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Minho/thomas 再见,我的爱人 Fin完结啦~~~

tilda~~:

“我爱你,Tommy。”


 


Thomas猛地睁开眼茫然地看着端坐在正前方的的穿着医师长袍的人,耳朵里残留的爱语渐渐消散徒留下空白墙面上简洁挂钟的走动。有一会儿那个身影和面前的人重合,白袍里的躯体变成他熟悉的样子,他一言不发地注视着Thomas目光里饱含着爱意。Thomas朦胧的目光转化为留恋与不舍,听觉才开始恢复起来。


 


“先生,请你描述你之前看见了什么。”这个声音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残忍坚定地打破了Thomas的幻想。


 


模糊的影像这才清晰起来,瘦削的医生替代了记忆里健壮阳光的那个,会在早晨搂着他醒来的那个,一遍遍说着“我爱你,Tommy。”坚信他能好起来从不后悔的爱着他的那个。


 


现在真相大白了,关于莫名其妙的昏迷了三年又醒过来研究已经成功,关于早晨刷牙站在镜子前一瞬间的失魂落魄,关于午夜梦回时耳边一声声的呓语“我爱你”······所有的困惑不解有了答案,因为一个爱人,他有一个爱人。但是他忘记了,或者说不曾真正记得。他觉得心脏被挖走了一块,属于Minho的那个领地被剐走,鲜血淋淋。


 


Thomas还不敢说话,他不敢也不愿去想Minho怎么会突然消失,他那三年被抛弃的生活突然终结的原因还有Teresa对他寻找记忆的不热衷和时不时的欲言又止。他害怕着,但是又清楚这次不会有Minho陪他一起面对,他必须坚强。至少这一次,轮到他去挽回或者说拯救他们的生活了。


 


“我还是想不起来,为什么?你明明说过这样有用的。”Thomas努力装作和前几次一样,表现得愤怒急切,眉头蹙起来抬高音量身体前倾。


 


那个医生像是故意和他拉开距离,往椅背上一靠扯出一个假笑:“看来下次应该再换一个方法,你知道这都是正常现象。你对研究再清楚不过了,毕竟那可是你亲手制造并执行实验的药物。相比起它的巨大利益这些小小的后遗症都是可以接受的不是吗?或许明天,或许下一次咨询你会想起来的Thomas先生。它只是小小地阻断一下你的神经相对的却能真正意义上改造人的思维,这真是太神奇了!”他露出了狂乱的笑容,有些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这让Thomas受到惊吓似得挺直了脊背。


 


“对不起先生,我激动了。”他理了理散乱稀疏的额发重勾起职业疏离的笑容,“两个星期以后请来复诊先生,我会提前一天确认时间的。”他站起来打开门做出躬身的动作,Thomas和往常一般做出懊恼的表情走出去。


 


他们站在玄关道别,两人之间隔了将近两米。那个医生大概是习惯性的用手抚顺头发,他对Thomas说:“再见,wicked is good。”也不等Thomas做出什么反应,门已经“啪”一声关上了。


 


黑暗里的Thomas依旧不敢大喘气,廊道里的灯才开始从尽头亮起来,他得以在黑暗里攥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去面对光明的世界。他无力去区分敌人与朋友,无法相信真相,只能无能地苟且偷生,活在一个没有Minho的世界里,周围充斥着可能杀死Minho的侩子手或者拆散他们的恶人。


 


光明的方向不一定会有希望,Thomas头一次这么认为。


 


他走向出口,记得Teresa还坐在门口等他,虽然他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一同长大的女孩但是他知道不能再踌躇不前,到处都有人看着他,如果被发现恢复了记忆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Tommy!这次的治疗怎么样?”Teresa看见他眼睛就亮了起来,抛弃了刚刚还聊得正欢的男护士急急走过来。


 


Thomas按着记忆里的样子摇摇头,说:“暂时还没有。”


 


Teresa的语气一下子轻快起来:“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我们去街角那家拉面店吧,今天推出新品打折哦。”那句安慰几乎脱口而出,像是一种解脱,她在心里舒了一口气,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惋惜。她无法背叛Thomas也无法背叛自己的信念,只能在夹缝中勉强支撑自己。


 


女孩转身去拿座椅上的包所以看见男孩在身后一下子变得悲伤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在失去Teresa了,或者说他们俩现在渐行渐远了。他选择性忽视了每一次Teresa推掉工作陪他来看医生的原因就好像他忽视了Teresa最近对他特别好所有行为都透露着愧疚,Teresa也佯装看不见他为了找回记忆愈加努力研制药物桌子上的黑咖啡一杯接着一杯。他们都视而不见对方的软弱,已经回不去了。


 


今年的四月天气还没有回暖,冷风吹得人哆嗦。风呼啸着奔跑,走在路上的人们都裹紧了围巾大衣行色匆匆,Thomas感到阵阵萧瑟与无边的寂寞孤独袭来。


 


日子照旧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不同的是实验间隙Thomas鲜少主动去找Teresa了,偶尔走廊上的擦肩而过他也只低头看着手中的报告。这说不上什么不对的,Thomas从怀疑自己缺失记忆开始就越来越古怪,全副心神全放在里了实验上。但是Teresa依旧觉得有哪里不对,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吧,她这么安慰自己摇摇头喝下最后一口咖啡。


 


每一个实验员的房间都是单独的,每一层有一个休息区供交流休憩。Thomas很久不在哪里出现了,他有很长时间都只赶在几分钟的休息时间里回房打包几件衣服又赶回去。所以今天看见Thomas在这里,Chuck委实吃了一惊。


