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Beating Heart 02.報告

Cha Yor:





特殊種族學園AU.哨兵嚮導. OOC有




原作:The Maze Runner 移動迷宮




Beta:望霧




CP:Minho/Thomas








在做能力測試之前的那個禮拜Thomas沒有去上課。之後依舊如此。除了測試時的夢境有可能時不時突然在夜晚找上他以外,Thomas並沒有發現身體有任何的變化,就連原本會不時出現於他腦中的雜音也消失了。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乾等分班報告下來,可是過了一個禮拜依然沒有音訊。在這期間,他跑到學校的圖書館看書,度過他整天無事可做的日子。


 


對了,他還順便看了種族史學簡論。


Thomas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把那本書看完的。它的大小是一本講義的正常尺寸。但,它的厚度可就不太一樣了。它至少有8公分厚。意外的是他竟然還蠻喜歡看這本書的。因為光是它,就可以打發掉他五、六天的時間,正好是他所需要的。


 


今天Thomas決定休息,而他所謂的休息。就是待在宿舍裡躺在床上,讓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說白就是不想起床,他任何事情都不想做,就只是躺在被窩裡,盯著空白的天花板。然而,他的腦子似乎不肯休息,他的腦袋裡卻一直回想那個夢境,就像播放電影一樣,它不斷重複。沒有任何停頓,更不可能會有〝中場休息〞。就是開始、然後一模一樣的內容,接著結束。永無止盡。


 


那個夢境。Thomas想要了解當中的含意。他不懂夢和他的種族或是屬性到底有何關係?Mary都請他描述當中的內容了。這就表示那絕對不是單純的夢而已,一定還有什麼意義藏在裡頭。


 


不過,讓他感到最奇怪的是。那女孩的面容、梅花鹿的樣子、燃燒的營火、四周高聳的巨牆以及迷宮幽地裡的景物,全部。Thomas都記得一清二楚。唯獨,那個少年的長相他記不起來,他試著記住他的特徵。但是一醒來後便沒有任何的印象,只知道對方是個少年。


 


知道那少年是誰。其實對Thomas生活並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只是他那過剩的好奇心又開始作祟,讓他越來越想知道對方的長相或是名子。每多做一次夢,那個感覺就更加強烈。


 


Thomas不自覺的鎖緊眉頭,把臉埋進柔軟的枕頭。


閉上雙眼,陷入黑暗之中。又是同樣的夢境。


 


不知道過了多久,Thomas突然醒過來,看見窗外高掛著明月。房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他抓抓有些雜亂的頭髮,稍微打個哈欠。拿起手機看時間。


 


應該是Chuck,他想。走過去開了房門,發現門外的人不是他所想的。而是他最要好的女性友人──Brenda。


Thomas訝異地盯著眼前的女孩,而她毫不客氣的推開他,直接步入房裡。


 


他們有段時間沒見到面了,她給他的感覺依然就像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簡潔的黑色短髮,俐落的身型,單刀直入的言語。跟一般的女孩不同,她不會刻意去打扮,或是炫耀自己穿的多美麗。這讓Thomas對這女孩的印象值大大加分,他們很快的就成了〝好兄弟〞。還有一點,他從來沒跟Brenda提到過。就是由於對方太過男性化,他好多時候真的會把當成


 


這時,Thomas才反應過來,關上身後的門,向她走去。「Brenda,妳怎麼會......」,他忽然停下。看著對方。他似乎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一定是Teresa,她叫Brenda來看他,因為一般生不可以隨便踏入這個校區。而Brenda是她的好姊妹,同時又是異變生,再加上Thomas和她是感情不錯的朋友。這樣看來,理所當然是由她來觀察情況。


 


他稍微皺了眉。


Brenda看Thomas的表情就確信他了解眼前的情況,但她還是挑挑眉,笑道。「來看我們最可愛的弟弟過得好不好,這還需要問嗎?」


 


Thomas挑了下眉。


「不,Brenda。說吧,Teresa有什麼事要找我?」


Brenda噘噘嘴「不能聊個天嗎?我們很久沒見面了耶。」她看向Thomas,翹起嘴巴,瞇起雙眼。Thomas只是一臉無奈的拉出椅子坐下。


 


「我知道妳才沒那閒情逸致。」


Brenda走到另張椅子,在Thomas面前坐下。嘆口氣,最後決定妥協「好吧。她要我來問你的分班狀況。」


 


他沒有回答,只是咬了咬下唇。


 


「結果還沒送來?不可能啊,最晚昨天也該到了。」她皺緊眉頭呢喃著,音量很小。使得Thomas不清楚她是跟自己講話還是在自言自語。當他正在猶豫要不要回她話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Thomas直覺認定這一次一定是Chuck,他走過去開了門。


 


他的直覺是對的,站在門外的正是Chuck。他的室友一進門就興奮的盯著自己,讓Thomas有種汗毛直豎的感覺。


「Chuck,可以請你別再用那眼神看我朋友嗎?」Brenda說道,撇撇嘴。Chuck的小臉蛋微微發紅,「抱歉,Thomas。」他頓了頓。「我是有些太過興奮了。」


 


