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十三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墙头组摊位,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十三


 


Minho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脑海中,Thomas惊恐的呼唤让他从昏迷中惊醒过来,那声音太真实了,就像Thomas在自己耳边喊出来的一样,Minho在睁眼的一瞬间,就从床上蹦了下来。


眼前的场景并不是Minho所想象的商场内部,而是一间狭小的白色房间,除了身边的病床和墙角的桌椅,这里没有任何有威胁的人或者物的存在。


可当他混乱的大脑终于判断出他此时所在的位置其实是在医院,而平日里一直跟着他的Thomas竟然不在这里,Minho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


之前战斗所造成的全身无力的状况并没有好转,Minho只是想转过身去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都差一点因为因为腿软而摔倒。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正是下午四点钟,距离他进入战斗已经六个小时了,太阳渐渐西沉,用不了多长时间,整座城市就会进入夜晚。


Minho拨打了Thomas的电话,他想问Thomas跑到哪里去了。可是刚一接通,那边就扣下了电话。


Thomas可是从来不会扣Minho的电话,尤其是从那短暂的通话中,除了Thomas奔跑的声音,Minho听到了属于另一个人的说话声,那个将Minho弄晕的男人。


该死的!


Thomas确实听了他的话,乖乖的在外面等着他出来;但他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独自一人去抓一个哨兵,这比跟着他进入犯罪现场还要危险。


Minho忍不住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手中的手机也被他捏出了裂纹。病房内的声响惊动了外面的人,很快作为主治医生的Brenda就跑了过来,走进病房内。


“你醒了?”Brenda没想到Minho竟然这么快就清醒,她向前走了两步,想为Minho再检查一下。但是Minho看到她的行为,反而退后两步,神色焦躁的问:“Thomas在哪?”


一醒来就问Thomas,果然关系不一般。Brenda想了想,似乎白天的交谈中并没有说起过,她说:“我不知道。你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他来过这里。但是他几点离开,离开之后又去了哪里,我可一点都知道。”


“我必须去找他!”Minho从床头抓起皮外套,就想跑出去,可这一次他摔在了床上,把Brenda吓了一跳。


“你现在不能出院,你的身体还需要休息。”Brenda想要伸手扶起他,然而Minho推开Brenda伸过来的手,自己扶着床站了起来。他紧紧抓着病床的扶手,几乎将金属扶手捏出手印。他低吼道:“可是Thomas有危险,我必须去救他!”


Brenda愣了一下,她想到Thomas一贯的固执和冲动,以及最近一段时期怪异的举动,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扔给Minho。“把Thomas平安的带回来,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Thomas以为自己死定了,事实上,他一个人在昏暗的下水道里碰见一个狂躁的哨兵,不管怎么想,结果都会很倒霉。


每个人在面对一个对自身生存有威胁的强大敌人的时候都会害怕,Thomas当然也害怕。从下水道深处传来的声音,和不紧不慢的靠近的脚步声,对方似乎将这场追逐当成了游戏;但对于被追逐的人来说,这是死亡降临的声音。


在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时候,想要继续隐藏显然是愚蠢的做法;这里是阴暗的下水道,就算大声呼救也不会有任何人听到,而且他在来之前并没有给Minho说过。至于Newt,虽然他知道自己来了这里,但等到他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Thomas早就被解决了。


所以Thomas的选择只有跑,拼命的逃跑。或许这个哨兵并没有将能力开发完全,或许他能够在被哨兵追上之前,爬上竖井逃到地面上,只要逃到地面上,他有办法逃脱。他看到了Minho打来的电话,握在手中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他本想接通电话,寻求Minho的帮助,但是靠近的脚步声逼得他跑的飞快,就连手机都抓不稳,在不小心触碰扣了电话后,Thomas在一个拐角处因为地上的一个石子,不小心将手机摔了出去。


不用看,手机屏幕肯定已经碎了,这下就算Thomas想联系Minho,都没有办法了。


Thomas用尽全力的奔跑,在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就算没有手机的照明,终于没有再被绊倒摔跤。他顺着原路跑着,很快就跑到了他当时爬下来的下水道竖井的位置。


竖井的梯子非常滑,Thomas在爬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当回事;但当他想要以最快速度爬上去的时候,这个小问题就变成了他通往安全地带的重要阻碍。


因为紧张而潮湿的手紧紧的抓着沾满奇怪粘液的金属梯子,脚也踩在梯子上。但是金属梯子太光滑,Thomas的脚一用力,他甚至感觉整个人都要从梯子上跌下去,他不得不用两条胳膊搂住梯子,在双脚成功的登上一级梯子后,再搂住上一层金属杆子。


Thomas努力的爬着,他看见出口就在眼前,只要再爬两层梯子,推开井盖,他就能再一次站在地面上。可当他伸出手,准备再上一层梯子的时候,他的脚腕忽然被一只手抓住,然后向后一扯,一把将Thomas摔在地上。


背部重重的砸在地上,然后是头部,磕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剧烈的撞击让Thomas在一瞬间几乎陷入了昏迷,很快,疼痛撕扯着神经,牵动着全身的肌肉,让Thomas清醒的感受到痛苦与绝望。


他躺在地上,忍不住侧过身子,想要缓解背部剧烈的疼痛。他眯着眼睛,终于看清了此时正站在眼前的哨兵的样子。


强壮,疯狂,并且充满戾气。如果说像Mark那样完全失去理智的,只是一个失败的哨兵,那么眼前的这个应该可以称之为半成品了。男人眼睛发红,皱着眉头,不时的甩动头部。Thomas觉得男人并没有完全适应哨兵各方面强化的能力,过于吵闹的声音和浓郁的气味让他非常不舒服。


