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五觉(短篇)

寒愔:

爱米汤的亲们饿了吗?ÒwÓ?


小短篇奉上!暂时止止渴吧!




视觉


说真的,Thomas一直都很喜欢Minho的身材。


Minho是那种穿衣服感觉不会很壮、却不至于瘦弱的人,除了他那双漂亮的手、和他形状美好的前肱二头肌,他似乎很喜欢把袖子卷到接近手肘的位置,除了穿外套的时候以外,毕竟那也非常不便于行动……不过他真的很讨厌Minho做一件蠢事。


「唔。」坐在他身后的亚裔男人发出了一声毫无意义的声音,他手指飞快的在笔记本电脑上移动着,清脆的声响有节奏地响起。


「What’s up?」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Minho抱着他坐在壁炉前的地毯上,结实的手臂压着他的胃,这让刚吃完晚餐的他有点不太舒服,轻拍了拍他的手,Minho才放松了些。Newt和Alby夫夫坐在另一头,听见Minho说话瞬间把视线都扔了过来。


「What?」


「你是不是胖了?Sweetheart?」


「……你上上个月已经用过这招了,想吸引我的注意力换个方法吧、uglyshank」



室内一片黑暗,屏幕上的光源阴晴不定、细微的音乐营造着诡谲的气氛,镜头晃动着,正如同主人翁恐惧的颤抖,他伸手拿了颗爆米花,腿上压着的人阻碍了他的动作,就是不挪窝。


「你看那个怂货,长得还挺像Janson的。」Minho如是评论道,顺手拿了一把爆米花放他手里,又继续专注的看“恐怖”片。


——虽然气氛已经不知道被Minho破坏几次了。


他一面吃自己手上的爆米花,一面喂食躺在他腿上懒洋洋、打死不坐好看电影的Minho。


沙发买的这么舒服,不是用来躺的吧,他诽腹着。


不过他真的很少有机会能摸到Minho的脑袋,虽然在某些时候会揉乱他……但都是在他意识不太、咳嗯,不太清楚的时候……他把手放在Minho丰厚的头发上,指间穿行着有些长了的头发。


「找个时间我们两个都要去剪头发了。」Minho咕哝道,从眼角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电影去了。


「我还好,但是你一定要剪了。」Thomas用手指量了量,有点长度了,他一直以为Minho的头发很硬、摸起来……却有点柔软、不是细…却柔软的……有点像……牧草。


那种柔软,可是带着一点坚韧的触感……像极了牧草……。


他噗嗤的笑声跟着电影中厉鬼出现的巨响,腿上的Minho不知道是被哪个吓到,跳了一下,一个不小心摔下沙发……Thomas毫不留情的大笑出声。


 



Minho的声音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烂大街的平常。Thomas也无法反驳他的形容,如果说一群人在说话,Minho基本上只要不大喊,他是分不出来的……可是Minho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发出的声音,Thomas真的觉得、该死的性感到爆。


「Good morning, 我亲爱的傻女孩, 早餐想吃点什么?」身后的人重重的压了上来,湿热的舌头沿着他的耳廓溜了一圈,犯规的气音弄得他耳窝瘙痒,Minho的手沿着后腰滑过他的胯骨,轻松的溜进他宽松的裤子里。


「别贴着我的耳朵说话……」他弱弱的挣扎了一下,深陷在Minho怀抱里无法挣脱「Oh,Hey……拿开你的手……唔……。」


当他该死的开始耍流氓的时候,他的声音就跟春药一样。



 


跟个亚洲人在一起,Thomas觉得除了那个男人嘴巴特别糟糕之外,还有饮食习惯特别糟糕。


「Minho…今天晚餐还是泡菜?」


「Stop complaining. 」Minho给他一个背影,他丧气的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突发奇想。


「Hey, Minho, Maybe I can learnhow to cook ??」


「I can teach you,If you want. 」Minho惊异地看了他一眼,耸耸肩,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当Thomas开始下厨之后,Minho突然觉得胃药很好吃。



每个人身上多少都会带着一点体味、Thomas记得Teresa身上带着像是小苍兰的味道…淡淡的、又不是很明显的味道。Newt和Alby身上都带着同一款古龙水的味道……不过Alby身上的味道淡多了,像是他从Newt身上蹭到的。Brenda身上的味道有点辛辣、微苦的香料气味,Thomas认为那可能是她在咖喱店打工的关系。


不过Minho……他回过头嗅嗅近在咫尺的爱人,用鼻尖在他胸口蹭了蹭。


「怎么了?有什么味道吗?」Minho低下头问他,同时用力嗅了嗅他的头发,像是野兽一样「唔,洗得挺干净的嘛。」


「我在闻你身上有没有泡菜味。」


「……。」


Thomas被狠狠的咬了一口后颈,他痛得一缩,身后的亚洲男人滴滴咕咕的抱怨着。


Minho身上有着一种他一直都很熟悉很熟悉的味道……就是自己身上的味道、抑或是说,Minho的味道、像是透过接触、亲吻,深深烙进彼此骨血里的无法分开,以至于他无法分辨这到底是谁的味道……或者,他们已经不分彼此了。



评论
热度 ( 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