涛的摆动起伏着。


        “难道你五音不全?还是跳舞的时候喜欢踩别人的脚?”Thomas笑着打趣Minho。后者完全没理会他的调侃,只送了他一抹淡淡的微笑来回复他的疑问。


        “你们要在这里停留一周?”Minho问Thomas。


        “是的,不过大家通常都是各自行动。”Thomas说。


        “看出来了,你没和他们一起。”Minho一针见血。


        “我是睡过头了才没赶上,而且跟他们在一起,肯定会被问到……”说到这里Thomas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他摆了摆手示意这没什么好说的。


        Minho觉得他这反映显然是有话没说出来,打趣地问他:“你看今天我俩差不多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跟一个陌生人聊一些难以启齿的话题不是更好吗?”


        Thomas被他这句话噎得哑口无言,于是把他和Teresa还有Sonya发生的种种事,甚至连比赛前的烦恼都一股脑地说给了Minho。


        “比赛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我真的没意识到她的心意,如果我意识到的话,我绝对不会那样做的。”Thomas极力想要解释自己的用意。


        Minho没有打断Thomas的抱怨,他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偶尔看一看远处的大海,他等Thomas把话都说完,沉默了一会儿。


        Thomas也沉默了,他觉得自己和对方说的太多了,也许对方会觉得他是一个感情骗子,甚至可以说是个人渣,他承认自己并不知道Teresa生气在什么点上,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烦意乱。


        Minho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Thomas的头,Thomas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用手打去了自己头上的手,可惜晚了一步。


        “每个人在感情上都会有自己的温度,有些人意识不到自己拥有爱别人的感情是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Teresa没有错,Sonya也没有错,错的是那女孩儿遇见了一个只能将感情升温到30度的家伙。”


        Thomas脸有点黑,被人戳中自己认识不到却又无法反驳的问题不是一件舒心的事。


        “我觉得你的朋友Teresa其实并不是生气你拒绝了Sonya,她只是生气你居然没有感受‘爱’的意识,我想她是真的替你感到着急,但是她又不知道如何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Minho说完后看了看Thomas,黑色的眼睛里露出了不同于年龄和外表的沉稳。


        就在Thomas张嘴想要辩解什么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闪电打断了他的思路,紧接着是轰隆隆的雷声,方才露出一半脸的月亮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哎呦,不好,如果下雨的话,这儿可不是一个躲雨的明智选择,快,我们趁着雨还没下,赶紧把你送回酒店去。"Minho说着迅速地从来时的楼梯爬了下去,Thomas紧随其后。


        两个人一路小跑,匆忙地和Monica打了个招呼,便骑上那辆淡绿色的小摩托车朝着酒店的方向疾驰。


        起初雨点只是滴滴答答地打在两个人的肩膀上,Minho听从Thomas的建议放慢车速行驶,但紧接着大颗大颗的雨点像小石子一样拍在两个人的脑门上,不出一分钟就给他俩来了个透心凉,两个人只好加快速度。可没想到这辆可爱的小摩托车半路忽然熄了火,当他们回到酒店时已经湿得连内裤都贴在屁股上了。


        “我觉得我的蛋蛋都冻得缩回去了。”Minho把车停在酒店的遮雨棚下,哆哆嗦嗦地说。


        “你以为我不是吗?”Thomas抖得像一辆破旧的八手拖拉机。


        无奈只能先去房间冲个热水澡,Thomas翻出了自己的换洗衣服,忧虑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雨,雨点用力地撞击着玻璃,丝毫没有变小的趋势,这样看来Minho必须要留在这里过夜了,Thomas刚回头想要递给Minho一身干净的衣服,就见他已经把自己脱个精光,在厕所的洗脸池边上用力地拧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怎么脱光了!”Thomas难以置信,他一瞬间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里,但仔细想想自己也是男人,为什么要害羞呢?


        “不脱光难道还穿着湿衣服吗?”Minho说着一把将衣服塞进浴室的洗衣机里,顺便还赞许了一番这套房的设施真齐全。


        Thomas无力地耷拉着脑袋,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还好Newt并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真有趣,难道我被你看到还要像个小姑娘那样捂住胸口吗?”说着,Minho用手做了一个少女被偷看后羞涩捂胸的动作,并用脸接住了Thomas丢来的毛巾。


        Thomas穿着换好的干净衣服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那个人哼着歌冲着澡,他仔细整理Minho说过的话,今天发生的事,觉得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一抹不经意的微笑被他挂在嘴角。


        可就这时套房的大门被推开了,Alby,Newt,Gally,Chuck,还有其他几位组员,一起涌进了房间,大家身上并没有湿,Newt手里抓着几袋子食物,热气腾腾的还散发着香味儿,Gally则抓着几听啤酒。


        “嘿!我洗完了,你看看,崭新的我,该你了,冲个澡吧,小朋友。”


        这一系列瞬间发生的事情简直巧得不能再巧了,Minho腰上围着毛巾(显然他没找到浴巾而是裹了一条洗脸毛巾,所以几乎整个侧面的屁股和大腿根都露在外面)身上滴着水珠,头发也从原本的根根立状态塌了下来,他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毛巾擦着头发,另一只手叉着腰,心情似乎非常高涨。


        而床上的Thomas显然笑容还没收回去,他几乎石化地看着自己的小伙伴和Minho在卧室门口撞见个正脸,这套房的厕所正巧就在房间进门的左手边,所以非常巧地,大家可以互相看到对方。


        Newt的嘴巴张着,那姿势Thomas再熟悉不过,每次Newt喊他吃饭时都是这个口型。


        而Chuck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站在几个高个子的人身后说着:“发生什么了?发生什么了?你们怎么都傻站着不动?”


        Gally更是夸张到没拿稳手里抓着的众多啤酒中的一罐,啤酒砰地一声掉在地上,喷了出来。


          场面似乎凝固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Thomas脑子里灰色的小细胞飞快地转动着,他几乎可以猜到大家惊讶的表情背后都在想什么。


        “裸体男?!小朋友!?洗澡?!光着的?裸体男?屁股??!

评论
热度 ( 37 )
  1. 诸葛子瑜暮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