男人歪着头,一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他皱着眉头,表情阴沉。


“吵死了!”他大喊道。


Thomas颤抖着支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在看到男人向他靠近,他终于想起挂在后腰的枪,他急忙掏出手枪,动作迅速的将子弹全部射到男人身上。


可当他将子弹全部射空,看到原本用手臂挡着脸的男人放下手,用愤怒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枪里的子弹,全部都是空弹。


没有子弹的枪,甚至不如一把匕首。


Thomas看着眼前愤怒的哨兵,又看了看手中如同废铁的手枪,他将手枪扔了出去,想利用手枪分散哨兵的注意力,然后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逃走。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然后落在地上;哨兵似乎并不清楚Thomas的目的,他看着手枪被扔出去,落在地上,这一瞬间,他并没有注意Thomas。


“Thomas!”随着一声大吼,男人被人一脚踹了出去。原本男人站的位置,出现了Minho的身影,就像个英雄。他走上前,小心的扶起Thomas,担忧的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Thomas没有想过会有人出现,更没有想到会是Minho救了他。他非常高兴Minho能来救他,但是想到Minho之前还是躺在医院里昏迷的状况,他又不由的担心Minho的身体。


“我听到你在喊我。”Minho的话让Thomas感觉有些不自然,耳朵也热的发烫,他只在心底里呼唤过Minho的名字,但是Thomas可不会承认,至少现在不会。


Thomas还想说什么,余光看见男人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向他们冲过来。“小心!”


Minho立刻转身将Thomas挡在身后,抬起左手,抓住了对方挥舞过来的拳头,右手猛地向男人肚子上掏了一拳。Thomas自觉的向后退,他可不想被两个哨兵的战斗误伤。


男人因为肚子上挨了一拳,疼的弓起身子,Minho则趁机抬起腿,按住男人的脑袋在自己膝盖上一磕,然后推了出去。鲜血瞬间从男人的鼻子里涌出,疼痛刺激了哨兵,让他更加狂躁。


他龇着牙,弯下腰猛的向前一冲,在Minho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被男人顶着撞到了墙壁。Minho抬起脚,想要踢开哨兵,但原本能够轻易踢弯钢管的力气,却根本踢不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拳接着一拳,男人的每一拳都打在Minho的肚子上,内部涌出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滴在地上。


很明显,力量压制。


就算战斗的技巧再高,反应再迅速,但是面对纯力量压制的时候,总会被打的很惨。


Thomas想上前帮忙,他把自己扔下的铁块捡起来,然后用枪托重重的砸在哨兵的脑后。但是这种力量对于男人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他转过身,一拳将Thomas打倒在地。


挣脱了哨兵的束缚,Minho吐出一口血。他看到男人背对着他向Thomas走去,于是扑了上去,两个人一起摔在地上,扭打起来。


之前Minho的昏迷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男人从试验部的手里拿到了那一支对哨兵有强烈刺激的气体。他只要在商场里闹出点事情,然后躲在上风口等着Minho出现,再将装满气体的玻璃管扔在Minho面前,就可以安心等着他晕倒,然后带他到试验部约定碰面的地点。


但是Alby反应迅速,在快速的找到信号屏蔽器后,就带着人冲进了商场,这让男人根本来不及将Minho搬走。他按照指示,在这里等到事情过去,然后再寻找机会把Minho绑回去,可找来的Thomas打乱了他的计划,甚至让他必须Minho打起来。


愤怒、狂躁、和嫉妒,让男人的力量增强了许多,Minho几乎无法抵挡住这样强力的攻击,眼角、鼻梁、嘴角,都已经沾满了鲜血。因为鲜血,他几乎看不清Thomas那边的情况,强烈的耳鸣甚至让他暂时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只知道必须要打败这个哨兵,不然别说自己,就连Thomas也有危险。


Minho。


Minho忽然听到Thomas的呼唤,愣了一下,被哨兵趁机在脸上揍了两拳。但很快,他又听到了Thomas的呼唤,是与他在昏睡中听到的一样的感觉。


Minho!


担忧,心疼,复杂的感情都包含在那一声声对名字的呼唤中。瞬间,Minho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他想要表现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愿意,只要那个人不再难过担心。


原本无法挣脱开的哨兵,终于被Minho一把推开了。男人后退撞在铁梯上,Minho飞起一脚,揣向男人的肚子,然后转身一个回旋踢,男人终于被踢倒在地上。


原本跟不上的速度,现在的Minho可以轻松就达到。趁着男人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Minho上前抓起他的右手腕向后一扭,只听到男人一声惨叫,整条右胳膊就已经被Minho弄脱臼,无法动弹了。Minho拉着男人坐起来,又朝他的肚子补了一拳,之前强壮的男人终于因为疼痛昏迷过去。


在将哨兵双手拷上手铐,给警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Minho终于回过神,反应过来刚才的战斗有多奇妙,Thomas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战斗中进入那种奇怪感觉的,并不只是Minho,还有Thomas。“刚才……感觉很奇妙……”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刚才的那种感觉,明明并没有说出口,但两个人就像在内心里交流一样,伴随着呼唤,Thomas甚至感觉到了力量上的交融。


Minho也为自己刚才的一击所震惊,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回想着刚才玄妙的感觉。“我刚才感觉到了你。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刚才我似乎更强大了。”


“或许这才是哨兵的真正能力?”Minho刚才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数值,已经超过了原有记录,这是Thomas的那些资料里所没有的。但似乎心底的声音在告诉他,这才是正常表现,现在的Minho,才是真正的哨兵。


Minho笑了起来,他一把搂住Thomas,仿佛在担心他逃跑一样。“这样看来的话,你更不能离开我了。”



评论
热度 ( 35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