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混同/移動迷宮+超級戰艦】Species Authority: D-7 No.4

凌墬:

※ Minho/Thomas

※現代科幻AU,

※備註:Species Authority,中文使用「異種管理局」,Species為物種之意,參考1995年的電影《Species》之中文翻譯,故以異種來稱呼。是兩部電影的混同,但以移動迷宮的角色為主,另外那對很後面才出場。


超久沒更新了我(歐


4.


開了房間的燈,Thomas將包包丟在沙發上,把自己甩上床,累.癱.了……上面那些臭傢伙,久久不派他出任務,一出去就是這種跑來跑去又要用腦的任務,肯定是Newt的命令,想讓他打退堂鼓,不要待在前線,他才不會退縮,當初推掉醫療部的晉升就是為了待在前線,這點疲勞不算什麼,雖然他真的快累翻了…


就在雙眼快闔上之際,手機傳來了震動,想著會不會是任務後的通知,而螢幕上顯示的人讓他瞬間坐了起來,Minho發訊息給他。

『嘿,你那邊有好看的小說嗎?』

看著訊息,Thomas有點疑惑『網路上不是有很多?』

『不了,一直盯著螢幕眼睛會痠。』

『我這裡是有不少,你有想看的類型嗎?』Thomas快速的輸入文字。

『冒險或科幻類的。』

『別告訴我你那都是愛情小說。』Minho又補了句上來。

『才沒有!』Thomas激動的輸入訊息,雖然是有幾本沒錯……

『有也不關我的事,明天帶個兩本過來。』

『是冒險小說,不要愛情小說。』Minho似乎擔心他會帶錯。

『知道啦!』Thomas發送訊息出去。


訊息的下方出現已讀,Thomas難掩笑意,握著手機躺回床上,給Minho平板已經一個多月了,他第一次傳訊息過來,他願意在沒見面的時候也與Thomas聯繫,還向他借書,這是不是代表他們之間有了信任關係?


光是想到這點,Thomas更加喜悅,感覺一切的努力都有了回報,如果Newt這時在這,一定會會說他傻笑個什麼勁,因為兩人的生活作息完全不同,他們兄弟倆沒有住一起,不過住隔壁,那個在外面有房產的異種管理局局長,硬是佔了一間房,只為了上班方便以及監督弟弟。


Newt的事不重要,Thomas翻下床,到書櫃前選了三本他認為不錯的小說塞進背包,Minho問對人了,不是他自誇,他看過的書至少有上萬本,他從小就很喜歡看書,不分類別的看,開始在管理局工作後,他會買書回來收藏,所以他的房間有一大面的書櫃,Newt老是說以後搬家會很辛苦,大不了一輩子窩管理局的宿舍。


既然都從床上爬起來了,Thomas決定去洗個澡,雖然已經秋天,但奔跑讓他出了不少汗。蓮蓬頭灑下水花,Thomas回顧這一個多月Minho的狀況,已經施打過一次疫苗,中間抽了兩次血,他還是會焦躁、情緒不容易控制。


Thomas不難理解Minho的狀況,可以算是一種制約,只要打了針,他就變得越來越不像他,為了預防後續的失控,他警戒、築起了圍牆,恐懼侵蝕他的理智,反而讓自己失控。過去或許是那些藥物使Minho失控,現在則是內心的創傷和恐懼讓他失控。


Minho內心的傷遠遠比肉體的傷來的嚴重許多,或許一輩子都無法醫治,Thomas能改變腦波的頻率、窺探他人的記憶,卻無法改變記憶,就算可以,他也不會這麼做,不管好壞,是記憶塑造了性格,擁有假記憶就只是一副空殼。


以他的力量可能無法改變那些痛苦的回憶,但他希望Minho能慢慢的釋懷,至少不要對人類抱有敵意,這攸關他未來能否進入社會生活,不過要看Minho自身的意願,也許他想離開人群獨自生活,如果是這樣,Thomas會很落寞吧。


