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Born in the dawn》01(上)【Minho/Thomas】

*€*Red)>Fish3:

01(上)




※此为《移动迷宫》原作改编,以原作参杂电影改编。有虚构注意。


大多人物个性以原作为主,角色长相也偏向小说,小部分的以电影;所以一点OOC注意。


※设定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其实羚羊不是羊种,而是牛种,自己私设下是羊种,所以请宽心这个私心设定~~~)


【设定补充】


(1)要知道对方是什麽物种,只需要嗅闻对方的气味就知道了。(只能知道基本,例如可以知道是马,可是不能知道是什麽品种的马)


(2)其实每个人类都可以变成动物,可是迷宫裡的少年们都失去记忆,包括怎麽变成动物。


(3)虽然是人类,但草食种还是会下意识的害怕躲避肉食种(因为即使不多,但还是存有原始兽性),所以历年来的领导人物几乎是只跟同是肉食种竞争的肉食种。


(4)每种草食种会惧怕肉食种,但特别有几种特别的草食种存在着肉食天敌,那种草食种就会特别异常的无法与那种的肉食种同在一起,只会想逃的远远的。






※※※※Part*1※※※※




       在很久以前,世界的人类就发现自己可以变成动物,分为两种〝草食〞〝肉食〞,弱肉强食成为了战争的利器。


        最后,世界订下了规范,肉食兽种的人类不可以残杀吞食草食兽种的人类,这个规范让世界安宁了近百世纪,然后一个病毒摧毁了一切,不再有人性,没了人性,只剩的兽性,最后人吃人不再是荒唐的说词。




×




        一次的睁开眼睛,周边一片的漆黑,空气中夹杂浓浓着霉味与灰尘。




        耳畔响起巨大的金属磨擦声,他紧张的想站立起来,然而他成功了,感受着脚底下的金属地板晃动不停,突如的一阵剧烈的颠簸害他的下巴狠狠的撞上冰冷的地面,上下排牙齿嗑着,疼的他脑子一阵一阵的响,他不知道这个多久了,他又试着站了起来,他尝试了解摸透,只有不断的摇动跟尖锐的金属声。




        尝试思考,可是他脑子裡什麽都没,也不能说是真正的都没有,有关他的一切,他只知道〝常识〞,像是这些常识告诉他,这世界上的人类可以变化成动物,不同的兽种人类,而只有少数人类是可以抵抗病毒,可是是什麽病毒?他生病了?也告诉他他天生就该害怕、躲避肉食兽种的人类,特别是一种……他也知道自己是羊种,一隻羚羊,而他的名字是〝Thomas〞。




        他知道自己应该有父母,可是他什麽都看不到,脑海裡闪过的人影他一个都没看过或者该说毫无印象,他们脸上都像蒙上一块块模煳的色块,无从辨识。




        Thomas不断想从不多的记忆挖掘出什麽,或是回想起更多,但毫无意义,他除了最〝基本〞他什麽也不知道了。




        Thomas知道他一直在往上升,但是是升到那裡?还要多久?他无助的恐惧着,一路摇晃摆动着,就像他一颗心悬挂着,跟着摇摆。




        经过了很久,他痛苦的认为了可能有好几小时甚至几天,当他觉得这一切久的可能不会停止,可是理性的直觉告诉他,喔!别傻了,只不过才过了半个多小时也还没一小时,Thomas相信他的直觉。




        Thomas觉得他渐渐的适应了,至少没刚清醒几分钟前的溷乱,奇怪的是,他内心的恐惧无助迅速的消逝无综,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好奇,他好奇这个是要带他去那,而这一切又是怎麽回事。




        打断Thomas思考的是一声巨大的啷喀声,一切都静止了,宁静的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Thomas一动也不动,刚消失的恐惧伴随着宁静一点一滴的回来了。




        Thomas站稳自己,双臂举的高高的,忽然手背顶到一片什麽一片平坦冰凉坚硬的物体,Thomas想这应该是这个空间的顶,他垫起脚尖,一开始是试探的拍打,一分钟,两分钟,拍打成为了敲捶。




        Thomas忽然顿住,不是他累,也不是他痛,虽然他觉得他的双手一阵温热黏腻的感觉,可是他的直觉又说话了,叫他停下,仔细聆听。




        是的,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




        是人?还是机械?




