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混同/移動迷宮+超級戰艦】Species Authority: D-7 No.5

凌墬:

※ Minho/Thomas


※現代科幻AU,


※備註:Species Authority,中文使用「異種管理局」,Species為物種之意,參考1995年的電影《Species》之中文翻譯,故以異種來稱呼。是兩部電影的混同,但以移動迷宮的角色為主,另外那對很後面才出場。




5.




「找我有事?」Thomas走到局長辦公桌前。


「我不是說讓那位獸人交由其他人負責?」Newt批頭就問Minho的事。


「交給其他人也沒用,Minho根本誰都不理。」Thomas扁著嘴,自從上次失控的事件已經過了兩周,Minho完全不理人,也無法進行檢查與注射。


「這也不需要你管,讓負責人去煩惱。」Newt盯著螢幕,處理著文件。


「他的負責人是我,我不可能不管他。」Thomas一臉堅決。


從螢幕上移開視線,Newt站起身來,直勾勾的望著Thomas「Tommy,你在執著什麼?」


「才沒有執著,想要幫助同伴有錯嗎?再說是你保護過度,不過是失控一次,Minho也沒有傷人,憑什麼不讓我照顧他?」Thomas受不了,每天每天,Newt只要發現他去Minho那,就會把他叫到局長室叨念。




「我沒有保護過度!」Newt嚴正的糾正「我才想問你幹嘛如此上心?你對他做的事他根本不領情,你何必花精力去照顧一個木頭。」他當然知道Thomas愛管閒事的個性,每一個他救回來的異種,不管對方喜不喜歡他,Thomas都會十分的關心,但Newt覺得總有一天他會因此遇上危險。




「Minho才不是木頭!他只是不信任人類,但不是沒有感覺!」Thomas生氣地脹紅臉。


「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將精力和資源都花在他身上,為他開發專屬的藥物、安排個別的檢查,你要一視同仁啊!」Newt皺起眉頭。


「你是忙暈了還是怎樣?特殊的情況要如何一視同仁?我承認我對Minho比較照顧,但那也是因為你刪減了我的任務,我才有時間去他那!」Thomas大吼回應。


「……既然你這麼說,我就讓你忙到沒時間去找他!」Newt不甘示弱。


「求之不得!」說完這句話,Thomas轉身離開局長室。






氣沖沖的跺腳,Thomas很少對Newt發脾氣,但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怎麼能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Minho好不容易願意和Thomas相處、說話,Minho才沒有不領情……但兩周沒和他說上話也事實,沮喪取代了生氣的情緒,Thomas肩膀垂了下來。




這兩周去找Minho,他完全不理會Thomas,彷彿他不存在一般,自顧自的吃飯、看電視,甚至洗完澡光著身體出來也不在意,Thomas是空氣,那間套房只有Minho一個人在。比起惡言相向,Thomas更受不了這樣的冷漠,Minho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心臟像是被掐住般的難受。




腦袋冷靜下來,Thomas明白Newt說得沒錯,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不理不睬的病患,唯獨對Minho如此在乎,到底為什麼?因為窺探了他的記憶?對他的經歷感到同情?不對,Thomas馬上否認,他是真心的想和Minho做朋友。




關心朋友也沒有不對,Thomas決定先不想這個問題,現在要緊的是與Minho恢復正常的溝通,說真的,讓Minho獨自去面對打針是他思慮不周,才一個多月怎麼可能克服得了十多年的恐懼,身為照顧者他實在是失職。




應該多花時間和Minho相處,偏偏Newt一直打斷,Thomas方才也意氣用事說了那番話,接下來肯定是任務接不完,連那種雞毛蒜皮的任務都會到他手上。加快腳步,Thomas想先去跟Minho說一聲,之後沒辦法每天去見他,雖然這種事用通訊軟體通知也行,但Minho每次都已讀不回,當面說至少能探探他的反應。






