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十七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墙头组摊位,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十七


 


谁能想到这样的一个蛋糕店里还有一个隐蔽的后门?显然就连这家蛋糕店,都跟试验部有关系。


David蒙上Minho的眼睛,拷住他的双手,带着他从后门离开了蛋糕店。他的手机、枪械、通讯器等东西都被要求留在蛋糕店内,在Minho跟着David离开的时候,他听见蛋糕店前门传来的那些警员靠近的声音。


虽然对门口的那几个人不抱什么希望,但是Minho还是希望他们能发现这里的异常,尽快报告给Alby。


出了后门,Minho感觉被塞进了一辆车。一路上,David一直保持沉默,而装着Minho的汽车显然已经被改造过,使得坐在车里的人几乎听不见外界任何声音。


车在城市里不停的转着圈,Minho根本没有办法判断方向。等汽车在路上跑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Minho以为趁着下车的机会,可以好好听一下周围的动静,有时候特殊的声音也可以成为判断方位的线索。


然而就在Minho听到车门打开,听到外面响起的轮船的鸣笛声的时候,他突然被人在胳膊上扎了一针,冰凉的液体几乎在瞬间被注射进体内。他急忙挣扎着撤掉了胳膊上的枕头,很快他就感觉眩晕,就连坐在身边的David的声音也听起来像在遥远的地方。他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最终他仍然陷入了昏迷中。


 


他是在一间纯白色的房间里醒来的。


房间里没有任何东西,墙壁和地板都被刷成了刺眼的白色,透过磨砂白的吊顶,白色的灯光照亮整个房间。


Minho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他感觉全身无力,即使拼命挣扎,也只能勉强靠着墙坐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把房间门大敞,他也没有力气逃出去。


但这也意味着,那些人并不会单纯的把他关在这里,只有他们想要近距离接触Minho的时候,才有给他注射药物,使他全身无力的必要。只要有近距离接触,Minho总会找到机会,现在他只需要等。


房间内大概是有监控,很快就来了两名穿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他们一左一右轻松的将Minho架起来,拖着他出了房间。


狭长的走廊里非常安静,只有他们三个人的声音。Minho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然而整条走廊的墙壁都是由金属制成,走廊上有着许多房门,每一扇门上都只有一个九字按钮,搭配一个淡蓝色的触摸屏。


那两个人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Minho看着其中一个人在键盘上按下了“141104”,随后将整个右手都按在触摸屏上。只听“咔”的一声,紧闭的金属门自动打开了。


看起来这里的锁都是按键和掌纹结合的,就算记住了密码也没用,没有那些人的掌纹,任何一扇门都没有办法打开。


门内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简陋的桌子和两把折叠椅,没有任何东西。两个人将Minho扔在了椅子上,没有给他任何解释,就走出了房间,关上门。


如果是按照美国大片的剧本,下一步就应该进行到与敌方的最终BOSS见面的时候了。Minho一边想着,一边无聊的等待着,在心里猜测着可能出现的形象。


门再一次被打开,Minho扭过头,发现进来的人有些出乎他的想想。


那是一个中年女人,她穿着白色大褂,昂着头,金色的头发被服帖的绑在脑后,一看就是热衷于工作的女强人。她的身后还跟着两名穿着白色制服,全副武装的守卫,忠心耿耿的跟着她,在他们进入房间之后还不放心的关上了门。


“你好,我叫Ava Paige,是整个‘哨兵计划’的负责人。”女人走到Minho面前,她露出一个自认为亲切的笑容,向Minho伸出手。


Minho上下打量着面前中年妇女,冷笑着看着她。Paige并不在意Minho的无理,但她身边的两名持枪守卫显然看不下去Minho的轻视行为,其中一个人端起枪瞄准Minho,走上前用枪管重重的戳着Minho的头。“Paige博士正在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Minho发誓,如果不是因为药物作用使得他全身无力,他现在就会跳起来,扭断这个敢用枪戳他的人的脖子。


Paige眨了眨眼,她收回伸出去的手,挥了挥让那名守卫退后,然后走到Minho的对面坐下,仔细的观察着Minho。


“你是我见过的最成功的哨兵,Minho。”她说。“虽然邀请你的过程可能有些不愉快,但我只是想告诉,哨兵计划其实是一项非常伟大的计划,它包含了无数高科技成果。它的成功,就意味着在未来的战场上,我们可以用最少的人力,最少的牺牲,来达到最终的目的。你上过战场,你知道每年在中东,我们损失了多少士兵吗?你难道愿意看着那些人跟你的战友一样牺牲在战场上?只要你跟我们合作,搞清楚如何控制失控的哨兵,那么你就是我们国家的英雄。你的这一举动,可以拯救成千上万的人。”


Paige越说越激动,她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紧盯着Minho的眼睛,仿佛对方一答应,她就准备将Minho拖上手术台。


真是扇动人心的话。如果他是一个上过战场,把战友看的很重要,又根本不清楚他们试验部的具体事项的人,一定会被她说动。没有人喜欢战争,但如果必须要通过一场战斗来赢得属于自己的权益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减少伤亡。只是配合他们做一些研究,就能拯救许许多多与自己战友一样的人,没有人会拒绝。