        ……是人,Thomas听出那是不同声调不同语气跟高低的语言,总而言之,那是人类的语言,或许他会听得懂。




        Thomas试着再静下来仔细的了解,或许是打开,还是决定,喔,他想他听得懂,那太好了,是半小时以来唯一的好事,当然一定比那金属尖锐声好。




        啪叽,那个金属顶部一分为二,光照的Thomas不能不眯着双眼,他什麽都看不见。




        顶部的打开让本来闷着的空气开始流通,淌流进来的空气参杂的气味让Thomas本能的一颤,全身紧绷,他想吐,想哭,想远离的尽可能缩进底部。




        然后有一个人忽然抓着他的衣领,一股不可抗力不顾他的反抗把他拖出这个空间。




        「哈囉菜鸟,这会是一个漫长的一天。」他听到一个声音这麽说。




        Thomas还没完全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光刺的他的眼睛发痛,眼泪一颗一颗不停的掉下。




        他觉得有许多手在他身上拍拍打打,有些甚至发出窃笑的咯咯声戳了他一下。




        Thomas无法仔细观察周遭的环境,所以他更用力的眯了眼,把眼泪眨乾。




        身上的手停止了,双眼也渐渐适应光线。然后他看到许多面孔围绕着他,许多的气味,让他可怕,恐惧,压力……还有疑惑。




        Thomas觉得他快昏倒了,可是好奇心又克制他这麽做,他死劲的观察这一切。




        有黑色皮肤的,白色皮肤的,有蓝眼睛的,黑色眼睛的,褐色眼睛的,绿色的,头髮有短有长的,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壮的。少年看似从十二岁到十七岁的都有。Thomas忽然想着,他会是这其中的那一类?




        再仔细观察Thomas发觉这裡有着各种的兽种,从草食甚至到让Thomas紧绷的肉食都有。可是草食种的少年们看起来根本毫无畏惧那些肉食种少年,为甚麽?




        Thomas缓慢的转头环视一圈,发现这些人全是少年,少说五十人。




        他们位在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空间裡,草木茂盛,看来像一块平原森林,四周围绕着高耸的岩石牆壁,石牆看起来古老屹立不摇的在原地千万年了,上头攀附着浓密的爬藤植物,石牆四个有四个缺口,开启着未知的道路。




        很陌生可是却很熟悉,基本上他应该要感到陌生害怕,可是理智上他应该要知道这裡的某些东西。




        Thomas想知道那个缺口后面是什麽。汤玛是瞬间了解了,他会被关在这所谓安定的漂亮天地,而只满足于在这儿,自由会离他而去。




        这个想法让Thomas下意识的惧怕。






        「哈!看他的,忙着看新家,」一个低哑的声音说道,「这个新逊客会把他的鹿脖子扭断。」语调中满满的成就感好似他说得好像多麽的有趣。




  这句话引来稀疏的笑声,看来他的目的成功了。




        而他的长相看起来不那麽让Thomas舒服,又圆又大的鼻子,他好像是一隻牛种,嗯,一定是,看看那个牛鼻子。




        不过Thomas不懂他的意思,他想说他其实不是鹿,他是羚羊。




        而那些少年的长相或许只是走马看花,但一个陌生却熟悉的气味吸引着Thomas朝那看过去。




        而直觉叫他直接跑,拼命狂奔,离的远远的,可是怎麽说,好奇心害死猫?连Thomas甚至不知道他怎麽会想到这句不知道哪裡来的俚语。


  可是他一秒后,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而且他错了。不久的以后,Thomas只要想起那时的自己,确实害死他了,一步一步的无法自拔,最后那感觉、那情感深切的不管怎样他都无法拒绝这个人的所有,却甘之如饴。




