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動迷宮】Take Me Home

雪莉:

  ※ 2016/05/22


  ※ Minho / Thomas


  ※ 高中生。


 


  *   *   * 


 


  Thomas從來不是虔誠的基督徒,但他也不曾質疑過上帝。可是直到今天,他也忍不住開始懷疑究竟這些事情是上帝給他的考驗,或者祂在照看人間的時候打了盹。


  下午的那陣雷雨就像在嘲笑他出門時選擇把雨傘留在門口一樣諷刺,特別是他記得今天的降雨機率只有十分之一。唯一令人慶幸的是,短暫的雨勢在他放學前就結束了,所以他沒有機會淋到太多雨,雨後的彩虹也讓他心情輕鬆不少。


  但事後回想,Thomas皺眉,或許這些都只是樂極生悲的前兆而已。他早該知道雨水造成的影響從來不止有下雨的當下,尤其是對需要腳踏車代步的人而言。


  Thomas記得他的母親總是提醒他別騎太快,也千萬別搶快。但是出於一股莫名的自負跟不願墨守成規的天性──Thomas從來不覺得自己叛逆,但他總是想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跨越各種規矩,所以他把這種衝動歸類在天性裡──他經常會做出一些不是那麼聰明的選擇。


  他當然會等紅綠燈,也會乖乖地停在他應該待的位置;可是他很少好好等待紅燈變成綠燈,他總是在燈號轉換的瞬間就已經起步。即使他知道有些車子會搶在黃燈變紅燈前衝過路口,而他的行為會在無形中替他增加多少風險。


  Thomas找過不少理由自我開脫,試圖讓自己的罪惡感從母親的叮嚀中解放。這些自我安慰總是非常有用,至少在事情發生前是。


  雨後的路面比平常都還要濕滑,路上的水灘更是提醒Thomas這條馬路從來沒有自己想像中平穩,只是這些都無法阻止他那一點都不安全的小樂趣。


  但今天他後悔了。


  Thomas一如往常地騎在第三街上。沿途的風景在他八年級後就沒有太多改變,不管是那間別具特色的獨立書店,或者是他最愛的甜點鋪。他偶爾會從那裡替自己帶點下午茶回家,更別提每年的生日蛋糕。第三街的盡頭是楓樹街,雖然相較其他路段來說它並不寬敞,但Thomas的家就位在那條路上的公寓裡。


  他在到達分岔路前就看到燈號準備轉換,所以Thomas並不打算按下手煞車。他很確定只要維持固定的速度,他就會在綠燈的那個瞬間轉過街口──但事情不如他期待得那麼順利。


  當他準備過彎時,一團灰色的東西忽然竄到馬路上,然後在他的車輪前打轉。在Thomas來得及反應前,他的車子已經為了閃躲它而失去平衡。如果是平常,或許他還有機會用他靈敏的反應穩住自己,但他徹底忘了路面上那灘映照著天空的積水。他的輪子壓過水灘時激起了一小片水花,顛簸的道路讓他的視線不斷晃動;金屬撞擊水泥的聲音在天旋地轉中傳進他的耳裡,接著是車輪因為空轉而發出的噪音。他覺得自己的方向感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只有一個事實鮮明地竄進他腦海裡並且不斷膨脹:他摔車了。


  第一個讓Thomas回過神的是左小腿傳來的疼痛。他不確定自己趴在地上後過了多久,但他能肯定只要腳踏車還壓在他的腿上,他一輩子都別想站起來。他的手掌跟手臂因為路面的泥沙黑成一片,Thomas不敢想像下面有多少細小的擦傷,他只能先撐著身體讓自己站起來。


  他拍了拍手心隨意抖掉一些碎石,然後簡單地審視一下自己的處境:他的白色上衣像是一件充滿設計感的裝置藝術,如果不提上面的顏料全是天然泥濘;他的背包沒有受到太多波及,但是他的筆記本卻從沒拉好的拉鍊縫隙中摔了出來;他的鞋子跟褲子同樣無法倖免,但好在漆黑的底色讓它們看起來沒那麼可怕。


