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keeper?guardian!(CH6 abo)

Ansu_Moon:

CH1 CH2 CH3 CH4 CH5


chapter6.朋友




据Thomas所知,垒球队的大多数队员都出自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或文理学院,就算有例外队伍里也鲜少会出现医学生们的身影(毕竟垒球队大多数重要的比赛都会集中在学期中和学期末),但如今看来,Minho就是那个例外中的例外。


Thomas是在恍惚中从Newt的玩笑里听出来的——Minho是个未来的牙医。同时这也是他走进教室前得到的唯一有用的信息——前往公共课教室的一路上,更多时候,Thomas都处于大脑放空的状态。不管Brenda、Newt和他说什么,都只是用鼻子哼出的几个模模糊糊、高低不同的音调来回答。


他也不怎么能解释得清,为何自己会紧张得无所适从。似乎只要和Minho沾上了一星半点关系的事情,他都解释不清。


在Thomas看来,Minho这类校园万人迷,除了一些连Thomas这样的校园菜鸟也必须参加的集体社交活动,几乎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事与愿违,今天一大早,Minho的绯闻女友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不仅如此,此时此刻他们还得一起上同一堂课,并且……


“我和Newt得讨论比赛的一些东西,真的很重要,Tommy。”Brenda眨巴着眼睛说道,“你也不想看见我们坐在第一排滔滔不绝,被教授赶到门外吧?”


“疯小姐的课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就当帮个忙吧,Thomas。”Newt也请求道,“再晚后面那两个位置也没了。”


和Minho坐在一起?度过五十分钟?Thomas打了一个冷噤。不用细看Thomas都明白此刻有多少饱含期冀的目光落在迟迟未入座的Minho身上。


环视四周,上个星期还仅是零零星星坐着二三十个人的阶梯教室,如今已挤满了闻讯而来(Thomas猜的,但他坚信如此)的omega和beta们,剩余的四个位置也两两分隔在了教室的最前和最后排,让Thomas一行踱进教室后就傻了眼。


“就……不能下课再谈吗?”Thomas伸长了脖子,有些不解地问道,“还有午休时间啊,你们可以一起去食堂。”


“我们得去找教练。”Newt耸了耸肩,脑袋偏向一侧,再缓慢地摆正,“最近几天也都没有时间了,周末就是Brenda的比赛。”


“为什么不发信息?推特、脸书……?你们不是社交网络狂人吗?”Thomas不死心地追问道。


“天哪,我们可以面对面谈,为什么还要借助那些东西呢?”Newt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问。


Thomas说不出话了,他觉得这很像是Newt突发其想的恶作剧,但他实在找不到令Newt这么做的理由。


“好吧。”Thomas喷出一口叹息,他用力挤了挤眼睛,连续的眼部运动使得他原本清晰的视野模糊了片刻。


“我想你会喜欢午休时的鸡肉馅饼的,我买单。”Brenda拍了拍他耷拉下来的肩头。


“我该说谢谢?”Thomas无可奈何地挤出一句。他的眼眸微微下垂着,貌似漫不经心的目光擦过了等待在旁的Minho,却发现对方正无所事事地端详着脚下的木质地板,全然不关心他们的对话。即使是意料之中,Thomas还是不由得瘪了瘪嘴。


Brenda没有漏掉这个小动作,她蜻蜓点水般地吻了吻他的脸颊,半是安慰半是鼓励地承诺:“下课见,Tommy,我保证时间会过得很快的。”


Thomas目送他们踏上台阶,一轮深呼吸后,迈向了不远处的空位。






现实不容乐观,屁股刚刚落到座位上的那一刻Thomas就后悔了。


他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心脏再次背叛了他,只因为Minho小小的一个侧身就狂跳了起来。狂乱的砰砰声震痛了Thomas的胸腔,连带着点燃了他的脸和脑子。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Thomas将夹在腋下的书本们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隔开了自己和Minho随意搭在桌沿的右手,然而力度也近乎为砸——Thomas的大脑里猛然闪现过无数的想法,但无一例外都关乎于近在咫尺的Minho会怎么看待他突现的异样。


