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九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墙头组摊位,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Mark的家庭住址并不在市中心,因为积蓄不多,他只能住在城郊破旧的老房子中。虽然这附近治安很差,常发生打架斗殴之类的事,但便宜的租金就足够让他满意。至于那些附带的治安问题,对于Mark这个退伍士兵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为了避免被人发觉,Minho带着Thomas等到天黑了才前往Mark的住处,他们将车停在屋后,又小心的做了些遮掩。才放心的准备进去。


这是一栋很破旧的平房,墙皮已经有些脱落,露出里面斑驳的墙体。窗户上沾满了恶心的黑色污渍,甚至有几块玻璃已经布满蛛网一般的裂痕。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木门歪歪斜斜的挂在门框上,门没有上锁,把手松动的几乎快要掉下来,房门上还有几个暗红色的脚印,显得更加可疑。这是一栋可以轻易闯入的房子,可就算是这样的房子,在这片治安并不好的社区里,也没有人进入甚至强占,显然在那些社会闲杂人员眼中,这里的屋主不好惹。


为了不引起人注意,Minho和Thomas都没有开手电。两个人站在门口,借着夜晚昏暗的月光,Thomas打量着这栋房屋。“说真的,这里晚上看起来真恐怖。”


“看来乖宝宝Thomas以前一定很没有玩过鬼屋探险。”Minho说。他用铁丝轻易撬开了门锁,打开门向里面走去。


“所以乖宝宝Thomas等一会需要强大无比的Minho的保护了,这么暗的房间里还不知道会碰到什么。”Thomas笑着,跟着Minho的脚步,他也走了进去,关上门。


随着房门的紧闭,原本因为月光而模糊可见的屋内再一次陷入漆黑的环境。Minho示意Thomas先站在原地,而他则依靠自己出色的视力将屋内的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才让Thomas打开了手电筒。


房屋并不大。一进门,右手边就是客厅。宽大的灰色沙发和一台老旧的小电视,还有看不出原型的木质茶几占满了狭小的空间,各种杂物堆积在客厅里,显得非常拥挤。房间的左侧摆着一张餐桌,餐桌的一旁则是厨房,水池里扔着几个没有洗的碗,炉灶上摆放着一个脏兮兮的锅,不知道锅里的东西放了多久,此时正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Thomas忍不住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然后捂上鼻子,这房间的味道真让他受不了。“这里太难闻了,你还好吗,Minho?”


“事实上一点都不好。”Minho的声音从房屋深处的卧室里传来,伴随着东西被翻动的声响。“不过我还能忍耐。”


“真希望我们早点找到线索,然后离开这里。”Thomas小声道。他不再与Minho交谈,开始认真的在客厅的那一堆杂物里搜寻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有目标物品,他们的搜寻会简单许多;然而他们现在不停的搜查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却连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具体是什么,都无法确定,这无疑增加了搜寻的难度。


为了不被人发现房间内的灯光,Thomas将手电筒的光线调整到最暗,昏暗的灯光只能照亮很小的范围,他只能把杂物堆里的东西一点点的翻出来查看。破袜子、被揉成团的卫生纸、吃完零食剩下的包装袋……在他发现自己再一次拽出了一个脏的看不出颜色的内裤时,Thomas终于忍不住将手中的东西狠狠的甩了出去,内裤在空中转了两个圈,轻飘飘的落在刚从卧室出来的Minho脚边。


“……”


“你们警方真的搜查过这栋房子吗?我怎么觉得这里一直都是现在的样子?”Thomas蹲在地上,手上晃着再一次揪出的一条破裤子,嫌弃的说。


“因为在搜查之前,案件就已经定性了,所以那些年轻的警员有点偷懒吧。”Minho走过去,摸了摸Thomas的头,然后蹲下来,与他一起翻查那堆“垃圾”。


Thomas在杂物堆里继续翻找,在他再一次拨开地上的薯片包装袋,原本被掩盖在塑料袋下面的几粒黄色的微小颗粒引起了Thomas的注意。


这些粉末就像是黑夜中闪烁的光亮,在满地的杂物之中格外显眼。他感觉到,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Thomas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医用手套和小型塑料封口袋,他戴上手套,用手指小心的将地上的颗粒一点点沾到袋子里,然后封好口,递到Minho的面前。


“你发现了什么?”Minho接过袋子,看着袋子里的粉末。“这是什么?”