  Thomas向前走了兩步,確定自己身上沒有更多傷口後,他才彎下腰抬起地上那台泡著髒水的腳踏車。車子外觀看起來沒有太多損傷,所以Thomas先把它停在人行道旁。接著他四處張望,試圖找出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他現在的慘況。


  馬路上已經沒有其他車子,交通號誌也自顧自地運作著。除了他身上不合時宜的髒污,這裡的模樣跟平常沒有太多區別,好像剛剛那段事情從沒發生過一樣。就在Thomas打算放棄尋找兇手時,一團黑壓壓的東西剛好晃過他的視野,伴隨著一陣奇怪的摩擦。


  Thomas反射性地低頭。一隻渾身溼透又髒兮兮的貓咪正在自己腳邊磨蹭。牠的毛髮因為泥水糾結成一團,毛球跟毛球間還混著不少土石,溼答答的模樣幾乎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Thomas只能隱約看出牠是一隻灰色的虎斑貓,而且年紀不大。


  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所以就是你這傢伙。」他接近呢喃地說。


  Thomas舉起腳脫離小貓的撒嬌。但是當他撿起自己的筆記本時,牠卻晃著尾巴繼續貼上他的小腿。牠瞇起眼睛,用頭頂蹭著Thomas,好像有人在他褲管裡藏了一大把的貓草。


  「嘿,」Thomas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去找別人,去。」


  但是牠沒有理會Thomas。


  Thomas皺起眉毛。他無奈地移動雙腳,重新走向被他擱置在旁邊的腳踏車。他聽到身後傳來細小的叫聲,但他沒有回頭。他把坐墊上的水漬跟泥沙撥掉,然後習慣性地踢開後輪旁的支架。他一個翻身跨越車子,在確定所有東西都上軌道後,他俐落地採下踏板。


  但是在身後彷彿要挽留他的聲音裡,Thomas發現腳踏板踩了半圈後就一動也不動了。他楞了一下,接著他試探般地往後退幾步。連接著曲柄的齒輪隨著動作往後轉一圈,但是當他準備再往前踩時,它就像抵著一塊石頭一樣動彈不得。


  來回嘗試幾次後,Thomas用力地從口中吐出一口氣。


  太好了,他想,顯然剛剛那場車禍撞壞了他破舊的腳踏車。唯一讓人欣慰的是,距離他家只剩下不到一百公尺的路程。


  於是Thomas下車,準備半推半拖地把車子帶回去。他記得家裡的儲藏室有一盒巨大的工具箱,或許他可以從裡面找到一些可用的工具跟零件。

  但他身後的貓叫聲還沒停止。


  Thomas在離開前瞥了牠一眼。如果是在平時,或許他會十分樂意陪牠一陣子,但是這一連串的事情已經磨掉牠太多耐心,更別提始作俑者就是那一臉無辜的傢伙。


  「去找其他人,好嗎。」Thomas單手插腰,說教般對牠道。他不認為牠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但這是他能對牠做出最大的反抗。


  可惜回應他的還是只有一聲軟軟的貓叫聲,還有持續朝自己前進的小毛球。


  Thomas放棄了。


  他垂下肩膀自顧自地朝回家的方向前進,即使他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跟著,他也不打算回頭。


  *   *   *


  當他好不容易回到家,一台熟悉的腳踏車已經停在公寓門口。


  那台車跟自己的一樣半舊不新,車身上的油漆已經掉了大半,原本印在上面的標誌也變得模糊不清。跟自己不同的是,車子的主人是一個亞洲男孩。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錶,表情有點不耐煩。


  東方人的五官輪廓在美國並不少見,但對Thomas來說還是相對獨特。他的短髮緊貼著腦袋,只有額頭上方應該稱之為瀏海的部分無視重力朝天揚起。男孩的眼睛在Thomas的標準中十分細小,但他從不懷疑那裡面藏著多少敏銳的觀察力,尤其是瞳孔中那份深不見底的黑。有時候Thomas會懷疑他眼中藏了一個準備吞噬所有事情的黑洞,而Thomas總是因為無法抵抗而被釣著跑。