可惜的是,这番话对于Minho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尤其是在他认识了Thomas之后。


对于讨厌的人,Minho从来都不愿意配合对方,甚至多说一句话他都不愿意。但是Thomas还在这里,他不能真的将这个女人激怒,他甚至不得不跟对方周旋,只为了找到机会见一见Thomas。


“我想你把我抓来,是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向导是如何产生的。”Minho平静的说。他看见Paige因为自己的这句话,睁大了眼睛,就连呼吸都乱了。他知道,自己抓到这件事的关键了。只要占了上风,整个交谈的过程都会由他掌控,那么像见一见Thomas这种要求,对方也会酌情考虑了。


他笑了起来,自信的对Paige说:“我想你们一定不知道,Thomas的房子里有一个暗层,他的导师将关于向导的资料都放在那里。”


“不可能!那间房子我检查过!”Paige打断了Minho的话,质疑Minho所说的真实性。


“要知道,那个暗层非常隐蔽,除非是像我这种专业的,其他人想要找到都非常困难,这件事连Thomas都不知道。资料上都是各种各样的符号,在我知道向导之前,我都不确定那些复杂的符号记录的是如何培养向导,以及如何让向导与哨兵成功配对。”Minho说得信誓旦旦,这让Paige也有些不确定了。Thomas的房子现在已经被烧毁,无法确认;如果之前真的有暗层,那就意味着,除了Minho,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些被藏起来的内容了。


“你还记得那些内容?”Paige若有所思的问。


“当然,全部都记在我脑子里。而现在房子烧了,资料也已经被毁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知道那些你最想知道的资料。”


Paige终于听出来Minho话里的含义,她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你想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那些内容?”


“我要见Thomas。如果看不到他平安无事,我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折磨我,不过那样得到的数据是不是正确的,我可不确定。”Minho笑着说。


 


Minho没想到再一次见到Thomas,就是这样的场景。


与Minho之前同样的白色房间,不同的是房间内坐在地上休息的人。宽大的病号服下,露出一个个刀口、针眼,脸色也格外苍白,这让Minho觉得非常扎眼。他小心的走上前,甚至不敢拥抱,就怕一个轻微的碰触,都会让Thomas疼痛。


Thomas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房间门打开的时候进来的会是Minho,他吃了一惊,站起来向Minho走过去。


“Minho……”他以为他出现了幻觉,在这个令人绝望的空间内,Thomas无数次的呼唤着Minho,然而不知道是这里的距离太远,还是那些注射到体内的药物的影响,Minho根本没有与自己链接上,就算自己在这里再痛苦的呼救,Minho那边也听不见。


Thomas站在Minho面前,伸出手想要碰触对方,但又怕这一切是幻觉,一点点接触就会像泡沫一样破碎消失,而犹豫着不敢上前。


“该死。”Minho伸出手搂住Thomas,紧紧的拥抱着。“我就不该离开你,听你的话去当什么诱饵。”


原本他们以为试验部开始对Minho产生了兴趣,毕竟在那次的商场里,Minho已经被对方移动了很远的距离。况且如果从已经被试验部激活的哨兵来看,Minho显然是能控制住情绪、最成功的哨兵,试验部想要把他抓回来深入研究,这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谁能想到两个人假装吵架然后分开行动,引诱试验部的人出现的时候,被抓的反而是Thomas。


“我们当时都以为对方的目标是你。”接触到Minho的体温之后,Thomas终于确信,Minho真的找到了自己。之前的紧张崩溃的情绪都因为一个简单的拥抱而不复存在。心灵链接再一次出现了,Thomas在内心里感受到对方的担心与心疼,以及快要把理智燃烧掉的怒火,而他传递过去的情绪只有一种:高兴。


相识,相知,相爱。Thomas回想从他第一次与Minho见面到现在,虽然遇到了许多事情,但这段时间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就连他们现在仍然被关在这个不知道方位的试验部基地,但是Thomas看到Minho出现在他身边,他就不再害怕。


感觉到Thomas的身体不再发抖,Minho稍微放心了一些。他想到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咬牙切齿道:“谁能想到警局里面竟然会有叛徒!”


“抱歉,Minho。我之前应该相信你的判断。”Thomas心情复杂,他以为她和Teresa仍然是朋友,但是他与Minho分开之后,就是Teresa来找Thomas,然后将他骗上了车。Thomas在昏迷之前最后看见的,就是Teresa有些愧疚的双眼。


可是愧疚有什么用?背叛的事实已经存在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Minho拍了拍Thomas的背,让他从自己的怀里出来。“我被注射了奇怪的液体之后,现在也只恢复到能勉强站立的程度。”


房间内有监控。


内心里突然出现的声音把Thomas下了一跳,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和Minho的心灵链接,现在似乎比以前还要强了。


要相信哨兵和向导的结合。Thomas笑了笑。你会比以前还要强大。


随着一股力量涌入身体,Minho感觉身体上的疲倦在瞬间消失了。他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他在心里对着Thomas又说了一句——


等到我们离开这里以后,你跟我去结婚。





评论
热度 ( 26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