 


“Hey,今天怎么有空?”Chuck凑上去打招呼,他原先并不认识Thomas,只是Thomas回归后寻找记忆的日子里累了就回来休息区坐坐所以他作为管理员自然就认识了这个奇怪的不和别人搭话的小子。


 


“Oh,Chuck!你吓了我一跳,我是来找人的。我记得常来这里的那个人,好像叫Alby?是武装部的,一般来说是他们负责处理那些,呃,你知道的人。”他不确定要怎么形容那些被处理的人,一想到Minho可能在其中他觉得胃里翻江倒海。


 


一个月了,他没有任何关于Minho的消息,一天天伪装的按部就班让他疲惫不堪,所有消息试探的石沉大海让他渐渐心如死灰。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去相信Minho已经被“处理”了,他不确切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肯定一定不是什么温和的方式。以前有过一个不听话的工作人员,Ben,他好像一夜之间疯了似的,开始说些奇怪的话,没人能听得懂。之后研究所就以“不利于研究”把他带走之后谁都没有见过他。大部分人好像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情,谁都不提起,冷漠的好像这种事情发生了上千遍。


 


Chuck和Alby应该很熟,他立刻恍然大悟:“哦,你说他啊。他是武装部的头头,怎么,你有事找他?”他大喇喇地拖开椅子坐下来支着手问Thomas。


 


“呃···我,我确实有些事想问他,你知道我有些事想不起来所以我觉得···”他还没来得及说完,Chuck向着门口叫了一声“Alby!”


 


Thomas转头回去看,一个高大强壮的黑人健步走过来,他看上去很严肃这让Thomas有点心惊。但是走近一看又不是了,他笑眯眯凑过来拍拍Chuck的肩膀,熟络地问他是不是又长胖了。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Chuck顺势介绍了Thomas。Thomas慌慌张张地和Alby握手,站起来的时候差点不小心绊倒自己。大个子看起来在憋笑,Chuck站在他背后挤眉弄眼示意Thomas有问题快问,Alby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深吸一口气,暗暗祈祷事情顺利:“恩,Alby,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他抬头看Alby,对方正忙着给自己倒啤酒,随意点头作为回应,“我,我想问,你们那里前阵子比较忙是吗?”


 


Alby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灌了一大口酒,从杯口上方露出两只眼睛来眨一眨表示听到了。他“咕噜”一声把酒咽下去:“是啊,前段时间有个比较麻烦的人要处理。”看起来“有人被处理”并不是什么机密事件,Thomas舒了口气。


 


他又继续说:“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丢给我们的不是自己人,弄得我们不知道下手轻重。索性后来交涉给了试验部算是摆脱了一个麻烦,不过那边也不好对付啊,要求提了一堆。”


 


Thomas有些愣愣的,“不是自己人”是什么意思他不敢去想。这么一个明了的方向在眼前退却了,直觉告诉他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只好强撑起笑脸应付几回合找个借口回到房里。


 


关上门的一刻感觉不真实,越想越觉得就是他,他不敢想那怎么办。他知道试验部,他当初自愿去做人体实验就是试验部负责的,他能猜到,他无法承担这后果。


 


现实太残酷了,他宁可一辈子活在自欺欺人的故事里,欺骗自己Minho还在。


 


“嘟嘟嘟——”警报一直在响,脚步声呼喊声混杂在一起掩盖了太多哭泣。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对不起,让我出去,我不想死啊···”


 


“是谁装神弄鬼,快把我们放出去。”


 


“上帝啊,宽恕我的罪过吧,用死亡来弥补我的过错。”


 


研究所处在的隐蔽环境反而成了催命符,他们不能向外界呼救,像是落入陷阱的雀鸟因为过于自信自己的翅膀不能飞翔以后只能等待死亡。


 


毒雾已经开始弥漫了,一些身体较弱的女人已经开始流血。这引起了更大恐慌,所有人都焦躁不安,除了一个人——Thomas。


 


一个纤长的背影摇摇晃晃地扶着墙走在长廊上,路过窗口的时候停顿一下,他模糊的视线只能看到窗外那个养老院的轮廓和隐约的大字“希望”。他自嘲地笑笑,继续自己的路程,颤着手开了门才无法支撑倒在床上。


 


他哆哆嗦嗦地从外衣里掏出一张照片,无力关上的门外涌进来暗沉的气体。Thomas开始出血,但他反而勾起嘴角,近乎虔诚地把自己的嘴唇印上照片。


 


“再见,我的爱人。”他几乎能听见Minho离开前最后这么对他说。


 


“是的,明天见。”于是他就这么回答,好像沉眠过后他会在Minho怀里醒来。


 


 


 


———————————————END—————————————————


 


哈哈哈哈,终于完结了,我可以开新坑了。。。



  1. 所以养老院其实是被研究所监控的,也就是说Thomas一直活在监控里他不知道。

  2. Minho被试验部要走之后被做实验,即使能活下来就不可能记得Thomas了,而且是永久性的。因为药物和当初Thomas用的不一样,所以情况不同。

  3. 以上两点直接导致Thomas崩溃了(假的生活,失去的爱人),他觉得没有理由活下去了,但是又不甘心,所以索性直接把所有人全部弄死了。(这么一弄养老院里的人也一起死了。。。)

  4. 不知道小天使们发现没有迷宫人物大都出现了~而且人物关系也差不多是电影里那样的~


来留言吧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 ( 13 )
  1. 诸葛子瑜tild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