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Leave me

茧子:

※不用怀疑,灵感就是来源于佳能那创意广告。


※小短打一发。


 


 


Minho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


 


当Newt上前握住Minho那毫无温度的手时,忽然连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而Newt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Minho死了,Minho死了……那,Tommy要怎么办?


而现实,永远比预想中来的更糟糕。


 


Minho的葬礼上,所有人都来送他。


Thomas看着爱人像睡着了般躺在摆满了花的棺木中,一脸安详。他木然地听着神父叨念着什么、然后每个人都前来与他拥抱。Thomas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很让好友们担心,但他就是连装出个不那么让人担心的样子的力气都没有。


他好累……自亲眼看到Minho尸体的那一刻开始,Thomas就觉得自己进入了个巨大的黑色漩涡,疲惫感像汹涌浪潮般迎面扑来,让人晕眩不已。


 


天气阴沉得像是午后四点,厚重的云层成功地遮蔽了太阳,阳光连一丝都透不进来,像是为谁哀悼。棺木入土后终于下起了蒙蒙细雨,盖上国旗,来客开始三三两两地散去。Thomas毫无知觉似的继续站在Minho墓前,他不太记得从接到Minho死亡到刚才葬礼为止的事情,其实所有事情他都有份参与,可是记忆却像被水滴渲染开的一滴墨,模糊一片。


 


“Thomas,回去吧?”Newt一直在旁边帮他撑着伞。


他感谢好友的关怀与支持,但Thomas此刻只想一个人呆着。倔不过Thomas,Newt没办法只得转身走向在远处等他的Adly。他们俩远远地看着Thomas那单薄的身影,那抹浓重的悲伤似乎化成肉眼可见的雾气,一眼看去,竟有种要将那人带走的错觉。


“Min……ho……”


 


失去了Keeper之后,Thomas迅速地成长起来;他握枪的手不再颤抖,面对目标他不再心软,将每一次必要的折损的利益最大化,现在就连平时看他不顺眼的Gally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Thomas用了两年的时间就爬到了Minho的位置,但同时再也没有人能走进他生命里。自Minho死后,Thomas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是的,自责。


即使Minho死的时候,他还在出着任务而毫不知情。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Thomas就会忍不住一遍遍地想,如果那天他没有临时出任务的话,Minho是不是就不会死呢?如果那天他能不闹脾气的话,那么他现在是不是会比较好受一点呢?Thomas还清楚地记得他对Minho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等我回来再收拾你——想到这里,Thomas忍不住笑出了眼泪。“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Thomas无奈地摇了摇头,“耶稣上帝什么神明都行,求求你们让我再看他一眼吧。至少、至少让我跟他好好地道个别……”


疲倦中,Thomas沉入了无边的黑暗里,唯有心底那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还在梦里固执地呢喃着:“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作为交换。”


 


 


“Thomas!你今天不是约了Teresa吗?还不快点起来?”


Thomas听着老妈久违的河东狮吼,一时间分不清自己在哪里。嗯?昨晚他不是在自己的公寓里睡着了吗?什么时候回了老家的?


 


“Tommy,生日快乐~”


Teresa?我今年的生日不是早都过了么?什么?新的恶作剧?


 


“Greenie. 要哭着鼻子找妈妈的话最好趁现在哦?”


混蛋Gally!最后还是你被我扔了出去呢!何况现在就算不是你直属上司,也好歹算是上司!


 


“Thomas,无论你喜欢谁,我们永远都会在你身边支持你的。”


Benda、Teresa,谢谢你们。


 


Thomas每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时间轴都在改变,但无疑全部都是他之前几十年来的人生。Thomas像个将死之人似的眷恋地看着这一切,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不会有错的……


 


再次睁开眼时,Thomas立刻望向日历,看清了日期后,慢慢地勾起了嘴角的同时,睫毛也一点点被沾得变湿润。今天是Thomas去组织报道的第一天,也是他跟Minho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这是Minho死后,Newt第一次看到Thomas发自内心的笑容,伴随而归的是他眼睛里逐渐明亮起来的光。Newt站在显示屏外看着Thomas,眼泪忽然就这么流了下来;他很难用语言去形容此刻的感受,但当他看到好友这笑容时,他就明白Thomas再也不会回来了。


“看!”Alby的呼唤让Newt的注意力放回了屏幕上,只见Thomas用黑色的油性笔在手掌写着:


 


——Leave me.


 


Thomas不知道好友们以哪里作为焦点可以看到自己这边的情况,还是也许根本就是他想太多,但他就是想这么做,这是作为与他们同一个时间轴的Thomas最后的一次道别。他想起佳能那个广告,于是他学着里面那男主角,用粗大的油性笔在掌心里写着「Leave me」;然后举着手掌,缓慢地对着房间每个角落,以确保好友看得见。最后Thomas将手掌回到一开始的焦点——一部放在角落里很久没用的老式相机,只见Thomas对着镜头用唇语非常缓慢地说了句谢谢。


 


「很感谢你们将我留在有他的世界,谢谢。」


 


 


后记:


 


“Minho,我事先警告你别再将这次的新人逼走啊。记得收敛一下你的嘴巴!”Alby凶狠地警告着自己的下属,他也不想连这些芝麻绿豆的事都要管,但这都已经是第七个了,再走上头都觉得奇怪了。Minho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权当听到了,Alby拿他没办法地摇摇头走开。


 


Thomas在报到室里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他怕待会见到Minho时太激动会忍不住掉泪,那样的话可比上一次还逊,千万别。


 


于是当Alby跟Minho进来时,就看到一只新来的菜鸟头抵墙嘴里念念有词……他们对视了一眼之后,Alby咳了声企图引起对方注意。成功倒是成功了,但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新人一看到Minho就开始哭???Alby用疑惑的眼神望向Minho,难道……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跟他……”Minho话还没说完,Thomas已经扑上去抱住了他,情绪失控地一边哭还一边道歉,恨不得将鼻涕眼泪全糊他身上。


“Fuck……”Minho被扑得一个趔趄,勉强稳住了身形,开口就直接变成了句粗口。


再来看咱们的上司Alby,脸上的表情已经换成似笑非笑,Minho简直百口莫辩,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现场给Thomas弄得一片混乱,好几个路过的同事都停了下来,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突发情况;消息估计都不用去到下午,整个警局都会知道Minho“好事”。


忍无可忍的Minho终于爆发:“你这傻客!给我冷静点——!!”


 


事实证明所有的事前心里准备都是没用的。


Thomas上一秒还在给自己作心理暗示,但一看到Minho的瞬间,他脑袋就直接一片空白了,泪腺甚至比大脑更快一步做出了动作。


他将他的一切都留在了原本属于他的世界,只身来到这边,只为了Minho。所以从今天开始,Thomas决定他的生命,只为Minho而活。


 


Thomas好不容易从哭泣中缓过气来,他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握住了Minho的手开口自我介绍道:“你好Minho,我是你这辈子的爱人。我叫Thomas。”


然后趁众人还在惊恐地抽气与Minho还没反应过来的间隙,深深地吻住了已隔数年未感受过的双唇。


 


这样的初遇,大概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印象深刻?


 


 


 


END.

评论
热度 ( 30 )
  1. 诸葛子瑜虫子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