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移動迷宮/Thominho】The Audience

雪莉:

  ※ 2016/02/17


  ※ Minho/Thomas


  ※ 大學生。


  ※ 《TheBroadcaster》相關。


 


  *   *   *


 


  Thomas伸手摘下自己的黑色粗框眼鏡。


 


  他坐在書桌前嘆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樑。厚重的眼鏡彷彿壓垮了上頭每一寸神經,而他必須藉著這樣的動作讓它們重新活絡起來。若有似無的不適從眼睛一路延伸到後腦,就像有千萬根細絲在他的腦袋裡糾纏不清,互相交換疼痛。


 


  老天。Thomas在心底哀嚎。


 


  他以為自己已經很好地規劃自己的時間跟精力,可是情況顯然沒有自己想像得樂觀──至少從這該死的偏頭痛中,Thomas絲毫感受不到自己的努力有得到任何報酬。


 


  這是他進入這所大學後的第二個學期,也是他開始打工的第一個月。他試著在課業跟打工之中取得平衡,讓自己的成績不要一落千丈,同時又能夠確保自己做足足夠的時數好應付自己的生活費。可是Thomas不知道他到底漏了什麼環節,或者只是自己太求好心切──總之,事情並不如自己認為得那樣輕鬆。


 


  Thomas舉起手按壓自己的太陽穴,自欺欺人地相信這樣做真的能舒緩腦袋裡那陣咆嘯著的脹痛。攤開在桌面上的課本忽然扭曲成一片,每一個字母跟標點都在他眼前流竄,令人暈眩。


 


  最後他把書本闔上。


 


  他的腦袋已經塞不下任何單字,更別提將他們組成一串有邏輯的句子並儲存在大腦裡。幸好,Thomas微蹙起眉毛想著,他已經先把每一段的總結讀過一次了;即使他說不出某些細節,也不至於在課堂討論時支支吾吾。


 


  他把鉛筆當成書籤夾進他最後看到的那頁,隨手把教科書丟進腳邊的背包裡。距離他的休息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他決定把這一點空檔留給自己揮霍。他打開筆記型電腦,將閒置在一旁的頭罩式耳機接上,自然地打開一些熟悉的網站。


 


  Thomas的興趣不多,除了那些普羅大眾都擁有過的嗜好,其中最特別的大概就是「實況」這件事。


 


  他對自己第一次看直播影片已經沒有太多記憶,可是那種有趣的感覺卻從此植入他的心裡。除了透過他人的介紹認識某款有趣的遊戲,即時的聊天系統更是直播的精髓之一。實況就像某種電台廣播,但娛樂度跟靈活性又比廣播更勝一籌。很多人把實況主跟觀眾歸類在怪胎之流──Thomas不否認自己的確有這種傾向──可是Thomas知道自己並不如他們以為得那樣不務正業或者無所事事。


 


  他不是那種瘋狂的觀眾,也不會時時刻刻關注哪個自己喜歡的實況主又開了台。但是只要他們的時間搭得上,Thomas從來不會猶豫要不要點開實況網址。


 


  他移動滑鼠,讓游標滑過幾個常見的名字。週間從來不是什麼熱門時段,而現在的時間更不是。他的清單上還有一些人正在開台,可是Thomas對他們直播的動作遊戲一點興趣都沒有──更準確地說,比起遊戲,他現在更需要的是沒那麼激昂、不用花費腦力的事情。


 


  Thomas偏過頭想了想,接著他把目標轉移到youtube上。


 


  他的左手抵住下巴,手肘壓在一旁的筆記本上。他點開自己訂閱的頻道,眼神掃過上面每一個名稱。最後,他的焦點落在一個念起來有些彆扭的名字上。


 


  「M1NH0」。


 


  這個帳戶並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也沒有其他諧音。除了偽裝成英文字母的數字外,Thomas想不到這個名字還有什麼值得記憶的地方。他不得不承認,他一開始對這個人也的確一點興趣都沒有,Thomas甚至忘了他到底怎麼發現Minho的youtube跟Twitch頻道。直到他在偶然中點開一部影片,他才決定按下「訂閱」的按鈕。


 


  那是一個很久、很久之前的片段,Thomas也懷疑到底有多少人看過那個用手機錄製的粗糙片段。


 


