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八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墙头组摊位,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Minho这次的伤势太重,他在医院足足躺了一周,才被允许出院,可即便是这样,他也已经比普通人的恢复速度快的太多了。为了不让人怀疑,Thomas让Brenda改写了病历,甚至于医院网络平台上的诊断数据,他都让他的金发黑客朋友偷偷修改成了轻微伤。


这一周虽然只能躺在医院,但却是Minho认为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过得最舒服的一周。因为Minho身体的情况特殊,虽然Thomas已经跟Brenda说过希望她保密,但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察觉异常,他只好亲自照顾Minho。端茶倒水,洗衣做饭,Minho甚至享受到了一次Thomas为自己喂饭。虽然之后Thoma反应过来那只是Minho在装虚弱,但这一次也足够让Minho心情愉悦好几天了。


可当Minho回到警局之后发现,这次的案子已经结了,而结果并不让他满意。


这次的案件,在Minho住院的那一周,Alby已经带着队员调查了几天,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Mark为何会突然出现攻击性行为的线索,没有受到任何刺激,没有任何精神类疾病史,也没有其他可疑的人员或物品的接触。上级部门催促他们尽快写出报告,做好宣传,好给民众一个交代。不得已,这起绑架人质事件的报告,最终只能以犯人突发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作为结论。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突发性事件;有着能让警方的通讯设施失灵的能力,这显然是一起有组织有目的的行为。


但上头的人认为已经给了民众一个交代,就没有必要,也不能再继续调查下去。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都得到一枚荣誉勋章,Alby甚至受到了那些冷漠政客们的热情赞扬,当然相对的,他们必须让这件事结束,不能再继续调查,甚至不能再被提起。通讯失灵的问题也只能被他们当做是自己设备的老旧问题被遗忘。


关于那个神秘组织的线索又一次中断了,这让Minho感觉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所有的行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但就算是棋子,也有破坏现有局面的能力;想要打破目前的现状,就要在对方一次次的布局中,找出对方的目的,才能在对方的下一次行动前,做好应对,甚至打败对方。


Alby的警告并不能制止Minho,他刚回到警局上班,就偷偷对Mark进行了调查。关于Mark制造的绑架案的所有信息都已经限制访问了,但或许是他们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Mark的个人基础信息并没有做过任何处理,Minho很轻易的就查到了那人的家庭住址。


为了避免拖得时间越长,能搜寻到的线索越少,Minho在发现线索之后就给Thomas发信息,约他中午在离警局不远处的Ruote咖啡馆碰面,准备下午直接前往Mark的住宅进行调查。


Thomas来到Ruote咖啡馆的时候比Minho约定的时间早一点,他点了一杯意式咖啡,坐在咖啡馆落地窗边的座位上。Minho在警局调查Mark的资料的时候,Thomas也没有闲着,他从导师留下的资料中发现了一些异常的数值。这些异常数值以一种奇特的规律性出现,正常情况下,他的导师必然会留有关于这组奇怪数值的分析。但Thomas把所有资料翻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导师留下的任何关于异常数值的解释,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随着调查的深入,Thomas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非法组织,而他的导师显然也对他隐瞒了许多事。当然,他并不会因此放弃寻找真相,他只是需要与Minho商量一下下一步应该如何做。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Thomas的身上,他一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外面。窗外,是一片街角的小公园,树荫下的长条椅上,坐着一对老夫妻,两个人不知道在聊着什么,笑的很开心。


“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女声打断了Thomas的思考,他抬起头一看,原来是Teresa。她穿着一身牛仔,长发高高的扎在脑后,显得非常精神。虽然还在询问Thomas的意见,但显然她已经当对方同意了,她将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很自然的坐在了Thomas的对面。


“抱歉,我跟Minho约好了……”Thomas并不想与这个女孩过多接触,关于Mark的事情他隐瞒的太多;然而对方今天的目的显然是Thomas,她打断了Thomas的话,急切的问道:“你小时候是不是在圣路易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


Teresa的问话出乎他的意料,Thomas露出一脸错愕的表情。“你说什么?”


“你当时跟你的父母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每天早上你都会跟邻居女孩一起上学。因为学习太好,总有些坏孩子想要欺负你,但每次你都被邻居女孩救了。”Teresa越说越激动,她双手按着桌子,身体前倾,几乎要站起来,而Thomas也随着对方的话语渐渐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


久远之前的记忆渐渐浮现在眼前,看着面前的女孩,Thomas终于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过去熟悉的面容。“你是……Teresa?”Thomas几乎不敢相信,他幼年时候的好友,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过去的时光虽然美好,但同时也发生过太多的事情。她离开了,然后他也离开了,并且再也没有回去。Thomas以为这辈子,或许他都不会再回去,也不会再遇到当年的朋友们,他只能将过往埋在心里,在夕阳西下之后独自怀念。


