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keeper?guardian!(CH5 abo)

Ansu_Moon:

CH1 CH2 CH3 CH4




Chapter5. 张力




早上七点,闹钟准时响起,Thomas在温暖的被窝里瑟缩了一下,伸出手拍掉了响个不停的定时炸弹,重新合上眼。


“Thomas,如果你不想迟到的话就从床上给我起来!”Brenda完成了今天第一次的咆哮。


Thomas在床上蠕动着,昨天夜里他照旧把自己裹成了一团。他的大脑很胀,晕晕乎乎得好像有人打翻了一锅黏稠的胶水。不过他还是接收到了Brenda的威胁。这让他极为不情愿地把被子掀开了一角,缓慢地坐起来,靠在床头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和乱糟糟的头发。


“你还有十分钟!”他的后妈在卫生间里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喊。这回他清醒了不少。他抓过床脚的格纹衬衫和牛仔裤慢吞吞地往自己身上套,打着呵欠随口问道,“今天是周四对吗?”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东西掉落的声响,几声咒骂后,Brenda幸灾乐祸地肯定了他。


周四。Thomas叹了一口气,扣好了腰带。他这辈子都忘不掉上周四的解剖课——也就是他的第一堂解剖课上,他是如何不小心洒了那个传闻中无比严苛(格外记仇)的Leo老教授一身乙醚的。上帝保佑他今天不要再在做实验时分神。


“他一定会让你当众演示今天的实验,”浴门也无法阻挡Brenda贱兮兮的落进下石,“然后使出浑身解数来挑错和讽刺你的一举一动。”而最令Thomas绝望的是,那极有可能成为现实。


十五分钟后,两人并肩走到了宿舍楼下。Brenda企图去便利店买苏打和三明治的计划因排队的长龙而告吹,这使她原本还不错心情的心情变得很糟,证据就是她开始喋喋不休地攻击Thomas的作息表和他的精神状态。


“报应啊。”Thomas感慨着眺望长龙的尽头。


“如果你每天能够早睡那么一两个小时,第二天我也就不用那么痛苦地叫你起床,”Brenda使劲地搓揉了两下自己的脸蛋,唉声叹气地拉着Thomas往食堂赶,“然后我们就不用因为晚了五分钟而排不上队伍,最后沦落到要去挤食堂。”


“对不起。”Thomas跟着叹气,这确实算他的错,虽然他们的食堂一点也不挤,早五分钟他们依然也排不上队,“我今晚会试着睡早一些。”


一个火上浇油的红灯,Brenda放开扯着Thomas袖管的手,风风火火地从兜里掏出校园卡,攥在手心,“得了吧!这话你自己都不信。不过我真不明白,怎么你每天都可以对着你的笔记本搞到凌晨两三点?我上次偷看里面也没什么少儿不宜的视频啊!”


“Hey!”Thomas震惊地叫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偷看的,给我点隐私好吗?”


“未成年儿童需要监护人的适当监督。”她面无表情地解释,绿灯亮起后推着还愣在原地的Thomas往马路对面走。


“我成年了。”Thomas闷闷不乐地翻出自己的校园卡,抚平袖子被暴力对待后冒出的几个褶皱,“你也不是我的监护人,就算是你也只能算得上我的后妈,鉴于每天早晨你都要用嘶吼残害我无辜的耳膜。”


“你这是恩将仇报,你也可以在迟到和我的爱心闹铃里选一个。”Brenda不屑地从他手中夺过磁卡,她一直很嫌弃Thomas取餐的速度,“而且我不是你的后妈,我是你的仙女教母,我亲爱的小仙女。”


好极了,Thomas有气无力地追上Brenda的步子,现在他有个一点也不温柔可亲的神仙老妈了。




和往常一样,从来不会有alpha涉足的二号食堂今天也慷慨地给omega和beta们供应了种类繁多的早餐,Thomas也照例为挑选哪儿种纠结了许久。因此等他托着餐盘移动到塑料长椅上时,Brenda已经解决完了半个火腿三明治。


“牛角面包和牛奶。”Brenda抬起头望向他的食物,眼神里的鄙视都快溢出来,“每天都吃一样的,不会腻吗?”


“闭嘴,Brenda。”Thomas握住尚存余温的牛奶杯,忿忿地咬住杯口,“每天都吃苏打和三明治的你没有资格指责我。”


“好吧。”她咬下一大口,满不在乎地哼声。


接着事情就发生了。


说不清是谁先开始的,有人以嘘声示意大伙保持安静,陆陆续续的,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于是西南角的呵斥和嬉笑声得以放大,回荡在餐厅里。


“看看,这是谁?我们的小美人Amy!”