Thomas不知道Chuck和Brenda是否認識對方,但從Brenda的口氣來看,他們應該是認識的。好吧,其實他還是不能夠肯定,因為那女孩不管對方是不是熟人,對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Chuck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純白的信封,上面用黑色簽字筆寫了大大的『For:Thomas』。


 


Chuck什麼話都還沒說,Brenda就先開口:「這不是測試結果書嗎?」


 


Thomas接過信封。「有個名叫Mary的測試官叫我拿來給你。」Chuck眨眨眼,「她要我跟你說,『抱歉。因為一些事沒辦法親手交給你。』」


 


Thomas緊盯著手裡的信封,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掌在冒汗。翻過背面,深紅色印泥蓋在封口上,金色邊框勾勒出學校的名稱。他小心翼翼的打開信封,不自覺的抿緊嘴。然後深深吸口氣,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開始看起內容,Thomas沒有在基本資料上有任何停頓,直接看向最主要的那一個欄位。


 


種族:血族。


 


這幾乎讓Thomas沒有辦法繼續看下去,感覺胃在翻攪。他鎖緊眉頭,覺得時間似乎被無限延長,看單子的這幾分鐘,就像是度過幾世紀般。他緩緩吐氣,試著讓自己放鬆,視線緩慢地向下移動。


 


屬性──


嚮導。


 


Thomas感到一陣暈眩。但他穩住雙腳,站好。拍拍臉頰讓自己保持清醒,又看了一次結果單。不敢相信自己親眼看見的事實,可是結果還是在那,這就是事實。他發出挫敗的聲音,直接坐在床邊,把臉埋進雙手之中。腦中一片空白。


 


「你還好嗎?」Chuck問。Thomas抬起頭,他知道現在自己的臉色肯定不太好,因為眼前的兩人正盯著自己,Brenda正用異常擔憂的眼神看著自己。


 


「我沒事。」他強迫自己露出笑容,Brenda皺了下眉。他頓了下。「真的,我很好。」她簡單又明瞭地送他一個白眼「你知道嗎?你這個樣子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的。」


Thomas發出像動物般的咕嚕聲,拿起報告單,交到Brenda手上。他完全不想再看那單子一眼,更別提要他說出內容。


 


Brenda看了下,Chuck也站在旁邊一起看。Brenda對Thomas挑眉,「現在我們有個壞消息以及一個好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Thomas皺眉頭,扁起嘴。思考了下,回答:「隨便。」反正,既然都知道自己是血族,而且還是個天殺的嚮導。他相信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在更加打擊他。


 


「那先聽好消息。你該感到高興,因為我跟你同族。」她得意的笑了笑。『我可不這麼認為。』Thomas心想,但他只是聳肩「也許吧......」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不管怎麼跟她反駁,你永遠都會輸。「那壞消息......?」Brenda攤手「上面寫你被分到特殊班級A班。而我在B班。」


 


Thomas再度抿緊嘴。看著Brenda,瞪大雙眼。


好吧,這真的不是什麼太好的消息。最好的一點是Brenda可以告訴他一些血族的知識,自己至少不會是完全茫然的進到這個全新的環境。


 


Thomas來回思考幾分鐘,最糟的果然還是嚮導屬性。


 


「喂,Thomas?你還好嗎?」Chuck搖搖他肩膀。Thomas回過神,發現Brenda已經不在他的面前,她已經走到門口,門是開著的。「明天早上我會來接你。」她丟下這句話,沒等Thomas回應,直接步出房間。


 


「怎麼又來?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Thomas無奈的嘆氣。Chuck搬了張椅子坐在他對面。「可不是嗎?她一來,我覺得緊張到心臟都快停了。」他誇張地摀住胸口,假裝一副快暈倒的樣子。「謝謝。」Thomas知道Chuck是故意的,他輕輕勾起嘴角,給對方一個簡單的微笑。


 


「我原本以為你會跟我一樣,是獸族。」Chuck笑嘻嘻地戳他的手臂,Thomas在心底小小驚訝了下,原來眼前的男孩是獸族。也許他應該問一下對方是哪一種動物,但他真的沒有心情。也就沒有多問,只是輕輕拍掉對方的手。「別說了,我現在真想把那張紙撕碎。」Thomas當然沒有實際去行動,它畢竟還是張頗重要的通知書,他的理智還是在的。他瞪了一眼那放在他書桌上的紙張,最後不悅的將它收進自己的背包。當作眼不見為淨。


 


「好吧。你說的算。」Chuck爬上上鋪,「你要睡了嗎?」


Thomas猶豫了一、兩秒,最後回應「嗯。」


之後,他直接往後躺,投入床鋪的溫暖懷抱,蓋上被子。


Chuck按下在床邊的電燈開關,房間裡只剩一片漆黑。


 


「Thomas。」


「嗯?」


「往好處想,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不知道,不過我盡量。謝啦。」


「好,晚安。」


「晚安。」


 


Thomas突然覺得這個夜晚似乎顯得太過漫長。




TBC.




我在這裡感謝望霧不厭其煩的幫我看(還有催稿www,


最近事情有點多,慢了很多才發......


真是抱歉了~




目前的文更新速度會比以前慢很多,


我先在這邊跟大家說一聲(ˊ‧ w ‧ˋ/



评论
热度 ( 17 )
  1. 诸葛子瑜Cha Yo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