“黄色颗粒,我觉得这东西有些奇怪。”Thomas说。


那些黄色颗粒在Minho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在意的地方,这片社区的土质就是沙土,就连房屋前面的小操场,都是铺了满满的黄沙。就算是用Minho超好的视力看来,这也只是一些普通的沙砾;但既然Thomas认为很重要,那么或许这就是他们想要寻找的关键。


门外传来沙砾摩擦的细微声响,Minho听见一个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近,显然有人在靠近这栋房子。


“有人来了!快躲起来!”Minho急忙抓住Thomas的胳膊将他拉起来,手中的封口袋被他顺手塞进裤子口袋里。Thomas被Minho的行动吓了一跳,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关上手电筒,跟上Minho的脚步快速躲进了卧室。


卧室非常狭小,甚至于在摆了一张单人床之后,几乎就没有多少剩余的空间。卧室有一扇窗户,从这里可以看到房屋的后院,如果情况有变,随时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因为担心被发现而紧张的Thomas,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着,他不像Minho能听到细微的动静,无法判断来人的数量,他担心他们再一次碰到哨兵,而这一次显然他们不会再有胜算。


Minho感觉到Thomas的紧张,他握住Thomas的手就像在给他传递力量一般。“放心,只是一个小偷。”Minho小声说,Thomas还想说些什么,就被Minho暗示不要出声。


门口传来敲门声。


来人似乎很有耐心,断断续续的敲了五分钟。他似乎确定了屋内没有人,就毫无顾忌的撬开门锁,进入屋内。


那人关上门之后,就开始在房间内四处翻找,不知道想要找些什么。似乎在客厅内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他一步步的走到卧室门口,手握住了门把。


“!”Thomas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他全身紧绷,甚至想好了如果那人进入卧室,他要如何将对方揍倒在地。


然而有Minho在,又怎么可能给Thomas机会,让他展示自己的武力值。只见Minho突然拉开房门,趁着对方因为突然被拽而向前摔的时候快速的用胳膊肘卡住了对方的脖子,将对方提了起来。那人被这一系列的动作吓坏了,拼命挣扎着,然而脖子被紧紧的卡着,他憋红了脸,也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Thomas打开手电筒,照着那人,灯光下出现了一张非常普通的男人的脸。男人有着一头半长微卷的棕色头发,油腻的像是有几个月没有洗过的样子;留着几乎掩盖住半张脸的络腮胡,占满了灰尘。他灰色浑浊的眼睛里此时充满了恐惧,全身颤抖着不知所措。


“你是什么人?你只要不喊人,我就放开你。”Minho压低声音,让男人感觉更加的恐惧,他双手扒着卡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勉强的点点头,表示会按照对方的意思做。


Minho一松开手,男人立刻弯下腰,捂着脖子咳嗽起来。男人低着头,偷偷瞄着四周,想找机会溜走,但看到Minho对着他把拳头捏出声响,他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小声的说:“我,我就是一个流浪汉,想过来偷点东西。”


“你为什么选择了这家,如果不老实说的话,我可以让你到监狱待上一段时间。”Minho恶狠狠的说,他揪着男人的衣领,逼着对方看着自己。Thomas在一旁


男人被吓得浑身哆嗦,他颤抖着说:“别这样,我只是想过来找一下我的朋友。因为这家里看起来没有人,所以就临时想着弄点钱。”


“你朋友?”Minho疑惑的问。


“是的,跟我一样,也是个流浪汉。”男人停顿了一下,语气复杂的说:“我们一直在东郊的一座大桥下住。前两周,他突然交了好运,他告诉我说,有人让他帮忙送一个东西到这里,之后他就可以收到100美元的报酬。说真的,要不是他跟我关系不错,他肯定是一点都不会说出去的。到了送货的那一天,他就自己过来送了;可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回大桥下。我以为这家的人把他非法拘禁了,所以过来看看。”


流浪汉的这番话让两人有些意外,整件事情越来越透露着诡异。“他们让你的朋友送的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但我感觉那个东西并不大。”


很显然,这个人并没有见过他朋友要送过来的东西,就算继续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Minho又不死心的问道:“让你朋友送货的又是什么人?”


