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 Aesthetics Don't Hurt 一發完結

北極熊:

原文:and aesthetics don't hurt one bit


作者:connordont/falameme


原文出處: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34571


翻譯授權:


備註:高中生AU,傻白甜一發完結,就是個湯瑪士放個暑假回來發現民豪變得性感的要命的故事。


正文:


湯瑪士並非不曾注意到這件事。


他當然會有所注意,跟民豪同校六年,其中又當了三年的朋友,他理所當然地發現到客觀上來說民豪非常的具有吸引力,他依稀還記得很久以前自己曾在某次真心話遊戲中跟紐特坦承了這點──在尷尬的十六歲年華,而不是十二歲──民豪就是他們朋友圈中最有吸引力的那一個,但認知到民豪很性感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切一如既往地都是從暑假結束之後發生的,他們各自鬼混了幾個月後又再次回到了學校,暑假期間湯瑪士都沒有跟民豪見過面,他們並不是那種成天混在一起的朋友,各自都對自己的假期有所規劃,民豪這個名字也不常閃過他的腦海之中,真的。


至少在開學的第一天,在第一堂課開始前、甚至在踏上學校的大門之前是如此,湯瑪士已經徘徊了一段時間,拖延著時間不想面對又一年他根本不在乎的課程跟因為自己潦草的字跡惹來的責罵。


接著就聽見一聲:「嘿,湯瑪士,暑假過得如何啊?」,他本來打算隨口回答幾句,聊個天然後再去上課廁所好再躲避一下不願面對的第一堂課,但接下來的發展跟他原先所想的截然不同,因為民豪看起來好極了,他剪了個俐落的髮型、又長高了點,還有那有神的雙眼,整個人看起來更成熟了些,更不用說那變得更精實的手臂,甚至就連他的牙齒看起來都完美的不可思議。


湯瑪士沒有開口說「嗨,民豪」或是「還不錯,你呢?」,甚至沒能說出任何一個字,他就只是呆站著倒抽口氣像是看見民豪多長出了一隻腳一樣,用盡力氣逼自己擠出個音節來。


「呃──」最後他說。


民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接著就走掉了。


湯瑪士滿心只希望自己死了算了。


----------------------------------------------------------------------------


「我死了算了。」湯瑪士說。


紐特只是哼了一聲,「你也太誇張了。」語氣中滿是諷刺,讓湯瑪士只想拿個枕頭朝對方扔過去,但可惜湯瑪士現在的心力負荷不了這樣的舉動,而且這也會毀了他好不容易找來跟這尷尬憂鬱的氛圍共處的方式──躺平在床上瞪著天花板。


「你根本不懂!」湯瑪士朝他大吼,「他性感的要命,就像、就像──去他的,紐特,這種事怎麼可能呢?怎麼會有人消失幾個月後回來就變成──這樣?」


「這就叫青春期。」紐特回答,湯瑪士聽完只是又哀號一聲,去他的理科生。


「紐特,中學階段已經過一陣子了。」他厲聲說著,「跟上現實吧。」


「但,你知道的,」紐特聳聳肩,「民豪不就是這樣嗎,他一直都很性感,你之前眼睛是都長到哪去了?」


「顯然是忘了張開了。」湯瑪士說著嘆了口氣,「他真是──」


「湯米,」紐特急忙打斷他,「拜託你饒了我,我不想再聽你用完所有你想得到的形容詞來稱讚他了。」


「你真是個爛朋友。」


----------------------------------------------------------------------------


「嘿,湯瑪士。」民豪開口,然後受到驚嚇的湯瑪士就直接把頭撞上了置物櫃。


「噢嗚!」他大喊一聲,向後退了些好把櫃子的門給關上,接著才羞怯地轉過身去面對民豪,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紅成一片,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徹頭徹尾的書呆子,因為現在民豪就挑著一邊眉毛站在他面前,而他表現得就像個白癡,再一次的。


他不懂,他明明認識了民豪這麼多年,從兩人都還是小孩子就開始,他以前也能夠在對方身邊表現得像個正常人類,怎麼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呢?


