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混同/移動迷宮+超級戰艦】Species Authority: D-7 No.7

凌墬:

※ Minho/Thomas


※現代科幻AU,


※備註:Species Authority,中文使用「異種管理局」,Species為物種之意,參考1995年的電影《Species》之中文翻譯,故以異種來稱呼。是兩部電影的混同,但以移動迷宮的角色為主,另外那對很後面才出場。




7


 


「歡迎光臨。」Frypan熱情的對客人打招呼「你又來了啊,Minho。」


「你的料理好吃多了。」Minho坐到吧檯前。


「感謝厚愛。」Frypan遞上菜單「Thomas沒跟你一起?」


「工作中。」Minho現在算是實習生,日程很規律,訓練與訓練,不像Thomas一下出任務、一下又要照顧病患,能在晚上見到他已經算是很幸運了「特製牛排兩份。」


「那小子一直都是拚命三郎的個性,好在還記得吃,要不然哪天累垮了都有可能。」Frypan接到點餐就去廚房忙碌。


 


就算有吃也常常累垮,Minho在內心吐槽。真正看到Thomas工作的模樣才明白他是多麼的投入其中,對於救回來的異種都是盡心盡力,只要有空都會去關心,知道這個事實之後,Minho難以消除心頭的不爽。


 


那是Thomas的工作,無可避免的會去關心他以外的人,這些Minho當然明白,但是對於他的獨佔慾正在無限的膨脹,根本不需要懷疑自己怎麼了,早在住院期間就有徵兆,只是太久沒有和人接觸一時遲鈍沒有發覺,而現在除了喜歡上了以外,還能有什麼原因。


 


想獨佔他、想保護他、想更加了解他,Minho也不是第一次談戀愛,久違的情緒再度被喚醒,全部是因為Thomas。雖然這樣想,但Thomas有事瞞著自己也是事實,他的種族是特別嗎?特別到需要隱瞞?他想不透。


 


在Minho胡思亂想的途中,餐點送上桌。


「你知道Thomas的種族嗎?」他決定先問問認識Thomas的人。


「雖然認識他很久了,但我還真不知道。」Frypan聳肩。


「我以為你看的出來。」畢竟第一眼就看出他是獵豹種的獸人。


「他和人類太像了,實在分不出來。」Frypan一臉沒轍。


居然連認識許久的好友都不知道,Minho嚼著牛肉,邊思考可以向誰打聽。


 


吃完午餐回到宿舍,正好遇到Ben。


「真悠哉啊,實習生。」


「你以為我想嗎?」Minho巴不得現在就開始出任務「對了,Thomas的種族你清楚嗎?」


「Thomas……」Ben想了下「欸?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你也不知道?」


「沒有印象啊,這很重要嗎?」Ben不以為然「是什麼樣的種族都無所謂吧?知道他是個好傢伙就夠了。」


「也是。」Minho就此打住,他知道繼續追問下去只會令人覺得怪異。


 


 


詭異了,Minho以為很容易能探聽出來的事情,周遭的人卻沒有人能說出個準確的答案,有人說Thomas是異種和人類的混血、也有人說他是古老的種族,不管哪個都不像正確解答。為什麼那傢伙知道我大部分的事情,我卻連他是什麼種族都無法得知。


 


資訊不對等固然讓Minho感到不爽,讓他更不爽的是對於Thomas的事他卻只知道那麼一點,只知道每次來探望他的那個Thomas。受人愛戴的他、拚命三郎的他、對同伴笑著的他,全部都是Minho所不知道的Thomas,因為這些而感到惱怒的自己實在是很不成熟。


 