“抱歉,我朋友可没有告诉我。”这一下,线索又断了。就算Thomas猜测那些神秘人让流浪汉朋友送来的应该是能激活哨兵能力的东西,但现在既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也不清楚那些神秘人是谁,甚至连接触了整件事件的流浪汉的朋友都已经失踪了,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阻止那些人。


“快躲起来,有人来了!对方有5个人。”Minho突然脸色一变,他一边锁上卧室门,一边伸手将Thomas手中的手电筒关上,然后拉着两人的衣服躲到窗户旁边。他小声的对Thomas说:“如果一会情况不对,你就带着这家伙朝着停车的方向跑,上车之后就赶紧离开,不要管我。”说完,他就动作迅速的将床板搬起来,堵在门口。


Thomas很有默契的站在窗户前保持安静,但显然流浪汉并不知道Minho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根本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传来。他不满的大声说:“你们在说什么?”


“安静!”就在Thomas忍不住开口让流浪汉闭嘴的一瞬间,只听房门被人用力踹开了,巨大的声响让流浪汉乖乖闭上嘴,就算没有看见对方的长相,他也感觉得到来人并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屋内想起了翻找东西的声音,显然后一批来的人也是要在这间屋子里寻找什么。他们踹翻了餐桌,踢开了茶几,卧室对面的厕所也被他们强行踹开。当其他角落都被搜了一遍之后,他们终于发现还有一间卧室没有被打开。


卧室的门把手被人抓住,用力的扯动着,想要打开门。但卧室已经被反锁,外面的人如果不想破坏锁就进入,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对方在试了一分钟都无法打开门之后,似乎选择了放弃,脚步声越来越远,听起来就像离开了一样。


卧室里突然发出异常的光亮,Minho扭头一看,只见Thomas口袋里的手机此时正被呼叫,屏幕的亮光透过裤子,模糊的照出房间的样子。


Minho皱着眉,指了指Thomas口袋。Thomas小心的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后快速的挂掉电话。他们知道,门外的人绝不可能离开,或许他们正躲在哪个角落等着里面的人出去了自投罗网。


但流浪汉显然早已经放松了警惕,他不满的说:“那些人离开了,所以我可以走了吗?还有,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咚!流浪汉的话刚说完,卧室的门就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


“跑!”Minho大喊一声,几乎在那一瞬间,只听几声巨大的枪响,堵门的床板上瞬间出现了好几个弹孔。


Thomas没有犹豫,他砸开了窗户,拉着流浪汉就翻出了房间,在黑暗中朝着他们的车的方向跑去。


“该死的,那些都是什么人?”流浪汉一边跑,一边不安的回头看。那间房屋离他们越来越远,除了不时传来的枪声,暂时没有任何人追上他们。


Thomas对眼前的人已经失去了耐心,他快速的跑到汽车旁,打开车门,扭过头态度恶劣的说:“我要是你,我会闭上嘴。”


流浪汉也看出了Thomas的焦躁,他乖乖闭上嘴,坐上Thomas的车。还没等他将车门关好,Thomas就已经一脚油门将车开出去,差点将流浪汉甩了出去。


在沉默的半个小时之后,Thomas已经带着流浪汉在城里绕了好几圈,在确定没有被人跟踪后,才放心的将流浪汉送到东郊大桥附近。


Minho一直没有跟上来。虽然那些人都带着枪,但是他们面对的可是一个哨兵,最后倒霉的只会是他们自己。而且Thomas感觉得到,Minho很安全,一点事都没有。但在他没有见到Minho之前,他根本无法安下心,相信Minho会平安无事。他甚至有些迁怒眼前的这个流浪汉,如果不是他在那种时候说话,或许他们就不用跟那些人对峙,也不会让Minho陷入危险之中。


在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上,流浪汉感激的对Thomas说:“谢谢,要不是你们,我可能要被那些人干掉了。”


事实上,就算不是流浪汉,Thomas和Minho也会跟那些危险分子正面对峙。Thomas叹了口气,他警告流浪汉:“你早点离开这里。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跟其他人说起你朋友的事情。”这个流浪汉与这次的事情牵扯并不多,只要闭上嘴,就不会被那些危险分子找麻烦。


“我知道了。”流浪汉说完,就快步离开。他走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扭过头,对Thomas说:“对了,我朋友说在其中一人的手心上,看到了一个W的荧光标志,当时正好是夜晚。”



评论
热度 ( 26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