不用探头过去Thomas都能确定说话的是他们的“校园女王”,刻薄、高傲,符合她平常的所有特征。Thomas放下被咬了几口的面包,用眼神询问Brenda为何Rachel会来这里。她摇了摇头。


Rachel从不来二号食堂。原因很简单,这里没有alpha,没有她的绯闻男友Minho。每个人都说,她宁愿和自己的小姐妹们在调笑声中,强颜欢笑着站在挤满了alpha的一号食堂的门口,等待垒球队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也不会浪费时间来吃顿饱餐。但现在她却在这里。


“我们听说你对我们的礼物有些不满?”她的小姐妹笑着问道,语气随意得好像仅是个小玩笑。


“大概有些误会?对吧?”另一个姑娘代替她逼问道。可怜的Amy只能站在她们跟前瑟瑟发抖。


“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的,Amy。”得不到回应,Rachel失望地发话,浓浓的鼻音里满是委屈,“但你呢?你不仅把我们之间的小矛盾添油加醋的告诉别人,还让它传到了我男朋友耳里。你就这么希望我们分手吗?”


这很明显刺激到了Amy,她剧烈地抖着,原本惨白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怒吼:“你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是你一直缠着Minho不放!”


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十秒、二十秒,也许是一分钟,人群里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大笑。那笑声犹如海啸瞬间席卷了一切,直逼事故的源头,张牙舞爪着将Rachel她们围困其中。Brenda已经笑弯腰了,但Thomas没有。他看着Rachel被愤怒和难堪烧红了脸,面目狰狞地抬起了手。


Thomas百米冲刺般冲了过去。


Thomas来不及截住Rachel的手。


Thomas挡在Amy跟前。


“啪——”


Thomas挨了一耳光。








Brenda的话一语成谶,古板又严苛的教授果真要求Thomas演示今天的实验。当微量的鲜血溅在Thomas眼角处还未消下去到肿块上,将它变成粉嫩中嵌着一点鲜红的色彩时,Thomas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烦躁。意识到这点,他不再用平静掩饰自己原本的不悦。


Thomas蹙起眉头,利落地完成了下一步——用棉花拭净鲫鱼器官周围的血迹及组织液,接着把它们转移到另一个置水的解剖盘,动作过于迅速而显得有些不耐和粗暴。水洒在了盘子外,Thomas的动作顿了一顿。他听见了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和Brenda担忧的低声呼唤。但不管怎样,他已经顺利地完成了这个实验,并且过程几近完美无瑕。


Thomas松了一口气,抬起头,对上教授复杂的目光。


“很好,做的很好,Thomas先生。不过即使是最后一步,也不能轻易松懈。”他说,意有所指,“我不管你们的课余生活过得怎样,和恋人争吵还是和别人打架,我希望我的学生不要把一些负面情绪带到课堂上。”Thomas垂下了眼眸,抿紧嘴唇。人们的低声议论冲撞着他的耳膜,带给他难言的尴尬和疲惫。


“现在该你们了,回到自己的座位。”教授大发慈悲地下令道。


Thomas脱下塑胶手套,捏着它坐回了属于自己的角落。Brenda偏着头打量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没事,Brenda。”他抢先开口,赶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截断源头。


“你挨了一耳光。”她指出,语气里比起忧虑,更多的是愤慨,“你不该拦我的。”


“让你和她们在食堂打架?”他看似轻描淡写地问,摆弄起桌上的器材,“然后两个人一起迟到?”


“迟到?真的吗?你觉得这件事的严重性比不过迟到?”她搭上他的肩,“我很抱歉,Thomas……”


“该说抱歉的是Rachel!”他打断她,终于和她对视,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伸长脖子,恍然间余光意外地捕捉到了前排偷听的八卦模样。Thomas好笑地挑了挑眉,话锋一转,“听着,Brenda,是我自己过去的,不是你的错。”


“不是这个问题……”


“这算个意外不是吗?”他继续说。可惜接连的打断不仅没让Brenda闭嘴,反而使得她愈加恼怒——她浓黑的眉尾高高竖起,看得Thomas心悸。


她拔高声音道:“这不是关键,Tommy,关键是你被人打了,被Rachel那个婊(和)子(蟹)养的……”


“别,Brenda,嘘,别说了!”Thomas赶忙阻止道,天知道这话被人传出去又会给他们带来多少麻烦,“让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我不想听见你找她们的麻烦或者她们找你的麻烦,好吗?”


Brenda愣住了。十余秒后,她才极为缓慢地点了点头,神情中全是不解和不甘。Thomas被她的模样逗得笑了起来,笑声爽朗又清脆,好像几秒间就已一扫之前的阴霾。“快动手吧,仙女教母,教授要过来了。”


Brenda无言地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在一声怒其不争的叹息后妥协地拆开了手套的塑料包装,再抬起头时,教授已经走到了他们的桌前。


接下来他们没有再交流,两个人无声地配合,切割、观察着实验对象。这对Thomas来说是好事,能让他在静默中理一理思绪。


卸去伪装后,他不禁为那起先萌生出的一丁点郁闷,是如何在他胸膛里发酵为难以忽视的痛楚而迷茫。他本能地觉得这种料想不到的巨大负面情绪,应该与事件中未露面的另一位男主人翁有关,但与此同时却又本能地否定这样的自我猜想——人们不肯阻止Rachel,因为她是Minho的现任“绯闻女友”,人们不肯帮助Amy,因为她不曾得到Minho的青睐。Thomas告诫自己不要为了这样一件意外迁怒于人,但还是忍不住有些讨厌起Minho。不仅如此,Thomas必须得承认自己由此感觉失望,对自己,也对他。