  在Thomas觀察男孩的同時,他也終於發現他的存在。


  「哇喔,」混著驚訝跟困惑還有一點調侃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可以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去工地上班了嗎,Thomas?」
  「Minho。」Thomas牽著腳踏車走向他。
  「老天,你看起來噁心死了。」Minho一臉嫌惡地來回檢視他,「還是你剛才跌進馬桶裡了?如果是,拜託你離我遠一點。」
  「我只是發生了一點意外,」Thomas晃了晃腦袋,無力地回答,「你知道,一點小車禍。」
  「『小』車禍?」Minho提高聲音,「你看起來像是經歷了一場連環車禍,Thomas。我等一下會不會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你?例如你讓油罐車爆炸之類的?」
  「我現在沒心情說這些。」Thomas踩下腳踏車的支架,淡淡地說。顯然他最好的朋友身上並不存在同理心這種東西,Thomas在心底咕噥,而且他也從來學不會怎麼關心別人。
  「你的確有更重要的事情該考慮,」Minho翻下腳踏車,隨手把它停在路燈旁,「不如就先從你身上的狗屎開始吧。」
  「我知道,我──」
  「喵!」


  如果要把這短暫的聲音加上一個形容詞,Thomas能想到的只有「迫不及待」。他帶著無奈轉過頭,毫無意外地看到那隻罪魁禍首正站在自己身後。牠端正地坐在原地,尾巴優雅地擺動著,好像在期待Thomas會因為他的好表現而稱讚牠。


  Minho偏過頭,讓自己的視線順利繞到Thomas背後的地板上。「這坨大便是哪來的?」
  「你可以自己問牠,」Thomas聳聳肩膀,「這一切都是牠害的。」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泥巴,還有損壞的腳踏車;最後他的指尖又回到那隻貓咪身上。
  「你們看起來真是相配,」Minho揚起嘴角,「或許因為你們兩個都剛從糞坑裡爬出來,所以牠特別愛你。你懂的,臭味相投之類的。」
  「最好是。」Thomas撇撇嘴。他看向Minho,帶著一點歉意開口,「我猜我今天沒辦法去看電影了。」
  「沒差,我也不想跟一團會走路的泥巴出門。」Minho將雙手抱在胸前,微微仰起下巴,「你先上去處理你的衣服,然後我們再想辦法搞定這台破車。」
  「謝了,Minho。」他點點頭,難得感激地對Minho道。
  「別感謝得太早,」Minho晃了一下腦袋,然後他扯開一個狡詐的微笑,「你欠我一次,Thomas。」
  「是、是。」Thomas朝他丟了一個白眼,很快又張開一個微笑。


  當他拿出大門鑰匙準備上樓時,一個抗議似的聲音叫住他。牠的聲音拉得很長,好像在提醒Thomas是否忘了什麼。


  「我看牠真的很愛你,」不知道什麼時候Minho的背已經靠在路燈上,他的雙腳交叉站著,語調輕盈,「你真的不考慮帶牠回去?」
  「別鬧了,」Thomas回頭看了一眼那隻動著耳朵的小傢伙,「我媽不會同意的。」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對吧?」


  Minho的聲音裡有什麼讓自己動搖了。Thomas從來不認為Minho是個有說服力的人,但他帶著一股天生的影響力──他不確定那是自己的錯覺或是事實──所以他總是很容易成為團體中的發言人,或者一個意見領袖。更重要的是,儘管Thomas意識到這點,他卻從來無法抗拒。


  Minho絕對是個討人厭的人,無庸置疑。但基於某個Thomas也無法解釋的理由,他還是決定喜歡他,而且還和他成為有生以來最要好的死黨──或者,損友。


  「那至少要等到我媽回來。」他掙扎著說。
  「你可以先把牠洗乾淨,」Minho挑起眉毛微笑,「你也不忍心看牠渾身髒兮兮的吧?」
  「你什麼時候這麼有愛心了?」Thomas反駁。他不記得Minho是個愛護動物的人,他甚至看過他拿走別人餵食流浪狗的罐頭,還把它放在路邊的車頂上。那隻可憐的狗狗向他哀號了幾分鐘後,他才終於把牠的晚餐放回地上。
  「我一直都很喜歡小動物。」Minho露出一個誠懇的表情,彷彿Thomas剛才做出了不實的指控。
  「狗屁。」Thomas幾乎是反射性地回答。
  「牠對你一見鍾情,Thomas,」Minho掛上一抹譏笑,「就像你當初看到我一樣。」
  「我很肯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次Thomas送給他很大的白眼,好像Minho說了一個極度無聊的笑話。
  「我說錯什麼了嗎?」充滿揶揄的笑容在Minho嘴邊擴散,「我知道你從一開始就愛上我了。」
  Thomas斜眼看著他,然後他緩緩開口,「我要上去了,你要一起上來還是怎樣?」


