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十八章(完结)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墙头组摊位,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十八


 


另一边,试验部的工作人员正坐在监控前,一边偷偷吃着热狗,一边看着大屏幕上试验部的每一处监控。


在大屏幕上,可以轻易看到试验部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那些试验品的房间。屏幕的正中间,最大的两个监控则是关Minho和Thomas的房间,很明显,自从他们两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就是所有试验部工作人员的重点监控对象。


“嘿!”他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吓得他差点将手中的热狗扔出去。男人转过头,看着此时正笑着站在他身后的人,拍着胸口抱怨道:“是David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其他人跑进来了。”


“放心,这个监控室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David笑着,隔着操作平台看着视频监控。他指了指屏幕中间的监控,不满的问道:“真搞不懂博士为什么对这两个人这么重视,我可没觉得他们有哪里特别的。”


男人瞥了他一眼,继续吃起了热狗,把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的说:“博士的决定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了解的。,只要照着做就好了。”


David意义不明的哼了一声,他盯着视频中的Thomas和Minho,似乎想要从两个人的相处中发现什么。


一般来说,大部分的监控都是无音效的。但是Thomas是目前试验部发现的唯一的向导,他的“待遇”总是与众不同。


David看到画面上的Minho突然晕倒在地,而Thomas似乎趴在他的身上喊着什么,他盯着监控,有些疑惑的说:“那两个人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男人也发现了不对劲,他急忙调取Thomas房间的监控,随着监控画面占满了整个屏幕,房间里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Minho?Minho!?”是Thomas的声音,他急切的声音让监控室里的人听了都觉得有些不妙。


“Minho,你怎么样了?”画面中,Minho躺在地上,对Thomas的呼唤和拍打完全没有了反应。


“糟糕!我要报告给博士!”男人急忙站起来,他想连接博士的通讯器,告诉她,新抓来的试验品有些情况。他的手还没有伸到操作平台上,就被David按住了。


“先等等。”David大力的抓着男人的胳膊,他看着男人,笑容里怀着恶意。“我想这点小事还不需要博士操心,让我去看看就好。”


“可是里面有一个哨——”男人不放心,但David打断了他的话。


“哨兵,我知道。就算他们想逃走,也要有力气打晕我,你知道博士的药效果有多好。”


见David仍然坚持自己亲自去看一眼,男人想了想,只好叹了口气,说:“好吧,你先去看一下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但如果我看见情况不对,我会立刻报告给博士的。”


David笑着点点头,他拍了拍男人的肩,雀跃的走出了监控室。在看到监控室的门自动关上之后,男人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厌恶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一脸不屑的嘟囔道:“跟我套近乎?不就是个失败的实验品,再怎么装也跟那些怪物是一样的。”


男人转过头,继续盯着视频画面。画面里,Minho仍然双眼紧闭躺在地上,而Thomas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哭了一样。作为试验部的重要的试验品,博士对他们两人的监控也是要求最多的,如果试验品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作为监控人员都要给及时向博士汇报。


就算他觉得那两个人应该是装的,也要先给博士汇报,由博士来决定处置方法。


男人伸出手,准备连接博士的通讯器,而这一次,门再一次打开了。


他们难道想在监控室里开Party?怎么一个个都往这里跑?


男人扭过头,这一次,他看见的是试验部里最漂亮的研究人员。


“有什么事吗?”


她不但是试验部的研究人员,也是博士的养女。虽然试验部里有些人不满她前几年一直在外面,没有给研究提供任何帮助,但是她毕竟带回来了唯一发现的向导,那些人就算再有怨言,看在博士的面子上,也不会多说什么。


Teresa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她看着男人,语气轻柔的说:“博士让我过来,告诉你一些事情。”


 


David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失败品,就算在那些研究人员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他并没有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也不认为自己失败。


因为除了他,没有一个哨兵能正常的发挥出能力,那些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这也就说明,太过强大的力量,并不是人类能掌控的;这就意味着,在David认为的人类可以掌控的极限里,他就是最强大的人。


要听试验部的安排,去抓捕、杀害其他人,这些对于David来说都是些无所谓的事,只要能得到强大的力量,这些小小的牺牲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然而Minho突然出现了。