有種自己的情商停留在十五歲的錯覺,不,那時的自己處理愛情更游刃有餘,Minho忍不住吐槽自己。


「真是遜斃了……」不禁脫口而出。


「什麼遜斃了?你嗎?」Thomas突然出現在後方。


「你!別嚇我!」Minho差點被嚇到變回原形。


「難得看到你在發呆,驚嚇成功!」Thomas看見Minho要回寢室便偷偷跟上來了。


「小孩子嗎?」Minho一臉無奈。


「沒回答我的問題,誰遜斃了?」


「那你也要回答我的問題,一人一問。」Minho搬出他們最初的約定。


「好啊,你先回答。」Thomas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是,我說我自己遜斃了。」Minho乾脆的回答。


「難道又要打針?」難得Minho這麼坦率的回答,Thomas忍不住繼續問。


「這是第二個問題,先回答我,你的種族是什麼?」Minho決定再次投出直球。


聞言,Thomas的臉色明顯僵硬「…就說是祕密了。」


「說好一人一問一答。」Minho認真地望著他。


「我…我先想洗澡,今天流不少汗。」用蹩腳的藉口想快速地溜回房間,但再快也比不上身為獵豹的Minho。


 


等Thomas意識到現下的情況時,他已經被Minho按在門板上。


「很爛的藉口啊,Thomas。」帶著隱約的怒氣,Minho表情嚴肅。


「…抱歉,唯獨這個問題我現在不能回答你。」Thomas抿了下唇,神色很緊張。


聽見Thomas道歉,Minho的腦袋冷靜了些「所以其他問題都可以?」


「盡我所能地回答。」Thomas點首。


「好吧。」解除對Thomas的禁錮「是處男嗎?」


接下來Minho首次見到瞬間刷紅了臉是什麼狀況「要你管!」丟下這句之後,Thomas轉身走進寢室,將門甩上。


「噗哈哈!」Minho不客氣地笑出來,這反應肯定是啊。


雖然沒有知曉答案,但還是得到不錯的情報,種族的問題先不管,反正總有一天會讓他親口說出來。


 


 


躲回房間的Thomas靠著門板深呼吸,到底怎麼回事?Minho突然對自己的種族有興趣,是不是處男也和他沒關係吧?這一連串的舉動搞的Thomas冷靜不下來,除了有種被戲謔的惱羞以外,Minho過分接近的距離更讓他不知所措。


 


就算沒搞清楚自身的情感,Minho對於他來說依舊是極具吸引力,不論外表或是內在,他絕對是Thomas十分中意的類型,更何況他是被那結實壯碩的身軀困在門板上,他都可以感受到對方胸膛的起伏,這很難不使他心頭小鹿亂撞。


 


幾次深呼吸之後,臉上的熱度才消退,Thomas挺高興Minho對自己有興趣,因為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對周遭的人興趣缺缺,只對他有興趣的話,是不是能說明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別的?


「別傻了……」Thomas馬上抹除這想法。


 


因為在人類世界生活太久,Thomas明白自身的體質是多麼的怪異,即使異種的圈子相對開放,雙性戀、同性戀並不少見,但擁有這樣體質的卻十分罕見,曾經對交往對象坦白這件事,換來一臉嫌惡,那刻起Thomas就決定不要輕易喜歡上他人,除非對方能接受自己的一切。


 


不可否認地,他對Minho抱有期待,因為他是那樣灑脫、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可是在沒有明確證據之前,Thomas不敢貿然行動,所以趁還未完全陷入之前,盡快抹除這份心思,能和Minho做朋友就很足夠了。


 


□  □  □


 


實習生的訓練接近尾聲,各項測驗都順利通過,可Minho高興不起來,原因自然是出在他的鄰居Thomas身上。那天有些強硬的逼問他之後,他們之間就有著若有似無的距離。以前還在病房的時候,Thomas從未在意過兩人的肢體接觸,而最近卻刻意避開所有的碰觸。


 


Minho非常不喜歡這種不直接的態度,尤其對方是Thomas,若是討厭他就更乾脆的視而不見,不要用模稜兩可的態度想要維持關係,卻又不能過度接觸與深入。雖然他有自信Thomas不是因為討厭他才表現出這種態度,可一種被拒以千里的感覺在心裡發酸的狠。