「嗨,」他試著擠出個句子來,但說出口的只有「呃──」


「該死。」民豪說,「那看起來好像很痛,你還好嗎?」


「當然,恩,很好,我沒事。」


「你確定。」


「呃、恩。」湯瑪士現在的臉色大概跟去年夏天紐特用薯片沾著吃的莎莎醬一樣紅,那時紐特差點把自己給嗆死,現在湯瑪士覺得自己大概也要步上紐特的後塵了。


「有甚麼特別的理由讓你把頭跟櫃子做親密接觸嗎?」


「意外!」湯瑪士堅持,「就只是意外而已。」


民豪看上去被逗樂了的樣子,「老天,看你這笨手笨腳的,簡直不可思議。」


噢不──湯瑪士心想──這對話的走向越來越不妙了,他做不來這個。


「呃,你懂得,我有各種天分,掰!」


他就這樣留下一臉疑惑的民豪,也沒注意到民豪臉上那有些受傷的表情,更沒注意到自己下一堂課要用的課本跟作業都還留在櫃子裡,直到因此被留校察看才想了起來。


----------------------------------------------------------------------------


「有甚麼理由讓你像民豪染上了黑死病一樣地躲著他嗎?」布蘭妲問。


湯瑪士抬起視線,把擋在他面前的書堆移開才對上對方的雙眼,她正用雙手撐在屁股上站在他身前,他有些怯懦的放下手中的《失樂園》──事實上他根本一個字都沒讀進去,那本書一點道理都沒有──並讓自己露出友善的笑容。


「哈囉,布蘭妲,」他說,「我只是在讀點書。」


「最好是,你念的那首詩是誰寫的?」


湯瑪士對她眨了眨眼,「那是首詩?」


布蘭妲翻了個白眼,直接拿起那本書並將它放到櫃子上,接著就抓起湯瑪士的手直接拖著他走過圖書館,坐到一張絨毛沙發上。


「好了,」她說,「快說。」


「你聽我說,每次我試著跟他說話就像是在自掘墳墓一樣,字面上意義的那種,他總是會做出甚麼讓人著迷的舉動害我讓自己尷尬想去死,直接埋進墳墓裡算了。」


布蘭妲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盯著他。


湯瑪士又急忙接著說下去,「所以技術上來說,我只是在設法讓自己能好好的活下去。」


「你是個傻瓜。」


「嘿!那──好吧,大概那是我應得的。」


「大概?你完全低估你自己了。」


湯瑪士嘆口氣,讓自己的頭歪向一邊靠在布蘭妲的肩膀上,並裝出自認最可憐的聲音,不過這大概只對布蘭妲有用,因為紐特很早以前就禁止他這麼做,他會直接無視湯瑪士,把聽到的全部當耳邊風,「他真的太──」


「你真的很喜歡他是吧。」


「超乎想像。」


「但你再這樣躲著他會讓他覺得你在恨他的。」


「這也沒錯,他性感的沒有道理,所以我恨他。」


布蘭妲直接用力的在他頭上拍了一下。


----------------------------------------------------------------------------


湯瑪士│23:42


紐特


 


紐特│23:43


如果你敢再跟我說任何有關民豪手臂的事我就直接殺了你讓所有人連屍體都找不到


 


湯瑪士│23:43


:(


 


紐特│23:44


快去睡吧笨蛋


----------------------------------------------------------------------------


從運動場走過是件非常危險的事,但湯瑪士如果不想再從數學老師那得到留校察看的處罰的話就非這麼做不可,之所以這件事會這麼危險有兩個理由,一是場上一天到晚都滿佈被雨水打濕的泥灘,打滑的可能性簡直要突破天際,再來是因為民豪就像是無時無刻都待在運動場上,穿著短褲露著手臂,事實上後者才是真的危險的原因,對此湯瑪士完全無法否認,而現在民豪就在那,湯瑪士簡直想去死,運動時的民豪看上去又比平常要更吸引人,他那帶著熱情跟享受露出的笑容還有滿是神采的雙眼都讓湯瑪士的胸口開始痛了起來,更不用說他滿臉投入,皺起眉頭專注著視線又噘著嘴唇的模樣,簡直性感的要命。 


這幾天來已經不是第一次湯瑪士挫敗的想要尖叫了。


更糟的是接著民豪注意到了他,雖然湯瑪士試著低頭看著地板把自己裝作某個不顯眼的陌生人,但顯然這一點都不管用,因為民豪直接對他大喊,「嘿,湯瑪士!」湯瑪士只能朝他笨拙地揮了揮手,接著就正面跌在泥灘上。


----------------------------------------------------------------------------


「你鼻子上沾到泥巴了。」紐特在午餐時一面咬著三明治一面告訴他,湯瑪士只能苦惱地嘆了口氣,把頭埋進雙手之中。


----------------------------------------------------------------------------


歷史課的時候湯瑪士成功地坐在民豪身旁長達十分鐘之久,對他而言這簡直是這陣子無以倫比的成就。


一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湯瑪士專注在作業讓並試著讓自己別臉紅,但民豪不斷地向他開口,在他耳邊低語,不死心地要跟他對話,簡直像場災難,而且民豪今天還是一樣地好看,讓湯瑪士只想用手指穿過他的頭髮,給他一個吻,並握住他的手,再給他更多的吻。