  Thomas很清楚,Minho不是一開始就生存在實況這個圈子裡。他的清單裡有大一段的空窗期做為分水嶺,所以Thomas輕易地就能找到分割過去與現在的時間點。


 


  在他開始實況之前,他的影片除了一些出遊時留下的記錄,其他都是Minho獨自一個人對著鏡頭喃喃自語的影片。那些影片多半沒什麼內容,尋常得彷彿一則Twitter訊息。打字對Minho而言似乎無比麻煩,所以他才會把短短幾秒的影片當作自己的日記。


 


  而在那則讓Thomas印象深刻的影片裡,Minho獨自躺在床上,一隻手撐在後腦勺,臉上掛著已經歪掉一邊的眼鏡。原本不大的眼睛因為他疲憊的模樣看起來更小一圈,他甚至在說話前打了一個哈欠。他伸手調整了一下腦袋下的枕頭,用著緩慢模糊的聲音對著鏡頭開口。但是不論Thomas重播幾次,他永遠都聽不清楚Minho最前面三句話到底說了什麼。那些句子混雜著鼻音在Minho嘴裡攪和,就像一團扯不開的毛線。


 


  但是在Minho含糊不清的聲音裡,Thomas也終於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簡單來說,Minho被劈腿了。不過劇情並不是老掉牙的那種賤女人跟爛男人。


 


  「……我是說,老天,誰知道她會跟另一個婊子跑了?」畫面裡,Minho帶著睡意笑了,「不過我猜這才是她劈腿的唯一理由吧?有哪個女人可以抗拒我的魅力啊,除非她愛的不是男人,對吧?」


 


  第一次聽到這段話時,Thomas很難不露出奇怪的表情。他不確定他的反應是來自Minho的灑脫,還是他過於自信的說詞。


 


  「好吧,這有點奇怪,但我其實沒那麼生氣。」Minho揉了揉眼睛,好像下一秒就會睡著,「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媽的酒精還是什麼鬼,不過我現在只覺得這一切真是太荒謬了。該死的荒謬。」


 


  Thomas忍不住在心底跟著點點頭。


 


  「總之,」他說,「去他的世界,晚安。」


 


  影片結束得比Thomas想像中還倉促,連Minho的尾音都還沒收到,畫面就只剩下一片黑暗。


 


  這段影片只有短短一分鐘,沒有特效、沒有字幕,就像幾千萬個素人自拍一樣無趣,但是Thomas卻覺得影像裡的Minho有股莫名的親切感。他話裡的不滿跟一絲無奈緩和了他的口無遮攔,所以儘管Thomas不喜歡他尖酸刻薄的用詞,他還是決定給這部影片一個「喜歡」──雖然他覺得自己更想給Minho一個「同情」的按鈕。


 


  在那之後,Thomas花了不少時間看完Minho每一部影片,或者在他開台的時候湊上一腳。隨著日子經過,Thomas也更加認識Minho是什麼樣的傢伙。


 


  首先,Minho的嘴巴比Thomas人生中的任何人都還要惡劣。而他也十分樂意用這份天賦惹惱全世界,好像這就是他與生俱來的使命。再來,Thomas也發現Minho比自己認為得更好動。在實況的過程中,Minho總是不斷大呼小叫、或者被電腦角色氣得瞪大雙眼;Thomas見過很多為了效果而做出誇張行徑的實況主,但他很肯定Minho的一切──那些手勢、那些大喊──都是出於本能。因為在他真正激動的時候,Thomas很容易就能看見他額頭上浮現的微血管。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被這種個性的人吸引,更別提他永遠不懂Minho對於幽默感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可是每當Thomas被Minho的反應嚇得皺起眉毛時,他都會再度想起那部老舊的影片。


 


  Thomas總是忍不住告訴自己,其實Minho並不是那麼惡劣的人。他只是不打算在別人面前示弱而已。


 


  Thomas扯了扯嘴角。


 


  他點開Minho最新上傳的那部幾分鐘的剪輯,輕鬆地看完那些精華片段,然後快速鍵入一串簡單的留言。


 


  最後他蓋上自己的電腦,緩慢地伸了一個懶腰。



评论
热度 ( 33 )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