在博士突然发现了这个哨兵的不同寻常后,就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认为对方才是他们想要的,真正的哨兵。


凭什么?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个人,就让试验部所有人都再一次把他当做垃圾?David自然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但他没有办法改变博士的想法,他甚至不能弄死那个讨厌的家伙,只因为博士还需要Minho做试验。


虽然不能杀了他,但是没有人说不可以把那个家伙揍一顿。


David没有叫任何的守卫,他独自一人来到房间外,想要好好在那家伙身上出出气。他捏着拳头,把关节捏的咔嘭响,他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微笑着打开门。


他已经可以想象对方被痛扁一顿之后的惨样,这让他兴奋的在门一打开的瞬间就大步迈进去。


就算Minho真的是博士口中的真正的哨兵,但在他体内还有着博士专门研究的药,连跑步都跑不动的情况下,只有被David单方面殴打的份。


打败了Minho之后要让他怎么做?让他给我舔鞋子?还是像狗一样的爬?要不都做?David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胜利,兴奋的脸都红了。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人打在脸上,撞到墙上晕了过去。


Thomas看着晕死在地上的David,他问Minho:“他没有事吧?刚才他的头撞在墙上的声音听起来挺疼的。”


Minho甩了甩手,好像刚才碰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虽然只是半成品的哨兵,但刚才那一下还死不了。”他走上前,在David的身上摸了一遍,除了一把没有见过的像枪一样的武器,和一个通讯器,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东西。


“我们走。”Minho拉着Thomas就跑出了房间,他将武器扔给Thomas,自己戴上了通讯器。通讯频道中,各处的守卫仍然在巡查着各自的固定范围,暂时没有人发现他们两个人已经逃出了房间。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对试验部里的结构仍然不熟悉,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逃走,太困难了。但是Minho不能忍,他无法忍受那些人在Thomas身上继续做试验,就算可能性再低,至少试一试,说不定还有成功逃脱的可能。


银灰色的金属走廊里分不清方向,他们只能一点一点的搜寻出口。每一个房间的门他们都无法打开,这使得他们只能选择顺着走廊行动。在躲过了几批巡逻守卫后,他们在扭曲的走廊里终于发现了一扇不需要掌纹的大门。


这显然非常奇怪。


在走廊里不停的奔跑,寻找出口,虽然Thomas没有说,但是Minho知道他已经非常疲惫了。他们体内药物的影响,几乎都被心灵链接消除了,但是Thomas在试验部的这几天,经历过无数次手术,这对他的身体消耗极大。他现在还能有力气跟着Minho跑,全靠他们之间的链接。


Minho尝试着输入他之前见过的密码——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报警器会突然响起的准备——随着一声轻响,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房间内没有灯光,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空旷的场所。两人走进去,随着大门砰地一声自动关闭,房间内瞬间陷入了黑暗。


有Minho抓着他的手,Thomas并不害怕这样的黑暗空间,可是随着房间内的灯光慢慢亮起,他看着两边,以为自己进入了地狱。


他们站在一条很长的走廊的入口,灯光从走廊深处一盏一盏的亮起,等亮到了他们头顶的灯管时,他们终于看清楚,走廊的两侧,都是一个个小隔间,用很粗的钢筋做栅栏门,形成一个个密封的笼子。


而每一个笼子里,都躺着一个人,闭着眼睛,表情痛苦,看起来处于昏迷中。他们赤裸着上身,在他们的身体上,都有无数的手术伤口,很显然,这些人都是研究人员口中的“试验品”。


“他们竟然……抓了这么多人?”Thomas甚至不敢想象,这里的人只是活着的数量,而在试验中失败死亡的人数又该多少?试验部口口声声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但是最蔑视人命的,反而就是他们这些人。


他庆幸“哨兵计划”已经被禁止了,不然要有多少人死在这里?