Minho停止了和坐在另一侧的同学的攀谈,周围的人也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


Thomas沉默着把书本扒到跟前,支起额角,以此掩饰自己的自责和尴尬。Minho的注视让他如坐针毡,身上每个被扫视过的地方都不由自主地绷紧。而他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他是个好演员,明面上还能够强装出泰然自若的假象。


“你还好吗?”有人关切地问道。


“很好。”Thomas点着头,敷衍地答道。撑在头上的手遮住了他的视线,使他不用直接看到Minho的脸。这一叶障目的行为无异于骆驼遇到灾难时将头埋进沙石中,但仍然给予了他就此时而言难能可贵的心安。


Thomas就这样自欺欺人地藏在自己的手掌后,用残存的理智警告着自己,强迫自己赶紧冷静下来。上帝保佑,不一会儿Minho与旁人的谈笑声就再度响了起来。


说不定人家压根就没有和我搭话的兴趣,Thomas自嘲地想着,放下了手,顺势从书堆中抽出这节课的课本和笔记。


摊开书本的瞬间,Thomas的双眼再次不受控制地飘向了Minho——黑色的笔杆随着均匀的呼吸在他的指关节上划出漂亮的圆圈,压在手肘下的记事本和Thomas的一样有着棕色的外壳。


“本子不错。”Minho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Thomas完全愣在了原地。他呆呆地抬起头,看着Minho和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不安分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想要像平常那样顺其自然地道谢,却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Minho完美无瑕的笑容就像个重磅炸弹,让他的所有神思和语言构造能力都在一霎那灰飞烟灭。Thomas觉得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一定傻透了。


虽然没有得到及时的回复,但好在Minho是个不折不扣的社交高手。他为Thomas呆滞的表情嗤笑出声,弯弯的眉毛展现出的全是友好。“放轻松,greenie。”


Thomas的心跳漏了一拍,原本即使过快也好歹还算稳定的节奏变得乱七八糟。脸上灼热的温度提醒着他,此时他的表现有多么容易令人误会。Thomas必须澄清。他的嘴唇开合了几次,最后才吐出了感谢,往日再平常不过的一个词汇如今竟成了难言的折磨。


Minho愉悦地看着他,温热的吐息越过不足二十厘米的距离,洒在Thomas的鼻尖。“我听说新来的家伙很特别,现在看来的确如此。”他打趣着说。


“相信我,实际上我也不想成为特别的家伙。”Thomas滑动了一下喉结,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暗示性的控告,“然而事实往往与你希望的不一样。”


“幸福生活的前面总是难免有考验,童话故事尚且如此。”Minho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瞧着他。


Thomas一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童话故事?人生哲学?他们甚至连正式的自我介绍都没有。


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Minho开口道:“Minho,很高兴认识你,greenie。”


又是这个词,尽管它在Minho的口中没有那么难听……“Thomas。”Thomas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们握了握手,Minho的手心像有个隐形的小火苗,温暖无比。






和Minho对话不在Thomas的人生计划表里。就算半个小时前,Thomas都还认为他们如同两颗平行的行星,彼此行驶在自己的轨道之中,永远没有交汇点。而现在,短短五分钟的闲聊里,他们就都把彼此划进了自己朋友的范畴——不那么亲密,但也会在碰面时用一声问候代替冷冰冰的擦肩而过。


上课铃响起来的时候他们同时发出了遗憾的嘘声。大名鼎鼎的“疯小姐”嘴里神叨叨地冲到了讲台上,让他们又一起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Thomas舔了舔嘴唇,尝试着把眼睛转移到课本的字里行间而不是依旧死死盯着Minho黑色的双眼。他的脸不再那么火辣辣的,不过仍透出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


扭头的时候,Thomas的余光瞥见了Minho提起书包,翻找着什么。他先是装作没有注意到,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声提醒,Minho那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双肩包的背带正在许久未清洁的地面上扫来扫去。


“哇哦!谢谢,我可不想重洗一次。”Minho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他说这话的声音不小,顿时便在因上课而静寂下来的教室引来不少人的侧目。“疯小姐”瞪了他们一眼,Thomas抿紧嘴巴,埋下了头。大约十余秒后,Minho用手肘撞了撞他的小臂, Thomas疑惑地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他。


Minho盯着他,等到Thomas有些奇怪地皱起眉后,才犹豫着问道:“能帮我一个忙吗?”