 


難道那次逼問踩到他的地雷了嗎?Minho思索著,或許該跟他道歉,既然Thomas有不想說的隱情,他就不應該逼問他,雖然沒有明確的跡象,Minho知道Thomas遠比外表來的纖細,心靈上的纖細,但是又很倔強,不會輕易示弱,感覺未來會是一場持久戰。


 


如此明確的心意Minho遲遲沒有付出行動的原因也在此,因為他不知道Thomas如何想,他們倆甚至連交心的朋友都稱不上,最多只能說是交情不錯,至少比周遭的人都好。這段時間觀察下來,不難發現Thomas對於他人都會保持一段距離,有交情,但僅此朋友而已。


 


這讓Minho不禁想,曾經有誰走進Thomas的內心嗎?雖然他自己也一樣,中學時和同學相處,不管如何稱兄道弟,異種和人類終究有個隔閡,Thomas的狀況和這個十分相似,在異種的生活圈裡,沒有活得特別自在。


 


果然和他的種族有關吧?問題繞回了原點,Minho無聲地嘆氣,就目前的情況看來,得先讓Thomas對自己完全敞開心房才有可能交往,Minho不是抱著玩玩的心態,是這輩子最認真的一次,也會唯一一次。


 


不過現在想這麼多也是白搭,Minho還不算是正式的外勤部人員,如果連最後的測驗都無法通過,壓根沒有資格待在Thomas身邊。明天即將是Minho實習的最終日,會有一個虛擬實境的測驗,以及最終的面試。


 


好想和他說話……那天之後Minho一直沒能好好的與Thomas說上話,總覺得這個時刻更想聽見他的聲音。站起身來,Minho決定直接去隔壁找人。


「Minho?」Thomas開了門「這時間你還沒睡啊?」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


「有點…睡不著。」Minho難為情地說出理由。


「因為最終測試?」


「對。」Minho點頭,雖然這是一半的原因。


「沒想到你會緊張,要進來嗎?」Thomas讓出通道。


「要。」毫不猶豫地點頭。


 


一進到Thomas的房間,Minho不客氣地就往床上撲。


「我不管,我要睡這。」


「聊完天就回你房間。」Thomas坐在床頭「明天測驗我會去現場,你肯定沒問題的。」


聞言,Minho坐起身來「…不要對我這麼有信心,連我都不敢保證能順利通過。」


「擔心實力不足?經驗不夠?」面對Thomas的問題,Minho只是搖了搖頭。虛擬實境目的是要測試人員能否在現場發揮作用,如果Minho對自己的實力是有自信的,那就只剩一個原因了「擔心會失控?」


Minho小幅度的點頭,看著他的身影,Thomas瞬間把要保持距離這件事拋到腦後,捧著他的頭,將額頭貼上。


「沒問題的,快要失控的時候回想我教你的方法。」不需要使用能力,Thomas都能感覺到Minho的焦慮「還記得吧?」


「記得。」深呼吸,溫暖的手掌和額頭的溫度,Minho覺得睡意襲來。


「你絕對會通過,我相信你。」知道Minho的情緒穩定下來,Thomas鬆開手,對方直往他身上倒。


「Min…Minho?」這時Thomas才意識到他們的距離太近,有點驚慌失措「醒醒啊!不是說了回自己房間睡嗎?」


而Minho在他的晃動下絲毫沒有清醒的意思,向後倒躺回床鋪上。


 


這下麻煩了…Thomas只有這想法,他絕對沒有力氣將Minho抬回房間,但也不想和他同床共寢。他很佩服以前能若無其事跟他擠一張床的自己。一看到Minho脆弱的一面,Thomas就心軟了,原本的決心瞬間動搖,輕易的讓對方走進自己的房間。


 