踏進Minho的單人套房,他連看都不看一眼的繼續盯著電視,預料之中的反應讓Thomas在心裡小小的嘆氣,走到床邊,拉開椅子坐下。


「Minho,因為一些因素,我接下來會很忙碌,可能沒時間來陪你。」Thomas想了下,雖然可能性很低,但還是想拜託Minho「…如果你願意接受檢查,隨時可以和醫療人員說,你的狀況需要持續追蹤,至於注射的部分我已經請他們等等了。」




Minho沒有回話也是在預料之中的,Thomas當作在自言自語。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電話或傳訊息給我,我會用最快的速度幫你處理。」這些話Minho到底有沒有聽進去,Thomas不得而知,他決定晚點再傳訊息給他當作紀錄「然後…之前的事是我判斷有誤,不管如何在確定你痊癒之前都該陪著你進行治療的,我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對於Thomas的道歉,Minho依舊無動於衷。




話才剛說完,手機就傳來震動,Newt說話算話的馬上派了工作給他,看了下工作內容。


「搞啥啊?異種的現況調查,又不是小學老師的家庭訪問……」Thomas碎念著,站起身來把椅子歸位「任務來了,我先離開。」


Minho依舊沒看他一眼。


「有事一定要通知我啊!」離開前Thomas不忘補上一句。




當門完全關上時,Minho也切掉了電視。


「嘖!」不爽的咋舌,將頭髮揉亂,拳頭狠狠的揍向牆壁,他沒打算讓Thomas道歉的!


一切的緣由不過只是他自己在鬧脾氣,當時Minho真的以為自己能克服那可笑的恐懼,才會答應Thomas不在場的時候接受注射,然而在針頭扎進皮膚的前一刻,他感覺到腦袋一陣空白,無意識地轉換成獵豹的型態,腦袋只想著要逃離。等回過神時,已經躺在床上,而Thomas和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




不理會Thomas是因為他沒臉面對他,自己信誓旦旦的說沒問題,最後還是給他添了麻煩,然後…還讓他道歉了……Minho抹了把臉,雖然不能完全相信這個組織,但他相信Thomas,所以才願意接受治療,原以為自己相信了其他的醫療人員,然而他低估了自己對他人的戒備之心,以及自身的恐懼。




一個二十七歲的成年人像幼童一樣害怕打針,這傳出去肯定笑掉人家大牙,而這個事實正擺在Minho眼前,他是多麼得有自信與驕傲,即使被抓了研究室、受盡了折磨,也沒有磨掉他這份骨氣,現在卻因為打針這件事絆住了腳,這情何以堪啊!




到頭來都是因為那放不下顏面,又或者說Minho看清了自己是病患的事實,卻不願意接受。醫生不會嘲笑病人,所以Thomas並不覺得有什麼,那是Minho的心理障礙,需要克服,可是本人並不這麼認為,明明就只是個該死的打針。




但一個二十七歲的成年人鬧脾氣鬧這麼久也挺幼稚的,還讓Thomas覺得是他的錯……


「搞啥啊……」Minho露出懊悔的神情,Thomas沒有做錯任何事,盡心盡力照顧他,卻換得Minho的臭臉,橫看豎看,該道歉是他才對。




自己的脾氣如何,Minho很清楚,他對人生氣最多一天,而對自己卻是無止盡。大概是父母早逝的緣故,太多事要自己來,不許自己示弱,所以才會如此氣面對恐懼而失控的自己。以前被當實驗品失控可以將原因歸咎於藥物,然而現在完全是自身的恐懼。




那種身體不聽使喚的感覺實在很差,Minho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經歷這種狀況,他真的很想快點恢復正常,Thomas陪伴他那麼多次的注射都平安無事,他真的打從心底的認為沒問題,一切卻事與願違,儘管沒有傷害到人,但離開這裡的日子更遙遙無期。




不過…離開這裡之後要做什麼?Minho沒有任何頭緒,他只是想要所謂的自由之身,但外頭有他的容身之所嗎?以前住的房子過了這麼久早就不在了吧,戶頭大概也凍結了,正確來說,在記錄上他還算是個活人嗎?