他的朋友不少,但真正交心的摯友幾乎沒有,異種與人類交友總是會有一層隔閡,而在都是異種的管理局內,沒有不知道他的身分以及能力,多多少少有些距離,有些話又不能和Newt抱怨,因為他通常是始作俑者,這兩個月和Minho相處真的很愉快,不需要偽裝,就算他會吐槽,但兩人之間毫無芥蒂。就是這感覺讓Thomas覺得很自在,如果哪天Minho選擇離開,他不會阻止他,只是會很難過。


這些都想遠了,Minho眼下的狀況連出院都難,雖然目前只有對針有所抗拒,難保他不會對其他人事物有一樣的恐懼,尤其對人,這是Thomas最擔心的部分,異種管理局只有行政部門有少部分的人類,大多都是異種,假若Minho出了管理局,能否控制住情緒呢?


Thomas知道是自己多想了,Minho大概不記得,但逃跑的那天,他有跑過公園,有不少民眾目擊,甚至撞到人,而他完全沒有攻擊的意圖,只是不斷的往前跑,所以Thomas一開始就篤定了Minho不會攻擊無辜的人,他雖然討厭人類,但不是對全人類恨之入骨。


有這點認知,Thomas很樂觀的去看待Minho的治療,就算恐懼不能短時間內克服,能讓在他面對恐懼時能控制情緒就會是很大的進步。幾次下來,Minho狀況是有好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至少是看到針筒才開始浮躁,也不太會有轉換的現象出現,算是有進步。


洗完澡,Thomas裸著上身走出浴室,抓了件衣服套在身上,現在每天都在期待去Minho那,要不是Newt會囉嗦,他真想住在醫療部,連移動的時間都覺得浪費。不知道他會對小說有什麼評價呢,希望能和他的胃口。打開手機在看了一次和Minho的對話,Thomas掩飾不了嘴角的笑意,打個哈欠捲進被窩,期待明日的到來。



「如何?」在借給Minho那些書幾天後,Thomas詢問他的感想。

「這本不錯。」Minho手中拿著哈利波特第一集。

「我還沒遇過覺得不好看的人。」怎麼說那都是世界暢銷小說之一啊「他有拍成電影,你有興趣嗎?」

「是喔?那先來看電影。」Minho馬上放下手中的書。

「欸!尊重一下原作啊!」Thomas為作者抱不平。

「我又沒說不看,看完電影再繼續看小說。」Minho開始在電影列表中找哈利波特第一集。


原本預想會是個分享會,結果變成哈利波特電影馬拉松,沒任務的Thomas自然就留在套房內與Minho一起觀看。看到第二集時,Thomas整個人挨在Minho身上,十分害怕畫面中的生物。

「不過是個蜘蛛,有必要這麼害怕嗎?」Minho的雙眼瞇成線,幾乎快看不到眼球。

「你不覺得那長腳很噁心嗎?」Thomas瞄了一眼螢幕,又將臉埋進Minho的臂膀。

「不覺得。」Minho搖頭,雖然覺得Thomas莫名其妙,但也沒有推開他,任由他跟自己擠在單人床上。


暫時沒有重要的劇情,Minho稍微的分心,Thomas較高的體溫透過衣服傳了過來,視線從螢幕移到他身上,早就知道Thomas的身高比自己矮一些,而現在縮成一團更顯得嬌小,要抱起他應該很容易,說不定還能載著他跑,Minho胡思亂想著。

「結束了嗎?」Thomas拉了拉Minho的衣袖。

Minho趕緊把視線移到螢幕上,然而場景已經切換「沒蜘蛛了。」

「呼…」Thomas鬆了口氣,將四肢舒展開來,他似乎沒有要下床的意思。

因為不影響電影的觀看,Minho保持不動,他不討厭被Thomas依賴的感覺。



Minho的生活作息很規律,上午檢查,下午運動兩小時,Thomas會在任何一個時間出現,端看他的任務時間,不過現在他任務少的發慌,所以幾乎是每天早餐就來找Minho報到。這天Thomas手上提了個運動包來找他。