更別提他們的手臂還不時碰在一起,民豪一直笑著,讓湯瑪士臉簡直紅得像顆草莓。


「我要去保健室一趟,」在湯瑪士終於受不了後心虛地這麼說,他十分確定自己已經徹底摧毀民豪對他的看法了。


更糟的是他走出門的時候鞋帶還被門給卡住,這絕對不是什麼優雅地離開方式。


另外,這次他注意到了民豪臉上受傷的表情,無疑讓他覺得更糟了。


----------------------------------------------------------------------------


湯瑪士在離開保健室的路上遇到了伏擊。


他大概花了半個小時在那說服護士說他有需要待在那休息的正當理由,但最後護士只是替他打開保健室的門,「別再裝了,你可沒什麼毛病,現在請你離開。」


好吧,無論如何他盡力了。


接著他就意外地遭到伏擊,他忍不住驚呼一聲,同時心想著哪來的殺手會笨到在光天化日下犯案,但在他來不及講出任何一句話前他就直接被推到牆上,位置恰好能躲著不被走廊上的人給看見,接著他就看見了民豪。


「民豪?」


「你他媽的到底有什麼問題,湯瑪士?」民豪對他厲聲說著。


有時民豪真的能夠非常、非常得嚇人,就算他們是朋友,湯瑪士大概還是有八成的時間怕著他,並不是說民豪有真的傷害什麼人或破壞甚麼東西,就只是他看著你的樣子,像是你的存在本身就讓他頭痛的會毫無遲疑地一次吞下大把的止痛藥。


現在他對湯瑪士露出的就是這樣的表情。


「什麼?什麼問題?我沒有怎樣啊。」湯瑪士瞪大眼睛語無倫次地說著,民豪只是搖了搖頭盯著他。


「少來了,從我們回來之後你就一直躲著我,我們幾乎沒有說上話,昨天你還直接往反方向跑了,我不懂,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我也沒對你做什麼,所以別再像個孩子一樣,你到底怎麼了?」


「我、我──」湯瑪士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讓民豪又皺起眉頭。


「民豪,你搞錯了。」湯瑪士堅持,「我沒有──我不是在對你生氣,也沒有討厭你什麼的,老天──我們是朋友沒錯,我不是故意要──我──」


「老天,」民豪咕噥著,「你不能說出點讓人聽得懂的句子嗎?」


「有點困難,」湯瑪士坦承,「聽著,民豪,不是你想的那樣。」


「少來,我剛聽見你在跟護士鬼扯那些理由,而且整堂課你都很奇怪,我一坐到你旁邊你就巴不得要溜走?果然真的就只是我在胡思亂想是吧?」民豪話中的諷刺已經遠遠超過紐特的等級了,讓湯瑪士感到罪惡又尷尬,同時又無處可逃。


「我不是因為不喜歡你才躲著你的,」湯瑪士幾乎是用蚊子叫的音量說著。


「噢,是這樣嗎?那到底是為什麼?」


湯瑪士深吸口氣,「是因為喜歡你才躲著你,就只是這樣,我太喜歡你了,不是以前的那種喜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才會把自己弄得像個傻瓜一樣,而且這麼做也比較容易,我猜。」


民豪什麼都沒說,只是盯著他看。


湯瑪士現在的臉已經完全是覆盆莓的顏色了,他只希望現在地板能裂開來直接把他給埋了,就是他的數學老師突然出現罰他留校察看一輩子都好。


「你真的是個傻瓜,」民豪嘀咕著,湯瑪士剛想要贊同地說些什麼就感受到柔軟的雙唇貼上他自己的嘴唇──民豪正在吻他──一開始湯瑪士完全反應不過來,他震驚的無法做出回應,但很快地他就開始回吻對方,儘管他還是滿心的疑惑,腦中仍有道聲音不斷驚呼著「搞什麼鬼!」,但民豪的吻就像湯瑪士心中預想的一樣,有些粗暴,卻又帶著幾分溫柔。


這簡直比湯瑪士生命中遭遇過 94% 的事物都還要好,大概吧。


等到他們終於捨得分開,湯瑪士用像小鹿般的兩隻大眼睛盯著對方,而民豪只是勾著嘴角對他笑著,這讓他想起了暑假結束後第一天看見民豪的樣子,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但感覺就像是第一次,現在也是如此。


「呃──」湯瑪士試著想說些什麼,但民豪只是笑出聲來,再次地又吻上他。


END


之前答應過要翻的小甜品,跟之前的 The Best Next Thing 是同一個作者,之前看到移動迷宮三停拍無限延期的消息,希望小火車能趕快康復。


另外接下來除非有人特別推薦不然應該不會特別去掃移動迷宮的文來翻了,近期目標是把 U.N.C.L.E 送進隨緣的熱門同人區!!!歡迎有想看 U.N.C.L.E 文翻譯的大大推薦,接受推薦的類型我首頁裡有寫XD

评论
热度 ( 41 )
  1. 诸葛子瑜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