“没问题。”Thomas为他眼里的认真颤抖了一下,一口答应了下来,“怎么了?”


“啊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Minho眯起眼睛,蕴藏在里面的严肃瞬时消散开来,“算了,不提那个了……”


Thomas偏着头等待他的下一句话,神情中的困惑越聚越多。


“如果你愿意的话,”Minho看了讲台上讲得兴高采烈的“疯小姐”一眼,“下课前十分钟能叫醒我吗?”


“叫醒你?”Thomas狐疑地重复了一遍,说真的吗,在“疯小姐”的课上睡觉?


“没事的。”Minho把笔夹进本子里,推到一边。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现在正坐在第一排。”Thomas惊愕地看着Minho脱下牛仔外套,随意塞进背包中。黑色的运动T恤被他的胳膊撑出了足以秒杀学校里大多数alpha的完美弧度,令Thomas情不自禁地鼓起了相同部位的肌肉,然后在看见自己相比较而言,可怜兮兮得不值一提的曲线后,闷闷不乐地放松了臂膀。


Minho往下缩了一缩,确保头能够较为舒服地枕在椅背上。他抱起双臂,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对Thomas说道:“补觉而已,她不会管我的。”


Thomas发现他真的不太能理解这类校园明星的想法——就只是在一个疯狂得离谱的女性alpha的课堂上睡一觉而已。


“不信待会儿看吧,你只要记得提前叫醒我就好了,greenie。”Minho伸出手揉了揉Thomas毛茸茸的脑袋,为他张口结舌的样子翘起了嘴角。


等Thomas从过度惊吓导致的灵魂出窍的状态神游回来时,Minho已经阖上了眼。




距离Minho嘱咐的叫醒他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即使内心中充满见了鬼似的惊奇,Thomas还是不得不承认Minho说的没错——“疯小姐”完全没有在意Minho是怎么大大咧咧地抱着手睡了一整节课的,不但如此,这堂公开课还有了前所未有的平静——没有人被要求大声朗读课文节选,也没有人因窃窃私语而被嘲笑信息素的味道……甚至最让人心惊胆颤的点名抽答都莫名其妙取消了。


Thomas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疯小姐”一反常态的作法也许乍看十分美妙,然而认真思考原因后却令他毛骨悚然——Thomas找不到确切的原因,不过想来是和Minho相关。


“没有人会不喜欢Minho的。”Thomas的耳边突然自动播放了Brenda的话。看来他们的alpha老师也“难逃此劫”,Thomas摁着手里的圆珠笔想道。


他偏过头,发现不远处一个陌生的alpha男孩朝他笑了笑。Thomas愣了几秒,回了一个同样的微笑。不过下一秒那个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


男孩微微侧向他们的方向,指了指睡得正熟的Minho,又指了指Thomas,无声地说出了一个词汇——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是一个饱含深意的“Together?”


Thomas这辈子都没那么疯狂地摇过头。好在失望地耸过肩后,男孩还是转了回去。Thomas捏紧了手里的笔,一阵眩晕。


这个突发事件如同110分贝的警铃,敲晕了Thomas也敲醒了他。只要他还和Minho、Rachel有接触,这类事情就不会停下。而非常明显,那违背了他转学后低调处世的初衷。


苦涩和愤怒溢满心间,融合成了无以言表的悲哀。也许他和Minho注定没法做朋友。


Thomas卷起袖子,看了看腕表,是时候叫醒Minho了,他却忽然开不了口。也许在Minho醒来的那一刻,他们维持了一节课的友谊就该终结了。


“这不怪我们。”他想,目光细致地描摹过Minho脸部的轮廓。如果他们可以早一点认识,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甚至,更多。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挂上笑容,用力推了推Minho。“时间到啦,伙计。”









评论
热度 ( 43 )
  1. 诸葛子瑜Ansu_安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