「你準備要過夜嗎?」

「如果我說是呢?」Thomas好奇Minho會如何回應。

「睡地板。」Minho毫不猶豫的回答。

「小氣鬼。」Thomas撇了嘴「我是帶遊戲主機過來。」

「我看看。」Minho接過他手中的袋子,打開來的確是一台黑色的遊戲主機和數片遊戲片「這我在廣告有看過,感覺挺不錯的。」

「這款真的很好玩,我前陣子才全破關。」見Minho有興趣,Thomas趕緊將主機接上電視。


遊戲從頭開始,有主控權的Minho直接選擇了困難的難易度。

「不玩普通嗎?」Thomas很納悶,Minho好多年沒玩電動了,搖桿與過去不太相同,應該無法快速上手。

「你玩過不是嗎?總能掩護我吧。」Minho等待著系統讀取。

聞言,Thomas為之振奮,有總我背後就交給你了的感覺「包在我身上!」


然而現實完全不是Thomas所想的這麼一回事,由於一開始都有操作教學,Minho很快就上手了,反倒是Thomas無法適應難度,三不五時失血,好幾次都是Minho幫忙掩護才驚險過關的。

「這邊埋伏很多敵人,要小心點。」Thomas出聲提醒。

「喔。」Minho冷靜地回應。

接著就看到Minho一發一槍的準確擊斃敵人,絲毫沒有Thomas當初不斷重玩的困境。

「沒有很難啊。」Minho老實地說出感想。

「明明就很難!你太犯規了!」Thomas抗議著,說好要掩護他的自己顯得無用武之地。

「是你太弱了。」不留情地吐槽。

「你就不能表現出新手的樣子嗎……」Thomas擺出不甘心的表情。

「沒必要吧。」Minho開啟選單,存檔後關掉遊戲。

「不玩了?」Thomas以為他正玩得盡興。

「休息,眼睛痠。」把搖桿放在床頭櫃,Minho直接躺在床上。


不是第一次聽Minho說看螢幕眼睛痠,Thomas撐著上身,從他上方低頭查看他的雙眼。

「幹嘛?」Minho滿臉問號。

「你的眼睛……」Thomas用手指撐開他的眼皮,仔細望進他的瞳孔,偏頭讓燈光照進Minho的眼中,瞳孔如預期地變成豎瞳「原來如此,你有發現雙眼沒有變化成人類的眼睛嗎?」

「?」Minho盯著Thomas的臉。

「我聽其他獸人說過,你們可以自由控制身體某個部位的轉換,我猜你是因為眼睛還是貓眼,所以螢幕這些會發光的物體使你的眼睛容易疲勞。」Thomas解釋道。

「……」Minho閉上雙眼,靜默幾秒後再度睜開「如何?」

Thomas靠近查看,確認Minho的瞳孔像人類一般自然收縮,便露出笑容「完美變化。」

Minho知道自己的眼睛因為藥劑的關係,貓眼狀態幾乎與人類無異,沒有焦距和顏色辨識的問題,但用現在這雙眼去看Thomas,似乎更清楚了,幾乎可以去數他的睫毛有多少根。

「雖然解決了疲勞問題,但還是不要長時間盯著螢幕。」Thomas移開身體,職業病的提醒著。

「正在休息。」對於近距離的狀態解除,Minho有種說不上來的情緒。

「不吵你。」Thomas沒有發覺異狀,逕自坐在椅子上拿起書來看。


整個房間安靜下來,是自己說要休息的,Minho不好開口再說什麼,側身背對Thomas,思考著方才的異常。待在這裡有兩個月之久,除了檢查和運動之外,Minho不能離開這間套房,剛開始有想逃的念頭,但現在覺得無所謂,待著也不算差。


他有發現自己心境的改變,對於Thomas也沒有最初的抗拒,就像方才他一點都不排斥Thomas的觸碰,但其他的醫療人員就算是儀器的觸碰,Minho會感到十分的厭惡,但他知道這和內心的恐懼有關,不過換作是Thomas操作儀器就沒問題。


大概是因為很清楚Thomas不會傷害他,Minho這樣想著,他唯獨對於Thomas抱持著信任感,這點Minho並不否認,可是稍早的不愉快是怎麼回事,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只是距離拉開而已,Thomas沒有離開房間,但是距離不夠進,味道也隨之變淡。