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Thomas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试管摔在地上。当他后怕地将脆弱的玻璃制品放回原位,Brenda咳嗽了一声。


“想要分享吗?”她歪着头问,胸前抱着厚厚的课本和填得满满当当的记录表(Thomas用了三秒来震惊她什么时候收好的),“你想得真投入。”


确实如此,就只是想着Rachel、Amy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Minho,往日里难熬的课时眨眼之间就度过了。但Thomas不打算承认,不然又是一个不久前才发生过的没有尽头的轮回。


“我在想,你的睫毛膏,刷的……唔,结起来了。我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你。”他一边整理着桌面一边犹犹豫豫地说道。


“考虑了一个小时?”Brenda微微笑着,似乎全然不在意。Thomas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真的,”他强调道,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好去卫生间弄弄,挺尴尬的哈。”


Brenda没有理会他的建议,她耐心地等着,直到他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拿起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时,她才皮笑肉不笑地说:“Tommy,我今天没有刷睫毛膏。”


Thomas的动作僵住了一会儿,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并假笑着憋出了入学以来最蠢的谎言:“是吗?啊……嗯,大概是我看错了,可能是有什么脏东西吧。你知道的,灰尘,什么的……”


“也许吧。”她继续笑着,没有否认,“挺尴尬的哈。”


Thomas又抖了抖,讪讪地收起笑容。好在Brenda没有再说下去,她把话题调到了下一节公共心理课上,而Thomas则对此求之不得。


他们慢吞吞地朝另一个教室移动,走廊上挤满了下课后涌出的学生,和嘴里叼着早餐、不久前才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没有早课的人。Thomas同几个擦肩而过的Beta道了早安,Brenda则给了几个迎面而来的嘻嘻哈哈的alpha朋友两拳。至于omega——大多数omega都把往日的闲言碎语替换成了无声的注目礼,但仍没有人肯轻易向前。


“你现在是他们的英雄了。”Brenda憋着笑说,“估计你的事迹已经传遍整个校园了。”


“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好笑,也不值得骄傲。”Thomas蹙着眉,他只盼望这件事能够尽快平息,而不是成为人们口中的谈资或笑柄。


“放轻松点,”Brenda吹了个口哨,环顾四周,“也就半个月吧。”


“什么?”Thomas迷惑地半眯眼睛。


“时效,”Brenda压低声音解释,“也许现在它被传得天花乱坠,你去哪儿都能听到,但再过半个月就没人会提了。”


“因为比赛要到了?”Thomas猜测道。


“有一部分,”Brenda啧啧嘴,“但更多的是……”


“Brenda!”——熟悉的、阴魂不散的、总是在紧要关头出现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她。Thomas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想要怒吼的冲动。他跟着Brenda转过身,看清来人后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想要尖叫。


“Newt!”Brenda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她开心地和面前的两个人打着招呼,“Minho!终于来上课了?”


“是的,训练告一段落了。”Newt点了点头,耐人寻味的目光不着痕迹地从Thomas的脸上拂过,让Thomas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


“早上好,Thomas。”Newt向他问候道,眼睛里写满了笑意,“还适应吗,新学校的生活?”


“一切都很好。”他轻轻地说,尾音落下后不断吞咽着吐沫来抑制颤抖和结巴。


“那就好。”Newt轻快地说道,“我们来的一路上听见的都是你的新闻。”Thomas张开了嘴,Minho的目光适时地扫了过来,令他差点条件反射地跳起来逃跑。


这是寻仇?他乱麻麻的思维里浮出了这个想法。


看他没有接话,Newt又问道:“所以你们真的和谁互殴了,对吗?”


Thomas的嘴巴张得更大了,他现在有些后悔拒绝去看社交网络上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更新的那些有关自己的信息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事情到底被传成了什么样——互殴?他可是单方面被打!


“我们没有互殴。”Brenda止不住地翻出一连串白眼。


“没有?”Newt怀疑地审视起Thomas脸上的淤痕,“你要告诉我你头上的这道痕迹是凭空出现的吗?”


“我们确实和Rachel有些口角。”她看了Minho一眼,对方正一脸平静地直视他们,全身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事不关己的姿态。


“只是口角而已。”Thomas开口道,他的借口是如此蹩脚。他感觉得到Minho视线里的温度,也许仅是幻觉,但他还是为之心虚得几乎冷汗涔涔。他将双眼的焦点停放在Newt下颌的线条上,礼貌又生疏地微笑(亦或是苦笑)道:“这个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磕在台阶上弄出来的。”


Brenda挑了挑眉毛,不再说话。


“好吧,我都听了不下五个版本了,”Newt拭了下鼻子,摊开手,“走吧,伙计们,一起去上课吧。”


“一起?”Thomas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吧?”


“你不知道我们上同一堂公共课吗?” Newt玩味地笑了起来。




————————————————————————


下一章一定让他们讲上话,不讲不是人

评论
热度 ( 46 )
  1. 诸葛子瑜Ansu_安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