現在去想這複雜的問題似乎言之過早,Minho會忍不住去想,離開這裡的那一天該何去何從。待在這裡沒有不好,比起之前的環境,這裡有吃有睡、有電視、有電動,除了一樣被關著以外,幾乎無可挑剔,卻依然渴望自由。




如果一走了之,那傢伙會很難過吧?猜想Thomas會皺著眉、板著臉的送他走,Minho被自己的想像給逗樂,不禁笑出聲。想到Thomas豐富的表情,他的心情好很多,何時能出院Minho也說不準,那之後的事情到時再說,現在對Thomas道歉要緊,等他過來一定要說清楚。




□  □  □




Minho真覺得上帝在整他,懺悔之後卻沒有贖罪的機會,如同Thomas所告知的,他完全沒空來找他,Minho等了一周,怎樣都沒見到Thomas的身影。平板上的通訊軟體也沒傳來消息,Minho望著那沒有下文的對話畫面,想著要不要自己先連絡他。




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起頭,畢竟他對Thomas不理不睬了兩周之久,不是面子的問題,而是Minho感到尷尬,用道歉開頭太草率,他希望當面對Thomas說,不道歉又很奇怪……這玩意實在是很麻煩,看不到對方的反應、也不能給對方最真誠的道歉。




……還是先傳一個問候吧,然後再說想見他有事想說。Minho決定之後就按起字母,很快的將訊息傳過去。現在只要等Thomas回應就好,不知道他會先回復,還是先過來呢?Minho難掩心中的期待,希望Thomas趕快看到訊息。






命運捉弄人,Minho又等了一週,訊息遲遲未出現已讀,以往Thomas有訊息很快就會回應,而現在連看都沒看,感覺那小子忙翻了。Minho記得Thomas說過因為某些因素會任務量會增加,他是惹到上司嗎?那小子在前線沒什麼用處,處理簡單的任務也不可能沒時間看手機,他到底去哪了?




Minho從來沒有等人等的如此焦躁,除了想早些對Thomas道歉外,同時擔心他的安危,雖然之前對他冷嘲熱諷的,可Minho知道那些任務存在著危險性,不管任何異種,失控起來絕對不鬧著玩的,更別說Thomas那麻煩的能力,需要接觸才能使用。




他有提過自己沒有搭檔,是以多人組隊的方式進行任務,換句話說,現階段這個管理局沒有人能兼顧Thomas的同時迎戰敵人,看來弱的不只是那傢伙,整個外勤部也不過這樣。然而這結論讓Minho更加煩躁,難怪他身上偶爾會有傷口。




該死的!原本在房間踱步的Minho狠狠地踢了下床,他無法離開這間房間,也無法與外面的醫療人員確認Thomas的行蹤。自從他最後一次拜訪他後,壓根沒有醫療人員來關心Minho,只有餐點正常的供應,沒有其他人進來過。就算其他人來,Minho也不想和他們打交道,他只想知道Thomas是否安全。




。雖然這樣說很觸霉頭,但Minho一向覺得自己的直覺很準,尤其在壞事上。在房間轉了好幾圈之後,Minho坐回床上,他發現自己如此焦慮也無濟於事,至少管理局是不會讓Thomas有事的,他說過沒有治不好病,他有王牌,但千萬不要用上。




不管如何,他還真有點想念那小子傻呼呼的臉。






翌日晚間,那小子正坐在地板上呼呼大睡,傻呼呼的臉上多了紗布與透氣膠布,這是Minho走出浴室看到的景象。




「搞什麼啊……」


在洗澡完全沒有聽見這傢伙進來的聲音,也沒有查覺到,以前很容易就察覺他人的氣息,難道是感覺變鈍了?Minho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蹲下身來,血腥味隨之撲鼻而來,都傷得這麼嚴重還過來,不過能走動代表都是皮肉傷吧?




在腦中碎碎念著,Minho將Thomas打橫抱起,安置在床上,自己拉椅子在旁邊坐下。果然和他猜得差不多,受傷了,而且不少。火氣隱隱約約地從腳底爬上來,何必生氣呢?他不過是認識幾個月的傻小子,他的死活應該和我沒關係吧?