難道原因是出在味道?Minho理出一些頭緒,什麼時候如此迷戀Thomas身上的味道了?但馬上就出現另一個問題,是太久沒有聞到藥劑以外的味道才會這樣,還是Thomas真的很特別?更多的問題塞滿Minho的腦袋,很久沒有思考活下去以外的事情,那些命在旦夕的記憶變得好遙遠。


聽見規律的呼吸聲,Thomas起身確認Minho是否睡著了,雙眼緊閉,眉頭深鎖,是做了惡夢嗎?用手指推平眉間的皺褶,Minho翻了身讓他趕緊收回手,以為吵醒他了,還好只是翻身換個姿勢。Thomas鬆了口氣,手機傳來震動,有任務,留下訊息給Minho,今天先離開。


□  □  □


結束任務的上午,Thomas才剛踏進醫療部,Jeff急忙衝到他面前。

「謝天謝地你回來了!」

「怎麼了?是Minho嗎?」Thomas見他慌張的模樣,直覺是Minho出事了。

「對,剛剛要幫他注射,他突然失控轉化成獵豹要衝出去,承受電擊後昏了過去,現在在套房內。」Jeff簡短的說明。

「我昨天有跟他溝通過,今天注射的時候我有任務,他也說一個人沒問題……」Thomas面露擔憂「果然還是沒克服恐懼嗎?」

「他的狀況你最清楚,下次不要讓他一個人接受治療。」Jeff都快嚇壞了,被一隻獵豹撞倒可不是有趣的經驗。

「他有攻擊人嗎?」Thomas最擔心這問題。

「有對注射師揮爪子,製造空間可以逃離,沒有其他的攻擊意圖。」Jeff補充了一句「沒有人因此受傷。」

聞言,Thomas鬆了口氣,但馬上想起另一件事「通報局長了嗎?」

「第一時間就通知了。」Jeff回答。

「…嘖。」Thomas拿出手機先傳訊息給Newt,跟他說這裡他會處理。

「是不是不通知比較好?」Jeff小心翼翼地詢問。

「他早晚會知道,這下他有得囉嗦了。」光是想到Newt的嘮叨,Thomas就頭皮發麻「我去看Minho的狀況,你先去忙吧。」

「你小心點。」Jeff點頭,回去收拾一團亂的診療室。


走進Minho所在的套房,床上躺著一頭獵豹,昏迷不醒。Thomas坐在床沿,撫摸獵豹的毛,停在他的頭頂,讓他暴躁的情緒穩定下來,注射前的記憶傳過來,沒什麼特別之處,但Minho的情緒明顯不穩定,但醫療人員沒有發現,而他本人也沒有提出終止。


他猜想Minho覺得必須克服恐懼,但最後沒有成功,壓力和恐懼逼他失去理智才會失控。Thomas明白他想證明自己沒問題的心情,可這事不能心急,操之過急只會適得其反。不過Thomas更擔心另一件事,如果他的陪伴是鎮定劑,最終也會形成一種制約。


Minho的情緒穩定下來,慢慢轉化回人類的樣貌。Thomas拉被子蓋住他光裸的身軀,打了個哈欠,一出完任務又用上了能力,現在的他疲憊不堪,報告的事晚點再說,他一點都不想現在面對Newt,索性鑽進被窩裡,和Minho擠一張單人床。



他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醒來,抬眼就看見Thomas的睡臉,自己全身光裸,Minho瞬間明白現在的狀況,一定是Thomas用了能力穩定他的情緒。拉開Thomas的手臂,Minho下床進浴室沖澡,換上新的衣服,心情非常的複雜。


等Thomas醒來時,Minho已經在吃晚餐,似乎沒有發現他已經醒了。

「Minho,身體有哪裡不適嗎?」

「……」Minho沒有回話。

「Minho,你有聽到嗎?」Thomas以為他沒有聽見,下床要拍他的肩,卻被揮開。

「別碰我。」Minho撇了他一眼,繼續吃他的晚餐。

那眼神讓Thomas的心涼了一大半,雙眼中透著不信任,兩個月的努力瞬間歸零。


评论
热度 ( 22 )
  1. 凌墬凌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