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

vanillashake:

托马斯从睡梦中惊醒。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把自己抱成了一团。


他们身边的火堆已经熄灭了。


其他人依旧各自躺在地上,托马斯努力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试图不会吵醒他们。


他们都太累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想他梦到的那个人。


他梦到他全身被插满管子,放在一个容器里,闭着眼,就好像死去了一样。


托马斯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揪得紧紧的,他们怎么可以那样对他。


“民浩…”他想呼唤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只剩下了哽咽。


他不该让他们带走他的。


他努力地回想着,想从中得到一点慰藉。




**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迷宫的大门外。


民浩像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对着他笑,喊他菜鸟。


但是下一秒他又拿着谴责的眼神看着他并告诉他真相必须等到艾尔比回来才能决定告不告诉他。


他的性格似乎每分钟都在变化。


托马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又或者,这只是他对待新人的方式。


但他还是上去帮他脱下了勒在胸前的带子。


毕竟他看上去喘息地有点过了。


“谢了,菜鸟。”民浩顺从地让托马斯上下其手,或者应该说,他根本就不想抗拒。


托马斯抚过他跳动的胸肌和强健的手臂,硬邦邦的肌肉显示着它们的力量。


民浩脸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他一口气喝光了艾尔比拿回来的一大桶水,他真的渴坏了。


然后他说他发现了一只死掉的鬼火兽。




**


托马斯知道自己的好奇心似乎过于强烈,对于这些已经习惯生活在迷宫里的人来说也许不是好事。


甚至可能会被当做不幸的征兆。


但他明白自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他渴望知道这个迷宫的一切,他渴望逃离出去。


尽管他依旧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但他决定去遵从自己心底的想法。


他要成为行者。


虽然纽特只是玩笑般地说了一句可以去找民浩,但托马斯认真地思考了这件事。


他在行者们聚集的小屋外截住了民浩。


“菜鸟,你说你想当行者?”民浩挑高了眉冷笑了一声。“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行者吗?勇敢、力量、敏捷、速度,拥有这一切也不代表你就能成功被选上。”


他拿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托马斯的胸,“你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闪客。”


托马斯倔强的盯着亚洲少年蔑视的黑色眼睛,“我只是觉得应该试试,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一阵沉默。


民浩突然抬手捏了捏托马斯的手臂,“好吧,菜鸟,我会把你的名字放到议事会上让他们决定的。”


托马斯惊讶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不过,”民浩歪了歪头咧嘴一笑,“你得先陪我一下。”




说实话托马斯在民浩说陪他一下的时候有点紧张。


就像他们不记得是怎么获得鸡、羊、甚至摩天大楼这些概念但就是知道一样,他的身体里升起了那么一点背德感。


感觉很奇妙,就好像他的大脑虽然不记得,但他的身体却知道一样。


他开始怀疑他的身体和灵魂是不是曾经分开过至今仍未融合。


民浩带着他走到了森林深处。


那惨白的阳光细碎地照射进来,托马斯眯了眯眼,看到了一座墓碑。


上面写着“给予所有想要逃出迷宫人的借鉴”。


那里只有半副人的骨架,切口平整,陷在沼泽里。


托马斯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撑着一棵树,呕吐了起来。


民浩漠然地走到另一棵树边,直到托马斯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才开口道。


“他绑着树藤从传送口下去的时候,我们以为最多会什么都没有。”


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托马斯看见一只刀锋甲虫从上面爬过。


“下面的东西切开他就像用刀切黄油一样简单。”


托马斯想起早上吃的黄油三明治,又开始想吐了。


“所以,菜鸟。”民浩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托马斯,脸上带着笑,但是笑意只流露在表面,他的眼里一片冷意,还有点同情。


“到迷宫之后,记得跑,不要停。”


托马斯觉得好像有什么堵在胸口一样,可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吐的了。


他用力地咬住下唇,才阻止了自己就要脱口而出的问题。




**


他跑进来了。


他真的进来了。


托马斯背靠着已经关上的大门,惊魂未定地看着前方同样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的民浩。