現在怎麼辦?Thomas的房間堆滿了書,根本不可能打地鋪,也沒有沙發之類的家具,床是雙人床,Minho佔用了一半,果然只能睡在床上了嗎?小心翼翼地躺上床,盡可能的往床沿靠過去。然而Minho翻身的動靜讓他嚇了一跳,確認他真的熟睡,關掉床頭燈,Thomas強迫自己快點睡著。


 


 


早晨,Thomas在溫暖的懷中轉醒,看著眼前厚實的胸膛發了下呆,等大腦想通現在的狀況已經是兩分鐘之後的事。快速的離開Minho的懷抱,他急忙去盥洗。少了溫暖的物件,Minho揮了揮手、睜開眼,想起自己睡在Thomas房間的事。


 


待Thomas從浴室出來,Minho還坐在床上。


「早安。」


「早個頭!要測驗的傢伙還不趕快回房盥洗。」Thomas的心情尚未平復,只能催促當事人趕快離開。


「是是是,還早呢。」Minho打著哈欠往門口走「晚點見。」


「晚點見。」聽見關門聲,Thomas摀著逐漸發紅的臉,這時才害羞個什麼啊?Minho的呼吸、體溫、手臂的重量這些感覺久久無法散去,他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了。


 


 


當Thomas到達虛擬實境訓練場,直接進入位於上方的觀察間,Newt已經在坐在裏頭。


「你果然對他很上心啊。」Newt不用看就知道是自家弟弟。


「Minho很有潛力。」Thomas自動自發地坐到他旁邊。


「有潛力沒有用,如果連自身的恐懼都克服不了,豈能去拯救他人。」Newt意味深長地看著Minho腳步有些踉蹌地走進場內。


「你做了什麼?」Thomas激動地站起身來,Minho的模樣明顯有異狀。


「打了點營養劑,完全無害。」Newt的唇邊勾著笑容。


「……你這混蛋。」Thomas瞬間明白Newt的用意,注射什麼並不重要,而是這行為本身對Minho的影響,Newt絕對不會雇用會失控的獸人加入外勤部。


「怎麼能說你哥是混蛋呢。」Newt擺出受傷的表情。


「難道不是嗎?當上局長越發沒人性了。」Thomas扁嘴道。


「我們本來就不是人,談什麼人性。」Newt不以為意的笑著。


和被稱為天才的Newt鬥嘴是鬥不贏的,所以Thomas果斷選擇閉嘴,心思完全放在Minho身上。


 


該死…被打了那針強化劑之後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Minho看著已經長出毛皮的手,一旦失控就會失去資格,努力的壓抑快要爆走的情緒,腦海中響起Thomas的聲音。


──試著動動手指,如果能動代表你能控制你的身體;想著你的名字,你不是無名的野獸;惦記著你所珍視的一切,它們能使你擺脫恐懼和藥物的控制──


 


手指動了下,反覆的握拳與鬆開。Minho啊Minho,真是難看,不過一支針就把你逼到如此,你挨過的針還不夠多嗎?應該早就習慣了啊~說要為了他加入外勤部難道只是個狗屁決心?區區一支針就要讓你失去資格囉~


「吵死了……」Minho收緊拳頭,豹爪刺入掌心,滲出鮮血。


 


而虛擬實境的測驗已經開始,場景在巷弄交錯的晚間,五個槍手對著Minho,快速的躲開射擊,放輕腳步,無聲地摸到槍手後頭將之一一擊倒。當最後一個槍手消失時,場景稍微的轉變,變成白天的森林公園,一頭失控的異種衝進林間,四周響起民眾的尖叫。


「真麻煩。」他最不喜歡扯上一般民眾的案件,不能直接變成獵豹去追目標。


邊疏散民眾的同時,Minho邊往深處移動,確定沒有人以後,轉化為獵豹朝異種的方向奔去。


 


靈巧的閃過交錯複雜樹幹,不一會的功夫就追上狂奔的異種,一個跳躍,在撲上對方的同時,轉化為人形,原本收納於手環的衣物與用具瞬間著裝,Minho掏出麻醉劑刺入異種體內,當異種倒下,虛擬實境隨之結束。


