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七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OOC都是我的错




前面章节请戳下面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抱歉这次的更新脱了这么久,前几个月三次元忙的不可开交。不知道这篇文现在还有多少人看的_(:з」∠)_




本文参帝都SLO9(7月23日)摊位已申请,小伙伴们可以去领吃的。本子会有专属短篇漫画番外~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






“如果在别的场合与你碰面,我一定会笑着跟你打招呼,说一些‘你好’、‘好久不见’之类的话。但是在医院里,我应该怎么跟你打招呼?鉴于你刚离开医院仅仅三天!”Brenda医生站在病床前,一边看着拿在手中的Minho的病历,一边生气的说。


Minho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上缠满了绷带,因为大量失血,脸色显得有些白。在结束战斗到达医院之后,那些原本并不明显的疼痛瞬间袭来,痛的几乎让他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他看着他的医生,张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小声的咳嗽了几声,并没有说话。


看着平时强悍的Minho此时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坐在病床旁边照顾他的Thomas忍不住开口道:“我想他现在需要休息。”


Brenda瞪了Thomas一眼,在她看来,真正需要离开病房的应该是Thomas,毕竟她这一次仍然是Minho的主治医生,而Thomas最多只能算,Minho的好友。虽然她始终想不通这两人在四天之内是如何从不认识的陌生人变为好友的。


她又看了一眼拿在手中的病历,伤势虽然看起来严重,只要注意休息,半年左右就能痊愈。“好吧。那我就先离开了,如果有什么问题记得按铃。”她指了指床头的呼号按钮。“还有,要注意多休息。”Brenda看了一眼Thomas,但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在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暗示。她只好叹了口气,转身走出病房,并顺手为他们关上了门。


他们活下来了,不管是Minho、Thomas,那些突击队员们,还是那些被关押在四楼的人质。


在Minho确认那名歹徒死亡后不久,通讯设施就恢复了正常,巧合的不得不让人怀疑。Minho的耳机在之前的打斗中损坏,无法联络到外面的队员;但在恢复通讯的一瞬间,Alby在显示器上确定了各个突击队员的位置,就立刻安排人手进入大楼进行救援。


万幸的是,那个曾经在通讯频道里那个惨叫的队员只是被摔断了右臂,外加轻微脑震荡;其他队员则在大楼里盲目的打转,除了通讯设备失灵,他们没有遇到任何可疑的存在。


至于之前不知道被歹徒控制在哪里的人质,最终在四楼的一个会议室里被找到。大家虽然多少都受了伤,却并不致命,在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之后,就被集体带回了警局。


而这次绑架案中,伤势最重的就是Minho。左肩胛骨骨折、右膝交叉韧带断裂、脑震荡外加多处软组织挫伤,在这样的伤势下,就算是哨兵Minho,也只能乖乖的躺在病床上休息。


Minho的队友们都要忙着回警局记录人质们的口供,根本没办法留人在医院里照顾Minho,于是Thomas自告奋勇接下了照顾Minho的任务,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


Brenda的离开,让病房里陷入了沉默。在忙完了Minho住院的相关事情之后,Thomas终于放松了下来,同时也回想起自己开枪时候的画面。


轻轻扣动扳机,伴随着枪械的后坐力,Thomas甚至能清晰的回想起子弹没入Mark体内的画面。少量的血液从Mark的眼睛里涌出,更多的则是从脑后喷溅出去,在地上形成一大滩的血迹。Thomas记得Mark倒在地上,表情狰狞的瞪着前方,愤怒、疑惑、不敢置信,那恐怖的画面就算是回想一下,都让Thomas感觉自己的胃部不断抽搐,令他想要呕吐。


他原本只是想着要查出导师死亡的真相,他知道自己会因此陷入危险,但他没有想到竟然需要直面死亡。


自己的坚持到底对不对?这样继续下去到底值不值得?如果因为自己的坚持,而让Minho再一次陷入困境该怎么办?这些问题开始出现在Thomas的脑中,他不断衡量着两种选择的结果,他开始动摇。


然而Thomas并不想让Minho知道那些想法,他抬起头看着Minho,想打破房间内的尴尬气氛,扯着嘴角问道:“你还好吗?我是说,你现在感觉好一些没有?”