即使這樣想,怒氣沒有平復的跡象,Minho也不清楚自己在生氣什麼,或許是Thomas的不小心、亦或是其他組員的無能、最有可能的是他在氣他自己。抹了把臉,將那無理取鬧的想法壓下,Minho瞥到平板顯示著提示燈號。




查看平板,是Thomas稍早傳來的訊息。


『!!』


『我馬上過去!』




短短的兩行,瞬間衝擊了Minho的內心。放下平板,凝視著Thomas熟睡的臉龐。


「傷患就該好好養傷啊。」伸手撫摸對方的頭,Minho沒有發覺這動作是如此的溫柔。






眼皮動了下,Thomas緩緩的睜開眼,久違的天花板讓他有點疑惑自己在哪,偏頭看見Minho坐在椅子上睡覺,昨晚的記憶清晰了起來,原本打算等他洗好澡,結果先睡著了,不過我應該是睡在地板上的……Thomas瞬間想通就感到很難為情。




「Minho、Minho。」Thomas推了推身旁的獸人。


「唔…?你醒啦…傷口痛嗎?」尚未清醒的Minho聲音有點含糊。


「不怎麼痛了。」Thomas想起身下床,把床位還給Minho。


「嗯……」Minho爬上床,順道將Thomas押回床上「我再睡一會……」


莫名的又躺回床上,Thomas愣了一會才搞清楚狀況,他正被Minho當成抱枕抱在懷裡,因為體格的差異,他完全掙脫不開。所以…現在只能睡回籠覺了嗎?Thomas抬眼看向Minho熟睡的臉,整夜都把床讓給我,當個抱枕也沒什麼,閉上眼,他也想再睡一會。






兩人再次醒來已到中午,早餐和午餐已經送進來,肚子不約而同地發出抗議,二話不說先用餐。


「怎麼把自己搞得傷痕累累?」Minho先開口。


這問題讓Thomas愣住,沉默了許久才回答「……我們找到當初關你的那間研究室。」


「然後?」Minho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


「其實已經觀察一段時間了,前陣子找到突破點,上週全員參與攻堅,手機被收回保管,所以我很晚才看見你的訊息,抱……」道歉還未說完,就被Minho打斷。


「又不是你的錯,幹嘛道歉。」塞進一口牛排「受傷是因為實驗對象還是人類?」


「都有,有些獸人即使麻醉還是有攻擊性,那些保鑣更不用說,光是要接近他們就要費一番工夫。」Thomas有點佩服自己居然能活著回來。


「你單獨對付敵人?」Minho面露驚訝。


「我沒有搭檔啊,當時的情況我也不能成為其他人的累贅,只能硬著頭皮上了。」Thomas無所謂的聳肩「雖然我近身格鬥不強,但摸到敵人身後我很拿手的。」既然自身的武器不能正面對決,搞偷襲也不算太卑鄙吧。


「真命大。」Minho明顯的鬆了口氣。


「運氣也是實力之一啊。」Thomas俏皮的露出笑容。




兩周的時間就讓他如此懷念這笑容,Minho放下刀叉。


「不吃了嗎?」Thomas注意到他的動作。


「Well…」Minho停頓了下「之前是我的問題,你沒有錯。」


「之前?」Thomas沒反應過來。


「失控的事,是我鑽牛角尖,無端遷怒你,抱歉。」Minho誠懇的道歉。


「別這麼嚴肅,你不用道歉,我也有疏失。」Thomas萬萬沒想到Minho會如此慎重的道歉,同時也鬆了口氣「我還以為被你討厭了。」


「你又沒做什麼,沒理由討厭你。」正事說完,Minho繼續吃著午餐。


「嘿嘿~」Thomas傻笑著。


「幹嘛?笑得這麼噁心。」故意裝出厭惡的表情,實際上他的目光幾乎沒有從Thomas臉上移開。




「沒事。」Thomas心情愉快連繼續待在這會被Newt唸到耳朵長繭的事都可以忘。



评论
热度 ( 25 )
  1. 凌墬凌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