  他走上階梯,示意Minho做出選擇。


  「我的答案跟這傢伙一樣,」Minho比了比地上的小生物,「『帶我回家』,Thomas。」


  Thomas從鼻孔噴出一口氣,他決定暫時不要再回覆Minho任何一句話了。他走上門口的階梯準備上樓。


  「嘿,Thomas。」


  雖然他不想理會Minho,但在他準備推開門的一瞬間,Minho的聲音還是成功讓他停下腳步。


  在他轉身之前,一陣短促但尖銳的貓叫聲在他腦後響起。Thomas帶著警覺跟不安轉過頭,然後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一團黑壓壓的東西就這樣朝他飛過來。Thomas幾乎是下意識地用雙手抱住那隻意外起飛的貓,而他的胸口扮演了十分完美的停機坪角色。


  如果不是他天生的好反應,或許那隻貓咪已經摔在地上了。


  Thomas相信自己不是唯一一個被突發狀況嚇傻的人,從他上衣被兩雙貓爪緊緊扯住的樣子來看,很明顯有人也沒有預期會用這種方式貼在自己身上。


  Thomas站穩腳步,「Minho!」他有些大聲地喊。
  「放輕鬆嘛,」Thomas很清楚Minho勇於認錯但永不改過,他也以為自己該習慣了,可是Minho總能創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件,「我只是把你忘記的東西還給你而已。」
  「我說了我沒辦法!」
  「沒問題啦。」Minho走上公寓門前樓梯,順手推了Thomas的背脊一把。
  「你到底哪裡有毛病?」Thomas停在門口,抵抗Minho的施力。
  「你不覺得牠很可愛嗎?」Minho似是而非地回答,「就當作是上帝送你的禮物。」
  「搞什──」
  「喵──」


  一個黏膩的貓叫在Thomas胸口響起,尾音拉得極長。雖然牠的聲音不大,但Thomas跟Minho卻同時停下爭吵,一致轉頭看向牠。


  同時接收到兩組視線的小東西沒有露出任何惶恐的模樣,牠只是在Thomas的胸口來回磨蹭,好像在尋找一個最佳的伸展方式。最後牠像是終於找到一個舒適的姿勢般把頭靠在Thomas鎖骨上。


  「看,」Minho比Thomas更快回神,「多可愛,對吧?沒幾隻貓咪願意這樣撒嬌,Thomas。」
  「你到底在堅持什麼?」Thomas完全搞不懂Minho在想什麼。他的眼睛直直望著他,試著從中找出一個理由。
  「我只是覺得很有趣。」Minho聳聳肩膀,彷彿妥協般答道。
  「有趣?」Thomas用困惑的語氣反問。
  「有趣,」Minho覆述,「這隻貓或者是你,都很有趣。」


  Thomas睜大眼睛,眉毛蹙起。他用全然不解的眼神看著Minho,可是他臉上除了一貫吊兒郎當的表情外什麼都沒有。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Thomas盯著Minho看了幾秒後,他只能勉強擠出這句話。
  「反正,」Minho扯動左邊的嘴唇,「我覺得這傢伙一定可以帶來很多樂子。」
  「我永遠不懂你的邏輯跟幽默。」Thomas評論道。
  「因為你天生就沒有。」Minho從鼻子裡哼了一口氣,然後笑了一下,「走啦,我餓死了。你家裡應該還有東西可以吃吧?」
  「你可以去廁所找找。」Thomas沒好氣地回嘴。


  Minho似笑非笑地看著Thomas,然後用力把他推進公寓。


  或許他早該放棄深究Minho的腦袋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因為這個問題直到世界盡頭都不會有答案。


  Thomas摸著胸前那隻準備入睡的貓,在牠的呼嚕聲中無奈地想。



评论
热度 ( 43 )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