“很好,这点伤比起以前来说,可是轻多了。”Minho看着Thomas,他有些担心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并不好,Thomas。”


“我可没有受伤。”Thomas睁大眼睛,翘起嘴角,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心情不错。


看到Thomas不想回答,Minho并不意外。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回忆道:“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出任务,我跟着我的一名队友被困在了一座岛上,与总部失去了联络。当时已经是傍晚,又下着雨,身上的子弹也只剩下两三颗。我们在出任务之前约好了离开的地点和时间,如果没有准时到达指定位置,错过了接我们的直升机,我和队友大概只有死在那里了。”


Minho的话吸引了Thomas注意。


“当时身上的GPS都损坏了,我们只好在大雨中依靠直觉判断方向。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我们行进的速度很慢。结果在林子里,我们遇到了一个陌生人。在之前的行动中,我们没有发现过敌方的存在,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样瞒过我方的侦查,进入岛上。”似乎是说了太多的话,Minho咳嗽了两声。他拒绝了Thomas为他递来的水杯,接着说:“当时我们都吓了一跳,显然对方也没有想到会碰到我们。我的队友本想上前和对方沟通,希望双方各退一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各自离开。”


突然的停顿让Thomas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Minho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又有些伤感。他说:“那时的我是第一次出任务,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发现对方身上其实绑着炸药。我戒备的用枪指着对方,直到看到那个人扑向了我的战友,急忙开了枪。但已经迟了,我的战友瘦了非常严重的伤,从岛上回来之后,他就退役了;而我则接受了多次的心理治疗之后,才再一次回到了前线。”


相似的经历让Thomas有些触动,他似乎感受到了Minho当时痛苦的心情。他不知道


“所以你瞧,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快速的做出选择。或许我们的选择不一定是最好的,或许这样的选择很艰难,结果也让我们无法承受;但我们要朝着好的方面想,我们救下了同伴,救了很多人。你只要记住这个就好了。”


Minho的安慰让Thomas觉得好受许多,那些沉重的事情似乎都被Minho轻易的驱赶走了。Thomas忍不住露出微笑,他小声道:“谢谢你,Minho。”


“如果你真的感动了,就给我一个爱的拥抱。”看到Thomas恢复精神,Minho又开始了他一贯的不正经。“对了,要是有人问起枪的事,你就说,是我开的枪。其他的事由我来解决。”还没等Thomas回应,Minho就突然说了一句让Thomas疑惑的话。


还没等Thomas开口问Minho的意思,房间外就响起敲门声,Thomas只好闭上嘴,把疑问咽下肚子。病房外的人显然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还没等到Minho的允许,病房的门就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位穿着警服的长发美女,手中拿着一本文件夹。


    “Teresa?你怎么来了?”Minho看到来人,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没有表情的神态,但还是让女孩看到了。


Teresa眨了眨眼,没有在意Minho一脸的厌烦,她看了坐在一旁的Thomas一眼,笑着对Minho说:“他们让我过来看看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Thomas看着来人,他知道这个女孩是Minho说过的那个Teresa,这让Thomas对她非常警惕。但他并没有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相反,Thomas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非常熟悉。


Minho对Teresa的话没有任何感触,他不耐烦的说:“如果我说不需要,你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生硬的语言就算是Thomas也觉得尴尬,他看了一眼那个女孩,看到对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Teresa听了Minho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走到床尾,板着脸问Minho:“事实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了。”


Thomas听到对方的话,不安的在Minho和Teresa之间来回打量,似乎担心对方看出了Minho另一层的身份。而Minho只是安抚的看了Thomas一眼,平静的问道:“什么事?”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或者说,是我哪里有什么不对,让你这样讨厌我?”终于将心里话说出来,Teresa似乎有些放松,被压抑的愤怒也释放出来。她瞪着眼睛,紧紧盯着Minho,想要找到这一切的答案。


但Minho又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口,他没有选择回答,而是反问道:“队长派你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我以为你们是过来问我Mrak的情况。”


“好吧,好吧。”Teresa虽然气愤眼前的这个无耻的男人又在扯开话题,但正事要紧。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说:“队长确实让我过来问你一下关于现场的情况,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的提问。”


“没问题。”Minho看都不看Teresa一眼,他坐起身子,歪着头对Thomas说:“你可以出去找你的朋友聊聊天,我们这边谈完了,我会叫你的。”


Thomas点点头,就准备向外走,Teresa上前一步,拦住了Thomas的路:“你不能走,我也有问题要问你。”对方的行动让Thomas不得不盯着她的脸,而这让他更加感觉到对方身上透露出来的熟悉的感觉。


“他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结束了战斗。我想案情描述这种事不需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在这里吧?”


Thomas也在一旁急忙解释道:“Minho说的没错。我刚找到Minho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倒在地上了。那个人伤的严重吗?要知道当时我一直在关注Minho身上的伤势,没有注意那个人。”


Teresa不相信Minho的话,她怀疑的看着Thomas,但是她没有证据表明,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孩跟案情有关联。她只好退后一步,给Thomas让出路,然后看着Thomas飞快的跑出病房。


“那么现在,你可以给我说一下当时的情况了吗?”Teresa转过头,气鼓鼓的对Minho说。



评论 ( 2 )
热度 ( 34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