Minho搂着他,安抚道:“我们会救出他们的。”他没有说,但Minho知道,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已经无法称为人了。这些人已经被那些没玩没了的试验破坏了大脑,除了本能的战斗,他们不会做任何事。


他知道,这些事他当然知道。那些被掩盖的记忆已经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随着这熟悉的环境,让Minho甚至感觉再一次回到了那段痛苦的时间里。


或许那些记忆,曾经是噩梦一样的存在;然而现在,他的内心无比强大,过去的痛苦再也不会让他情绪失控。他只会看着这一切,理智的寻找着两个人的出路,或许那些回忆仍然让他觉得痛苦,但那已经无法控制他了。


因为Thomas。


他们身后的门突然发出开启的声音,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寻找一个躲避的地方,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堵在了房间内。


一群全副武装的守卫出现在了门口,每一个人都拿着警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Minho看见从守卫中走出的Paige,向前迈了一步,将Thomas挡在身后,压低身子,做好战斗的准备。


Paige显得有些生气,她瞪着眼睛,严肃的说:“我以为我给你们说的很清楚,你们如果配合,那就是国家的英雄。可你们竟然打晕David逃出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进入监控室,敲晕了我的工作人员,但是没有下次了。”


“等等!”Paige的话就像在给他们解释为何之前他们在走廊里跑来跑去却没有任何人发现的原因,但同时也给他留下了一个更大的疑问。


是谁进入了监控室?恰好在他们准备出逃的时候?


Paige当然不会听Thomas的话,她抬起手,指了指他们两个人,那群站在她身后的的人立刻冲了上来。只要不要打死这两个人,抓捕的过程血腥一点也没有关系。


Thomas自然是向后退,他可不想成为Minho的把柄。Minho则冲上前,一脚踹翻了冲在最前面的人,男人瞬间向后倒去,也绊倒了在他身后的其他人。跑到左侧的人挥舞着想要袭击Minho的侧腰,被Minho侧身躲了过去,也同时躲过了右侧自上而下的攻击。他抓住左边的人的手,掰着他的胳膊向后折,男人疼的向后弯腰,本能的想要缓和疼痛。听到身后的动静,Minho将手中的人推了出去,然后一个回旋踢,将一个冲到Minho背后的人踢了出去。


看到Minho经验丰富,守卫们显然也不想贸然冲上去挨揍。他们将Minho团团围住,然后分了几个人朝着Thomas的方向跑去。


这些守卫的想法没有错,抓住弱的那一个,就可以威胁强的这一个,这会让他们省下许多力气。但他们搞错了一件事,就算Thomas不是哨兵,他也从来不是弱者。


守卫们显然没有想到先抓Thomas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那几个人惨叫着倒地的瞬间,包围着Minho的人群有一瞬间的愣神。


好机会。


Minho突然冲到一个人面前,抓着他的肩往下按,让他重重的撞在Minho抬起的右膝上;然后接一个后踢,又踢晕了一个人。守卫们再一次蜂拥而上,想要靠着人海战术控制住Minho,甚至有人想在人群中偷偷的给Minho再扎一针博士配置的药。但现在的Minho可不是之前受制于人的时候,他们每一次甩出的针,都被Minho完美躲避,或者浪费的掉在地上,也或者不小心扎到了同伙,那些躺倒在地上的守卫们,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都是因为他们自己人的误伤所导致的。


要知道在混战中,很容易发生误伤,毕竟他们只是些普通人,不是一名像Minho这样强大的哨兵。


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Paige更生气了。她转身想离开这里,然后关上门,放出那些半成品哨兵,反正Minho是不会将资料告诉她的,那么她又何必在这浪费力气抓他们?即使是死人也是可以提供有价值的资料,她没有必要为了这两个人而让整个试验部都陷入混乱。


她刚刚迈出一步,警报声突然响起了。


这是有人入侵试验部的警铃!


Paige简直快要疯了,从Minho和Thomas跑出房间之后就没有一件好事。她想用通讯器呼叫守卫,但她对着通讯器喊了半天,另一边却没有任何声音。有人把他们的信号给屏蔽了!