 


「居然這麼順利的就通過測驗了。」Newt覺得有點無趣。


「你太小看Minho了。」Thomas顯得很得意。


「我去準備面試。」站起身來,Newt離開觀察間。


「別太狠啊!」忍不住叮嚀自家兄長,不過Thomas清楚他公事公辦的原則,方才Minho的表現無可挑剔,不過他承認看到他一部份轉化成獵豹時,緊張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呼……」鬆了口氣後,Thomas也離開觀察間,前往局長室等面試結束。


 


 


Minho一本正經地站在眼前這位看起來比他小的局長面前,而讓他最困惑的是對方身上的味道,太過於熟悉,幾乎與某人一模一樣。Newt翻閱著資料,此時完全是做做樣子,他早就讀過他的經歷與受訓報告。


「手法有點粗暴,但表現還算可圈可點。」Newt將資料放下,第一次正眼看向Minho。


「謝謝誇獎。」Minho生硬的應答。


「你…為什麼想加入外勤部?」Newt想了會,選了最簡單的問題。


「因為有必須守護的事物。」Minho不假思索地回應。


「喔。」Newt表示明白的點頭。


「欸?」這樣的回應讓Minho有點錯愕。


「有問題?」


「不問我具體一點的細節嗎?」Minho誠實地反問。


「我沒興趣知道,你看起來也不打算說明,那就不用浪費時間這個問題上。」對Newt而言這個問題只是想確認他在回答時的決心,背後的理由根本不重要「既然都可以熬過那一個月的魔鬼特訓,你必然有堅持的理由,我只是想確認這點。」


「真是讓人意外,我以為你只是外表年輕,想法是個老古板。」Minho直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你當真清楚現在的狀況嗎?」Newt挑眉,居然敢在面試的時候直接評論面試官。


「清楚,你可能會是我未來的上司,但那不代表我必須對你有所畏懼。」Minho不會輕易改變他的態度,尤其面對上位者。


對於Minho的態度,Newt沒有多說甚麼,直接了當的下了結論「你的實力無話可說,但精神狀況不能說完全穩定,未來執行任務時必須時刻注意,任務前後都需要檢查,若是你不嫌麻煩,明天開始就是正式的外勤部隊員。」。


「求之不得。」聽見任命許可,Minho為之振奮。


「面試就到這裡,可以離開了。」Newt放下資料,準備開始辦公。


 


在門外等候的Thomas見Minho走出來,上前詢問。


「如何?如何?」


「順利通過。」臉上的笑容顯示出Minho愉快的心情。


「太好了!」Thomas馬上露出笑容,直接抱住他「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


對於突來的擁抱Minho捨不得鬆手,而Thomas在下一刻就拉出了距離「我請你吃午餐作為慶祝!」


「小心被我吃垮。」與他並肩準備離開管理局。


「才沒那麼容易咧。」Thomas對自己的荷包深度有信心。


「局長是你兄弟吧?」Minho沒由來的問上這句。


「怎麼會知道?我們兩長的一點都不像吧?」Thomas為了避嫌,不會主動對他人說自己與Newt的關係,雖然在管理局有點資歷的都清楚。


「味道幾乎一模一樣,這年紀還一起洗澡有點噁心啊。」Minho沒有發覺自己的話裡帶酸。


「才沒有一起洗澡!只是沐浴乳用同樣的牌子……」Thomas不想承認他常常忘記買生活用品,所以用完就會去跟Newt借,借了就不用還的那種。


「想說都這般大還會和哥哥洗泡泡浴呢。」Minho調侃道。


「誰會啊!」Thomas用力地反駁。記得要去買新的沐浴乳,在內心提醒自己。





评论
热度 ( 31 )
  1. 诸葛子瑜凌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2. 凌墬凌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