他的心脏在叫嚣着要跳出他的胸膛,他想站起来,却无助地发现他腿软得只能踉跄几步。


民浩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放开了拽着艾尔比的手,成大字型摊在地上,微微侧脸喘息着看向托马斯。


他的脸上满是尘土和泥泞。


“很好……你成功地害死了你自己。”


民浩的眼神看起来就好像如果他还可以动他一定会扑上来把自己揍一顿一样。


托马斯觉得有点委屈。


纽特他们害怕迷宫,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放弃。


迷宫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和阴影,他们也见证了太多人的死亡。


他们没有勇气打破规则。


但他是个菜鸟,就算民浩带他去看的那半副骨架也阻止不了他救人的心。


纽特说民浩很聪明,绝对不会迷路,所以唯一的可能只有他遇到了意外,一个可能会让他回不来的意外。


在托马斯几乎要去相信这个让他心碎的推测的时候,他不希望再因为无动于衷而去忍受失去什么的痛苦了。


所以他跑了起来。




“没有人能在迷宫里活过一个晚上。”


托马斯查看艾尔比的伤势时听到民浩这样喃喃道。


“什么?”


托马斯转过头去看民浩,却被对方脸上的绝望震惊到了。


“我说我们都要死了。”民浩痛苦地看着托马斯,“那些东西,鬼火兽,我们会很快就被找到,然后被残忍地杀死,就像本一样。”


托马斯想起被大家一起流放的本。


第二天只剩下了一个项圈,被民浩随手捡了回来。


“不,我们不会的。”托马斯停下胡思乱想,试图安抚道。


“你根本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可怕!”民浩的脸上交织着惊慌和恐惧,拒绝一切善意的交流。


托马斯简直想给他脸上来上一脚好让他看着自己。


然后他们听到了那可怕的野兽般的叫声。


民浩站了起来,他们就那样对望了几秒,直到民浩的表情变得死寂,托马斯第一次感到了真切的绝望。


“托马斯,对不起。”民浩的声音听起来万分的痛苦,“我得走了。”


“艾尔比怎么办?”托马斯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地那么厉害。


“他已经死了!放弃他吧,托马斯,跑,不要停。”


民浩强迫自己扭头,他不能让负罪感压垮自己,他还没有崇高到为了救一个快死之人牺牲自己。


“不,我要救他。”托马斯固执地拖着艾尔比,“一定会有办法的。”


民浩握紧了拳头,“对不起。”


托马斯看着民浩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的心里一片冰凉。


他怎么能抛下我不管。


他怎么能这么做。




**


托马斯狂奔在通道里。


身后的鬼火兽逐渐逼近。


虽然他成功地把鬼火兽从挂在树藤上的艾尔比身边吸引了过来,但坏消息是鬼火兽已经增加到四只了。


他只能不停地跑。


突然黑暗里伸出了一双手将他拉了进去。


他的尖叫被堵在了另一张嘴里。


民浩给了他一个深吻,他吻着他,粗暴地更像是在确认彼此。


托马斯惊吓之后用力地回吻,他知道他没有抛弃他。


事实上他们只吻了几秒,却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民浩拉着托马斯的手继续往前跑。


他们把鬼火兽引到了悬崖,并且让他们一只一只地掉了下去,直到最后一只也被他们踢下了悬崖。


托马斯跪在那里,忍不住哭了起来。


民浩抱着他,嘴里不停地说着“你做的很好”和“对不起”,托马斯已经不想去管民浩会不会觉得他哭的像个娘儿们一样了。


他们互相拥抱着,却没有谁想要提起刚刚的那个吻。




他们活着走出了迷宫。


托马斯带着纽特他们去放下了还被挂在半空的艾尔比,他还想看一下情况,却被民浩强硬地拉走了。


“现在你需要的是睡眠、食物和水。”民浩黑亮的眸子盯着他,他在里面看到了温柔。


好吧,他确实觉得有点困了。


“走吧,英雄。”


不得不说亚洲男孩长着一张很端正的脸,至少在他微笑地看着你的时候,托马斯觉得自己是拒绝不了的。


剩下的问题,就在睡醒之后再解决吧。


tbc

评论
热度 ( 21 )
  1. 诸葛子瑜vanillashak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