        那是一个跟那些脸孔毫不相同的亚裔少年。




      〝高大〞〝强大〞〝力量〞……〝危险〞这是汤玛士脑袋立刻浮现的第一串字与这个少年连接上。




        他大慨比不算矮的Thomas高出快一颗头,黑色精简的短髮,漆黑的双眸不知道在盯着Thomas想着什麽,不太立体的五官可是意外的俊俏耐看,


叉着胸口的手臂健壮的二头肌把捲起的衣袖绷的紧紧的,胸膛因为束带突出看起来更壮,修长结实的双腿有着满满的爆发力,全身上下充斥着强劲的力量。




        可是这些都不是Thomas注意的,Thomas从气味发觉了。




        他是隻豹。




        而且是隻猎豹。是记忆告诉他,他拼死命都必须离的远远的存在。




        他的注视让Thomas不停的打着寒颤。




        可是Thomas根本不知道为什麽要离他远远的理由,可是脑袋却像是发出有频率的警报器的一阵阵疼痛。毫无头绪,没理由的,一切就如同吸气般的本能。




        Thomas发誓他看向他时,他已经在观察自己了,而且Thomas也没忽略他漆黑的双眼闪过的精光,要不是他一直没动,Thomas不会不以为他下一秒都快来追着他跑,然后吃了他。




        Thomas冷汗淋淋的转开视线,低着头,尝试忽略那个刺的他痛的视线,还有疼到爆的脑子,全身抖个不停,双脚发软,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哪来的力气可以支撑他站立。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惧怕他。




        「闭嘴,需要我提醒你你当初刚到时的样子吗?Gally,我不介意在大伙面前回忆一次,而且他是羊种。」




        一道声音带着不容质疑的语调,那个声音跟那个把他拖出黑暗空间的是同一人,可是Thomas紧张的一时忘记去看那个人了。




        然后他听到一声的怒吼,粗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有双手伸出忽然拍拍Thomas的肩头,让Thomas吓的差点跳起来,Thomas甚至有差点变成兽态的感觉。




        「放鬆,放鬆呃…嗨,我是Newr,你好,能请问你的名字吗?你应该还记得吧。」




        一样的声音响起,Thomas抬起头聚焦眼前的那个人,然后看向那双手的主人。


微捲的金髮及肩,比Thomas高了一点,偏瘦的肌肉,是个马种的少年。




        他微笑的看着他,笑容看来很温暖,双手握着Thomas的肩膀,耐心的等着他的回答,不知为什麽,Thomas发现他放鬆了点,因为这个笑的温暖的金髮少年。




        「Thomas……我叫Thomas。」Thomas这才发现他的嗓子有多麽的乾涩疼痛。




        「太好了,让我们欢迎Thomas。」Thomas记得那个叫Newt的男孩喊着。




        周围的少年此起彼落的欢呼声,可是真正带着善意的又有几个?




        可是好奇来的又快又急。




        「这是那裡?」




        他听见他自己的声音,讶异它可以如此粗糙又尖锐。




        「绝对不是有着彩虹与独角兽的仙境,」一个黑皮肤的少年拨开人群,向前一步。「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而你需要明瞭的只有如何合群跟守秩序,别逼着我把你开肠剖肚。」




        他是隻黑豹,Thomas发誓他的情绪从没这麽快的上升又下降的,纵使他失去记忆,但他肯定这是第一次,脸顿时煞白,都比云霄飞车还快,Thomas根本不知道什麽是云霄飞车,形容词就那样地蹦出来。




        「别那样吓他Alby,你知道他够紧张了。」Newt不满的捶了黑皮肤的少年肩膀一下。




        而人群看似没啥有趣的慢慢的散去了,只留下几个面孔,可是那隻猎豹也还在,他是Thomas一直无法冷静下来的源头,或许那隻黑豹的威胁也佔了不少。




        「我…我想我得冷静一下,就……」




        Thomas话音刚落没等谁的回应,跋开腿就是朝着最近的缺口跑去。




        他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或者离那个壮硕的亚裔少年远远的。又更好的,两者都想要。





不要脸的拿了之前贴过随缘的来充数,分着发……然后…后续真的无能难产……我只能祈求有生之年可以生出来了QQ

评论
热度 ( 24 )
  1. 诸葛子瑜*€*Red)>Fish3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