在警铃响起的瞬间,Minho将最后站着的两个守卫摔在地上。他扭过头看了Thomas一眼,那一脸炫耀求表扬的表情让Thomas看着恨不得上前给他一个响亮的吻。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Paige大吼着,她将手中的通讯器扔在地上,细长的后跟重重的戳进仪器里,将它踩出了几个洞。她注意到身后已经将所有人都打倒的Minho,恶狠狠的瞪着他说:“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方形小盒子,打开盖子,里面有一个红色按钮。


“PAva Paige,已经够了,不要再继续了。”从门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很快,Teresa的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


“Teresa?竟然是你?我这么多年辛苦把你养大,你就这样背叛我?”Paige指着Teresa,大骂道。她的声音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尖锐刺耳,她声嘶力竭的吼着,想要搞清楚这一切。


Teresa看着那个已经不愿意再看她的好友,露出一个落寞的笑容。“我从来就不认为这些试验是正确的。而且,我背叛的不是你,我背叛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Teresa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继续说:“现在试验部的外面都是警察,那是我叫来的。你可以走出去投降,这样以后判刑会判的轻一点。”


原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想要的结果就快要得到了,可在一瞬间,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掌控。


她是博士Ava Paige,是“哨兵计划”的负责人,是最接近‘真理’的人,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就算她失去一切,她仍然是那个骄傲的Ava Paige。


走廊里开始不断传来实验人员的尖叫声,呼喊声,以及警方态度强硬的恐吓声和枪声,Paige知道,那些胆小的实验人员一看到警察就会投降,然后她那些伟大的计划就会全部透露给警方,最后给自己扣上一个听起来就很恶俗的名号。


真好。自己养大的孩子,跟着这两个试验品,毁了一切。


Ava Paige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在Teresa睁大眼睛,大喊一声“不!”的时候,Paige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Thomas,快跑!”Thomas还没搞清楚Teresa说的这句话的意思,就被Minho抱起来,跑出关满了哨兵的房间。


Teresa也狂奔了起来,她带着Minho,朝着试验部的出口跑去。


身后传来巨大的金属摩擦的声音,紧接着,Thomas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犹如野兽般的嘶吼。Thomas搂着Minho的脖子,从他的肩膀上向后看去,只见原本在笼子里昏迷的人,纷纷醒过来。他们钻出了笼子,首先就向站在房间里的Paige扑了上去。


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群野兽!Thomas看着那些人冲上去,用手撕扯着Paige的四肢,随着Paige惨叫声突然停止,一股鲜血喷到了半空,洒在那群围着Paige的家伙身上。但他们并没有停止,房间里那些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守卫也没有逃脱他们的杀戮。


“别看,Thomas。”Minho安抚着Thomas,但Thomas仍然觉得浑身发冷。


失去管控的科学研究,就是这样的结果。原本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活下去;可是渐渐的,这一切就变了味。研究者迷失在强大的力量中,遗忘了项目设立的初衷;为了得到想要的实验结果,不惜通过非正规手段来获得试验对象。


如果Minho曾经运气差一点点,是不是就会变得像那些人一样?自己仅仅只是体验了两天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而Minho在这里,待了两年。


如果不是自己是哨兵,Minho是不是也会变得跟那些人一样?Minho比其他任何一个哨兵都强大,而这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被一些琐碎的事情刺激到情绪失控。一旦放任这种现状,最终的结果就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不过,没有什么如果。


那些所有不好的假设,都没有成立。


在医院里,他们第一次相遇,互相扶持着走到现在,并且会继续走下去。


一切都像是被命运所指引,让他们两个人相遇,让Thomas成为Minho的向导,让Minho成为Thomas的爱人。


如果不是命运,那么Thomas在整理导师遗物的时候,怎么会因为随手碰掉的文件看到Minho的资料;如果不是命运,Thomas又怎么会因为那一眼,就突然决定了要为导师报仇;如果不是命运,Thomas如何因为Brenda随口的一句话,就决定去医院看看那个奇怪的病人。


刺眼的阳光在消失两天后,再一次洒在Thomas的身上。他眯起眼睛,在适应了之后打量着四周。


虽然试验部伪装的小门外站着许许多多的警察,但四周熟悉的环境让他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他靠在Minho怀里,笑着说:“嘿,之前被打断的度假,我们要不要继续?”


蒙托克角州立公园。


大雪。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51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