Teresa显然因为找到了幼年的好友而兴奋,她露出开心的笑容,眼睛里有些湿润,哽咽着说:“是的,Thomas,是我。”


那些褪色的沉重记忆,因为对方的出现,再一次染上色彩;而过去的争执与吵闹,最后渐渐褪去,只留下值得怀念的温馨画面。


Thomas抬起手,拍了拍Teresa放在桌面上因为情绪激动而握紧的拳头,他有许多话想跟自己幼时的好友诉说,但是话到嘴边,最终他还是先问了他最在意的事情,那是一切美好回忆结束的起点。


“我记得当年你说你要跟父母出去度假,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了。我试图寻找你,也问过我父母,但是没有人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Teresa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僵硬,笑容慢慢淡去。之前的兴奋似乎从她身上瞬间消失了,她低下头,断断续续的说:“我们在度假的路上遇到了车祸,我父母都去世了,之后我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我很抱歉。”


看到Thomas难过的表情,Teresa觉得那些过去的往事似乎也不再让人觉得难过,内心也像被屋外温暖的阳光照射着一般,她再一次露出笑容。“不要以为我过得很糟糕。实际上我在孤儿院住了不到一周,就有人领养我。”


“这家人对你好吗?”


“事实上,她相当有钱,而且对我很好,把我当成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


“她?”


“对,是一位单身女士,有机会的话我会向你介绍一下。”


他们就这样轻松的聊着分别之后的经历,关于那些愉快的,或者不愉快的故事,初遇时的生疏早已消失不见,两人感觉就像又回到了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日子。


“你还记得当年我们约好了,在我度假回来之后,一起去游乐园?”Teresa露出怀念的神色,她甚至能回想起当年两个人约定时候的画面。


“我当然没有忘记。你说这个干吗?”Thomas说。


大概是因为Thomas并没有忘记约定,Teresa显得很高兴。“或许我们明天可以实现这个约定?明天刚好是个周六,我休息。”


Teresa的建议有些出乎Thomas的预料,但是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相反,他觉得棒极了。在回想了一遍确定明天没有其他计划,Thomas正准备答应Teresa的建议,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看起来你们聊的很开心,你们在说什么?”是Minho。他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盯着Teresa,而Teresa也毫不示弱的看着Minho,两人之间压抑的气氛让周围的人们都开始注意他们。


Thomas因为与Teresa聊天太开心,显然已经忘了与Minho约好的碰面,他抬起头看了眼Minho有些发黑的脸色,又看了看因为Minho的出现而重新变成警官Teresa的好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Teresa看出了Thomas的窘迫,她笑了笑。“好了,不打扰你们约会了,我先走了。”说完Teresa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离开。“别忘了,Thomas。到时候电话联系。”


Thomas看到Minho的表情,也不好跟Teresa再多说什么,只好点点头算是答应了。Teresa看到他答应了自己,也放心的离开了。当然,在离开时她故意在Minho身边停顿了一下,给他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一直目送Teresa离开咖啡馆,Minho才决定坐下,并且选择了Teresa坐过位置的另一侧,也就是与Thomas挤在座位的同一侧。


“她和你说了些什么?”Minho疑惑的看着Thomas,在他的印象里,这两个人可没有熟悉到可以聊到那么开心的程度。


“我们只是突然发现,对方就是自己小时候的邻居,并且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虽然内心仍然很激动,但是在Minho面前,Thomas可不想表现的跟Teresa关系太亲密而引起Minho的不满。


“你确定?”


“非常确定。”他们刚才可是聊了好多小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两人之间的小秘密,Thomas也不会轻易的信任对方。


既然Thomas确认了,Minho也不会说什么,他相信Thomas不会轻易的被人欺骗;更何况他可一点都不想聊些跟那个Teresa有关的任何话题。


“好了,说正事。”Minho装作不经意的四处打量了一番,确定周围的人已经不再关注他们,他小声的对Thomas说:“你那里有没有什么发现?”


“到目前为止毫无进展。”Thomas显得有些沮丧,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却没有得到任何结论,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方法不对,还是没有找到关键。


而Minho并不在意Thomas的结论,他说:“我在他们的结案报告上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信息,但我看到了那家伙的住址。我想我们今晚可以去看看。”


住址?Mark的住址在事情发生后,警局的人就过去搜查了一个底朝天。“那里不是已经检查过,没有任何发现吗?”既然结案报告上都没有什么收获,也就是说当时的搜查并没有任何发现。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就算当时还存在着什么警局没有发现的线索,现在或许因为时间太久,线索消失,也或许有人将线索抹去了,总之隔了一周的现在才去搜查,可以说是不会有任何收获了。


但Minho非常自信,他一把搂住Thomas的肩膀,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亲爱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今晚我们或许会有收获。”


 



评论
热度 ( 32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