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二十一章(全文已完结)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Minho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Thomas跟着他一起离开,虽然想与母亲多相处几日,但他更担心Minho。

“不要再浪费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对于魔化的现实,Minho虽然心里觉得难过,但就算第二天就会死亡,他也会做好自己的事。Minho表现的非常平静,似乎已经放弃了。

但Thomas并不放弃。梅西提起过,要找到幻觉产生的根源,或许这就是一个关键。

然而Minho的幻觉是因为什么产生的,Thomas还是不知道。那大概是Minho最悲痛的记忆,Thomas看得出来,每次他提起这个问题,Minho的表情总是非常沉重。

新任务在安德洛美达湖附近,离巴比伦之森不远,那里的村民向亚法隆反应,有老鼠一样的魔物在附近流窜。

接到任务,两人就迅速赶往目的地。安德洛美达湖周围的森林,面积并不大,植被也没有像糖果之森那样生长密集,但要想在其中寻找到一只并不算巨大的魔物,也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可他们进入森林没走多久,就找到了魔物,或者说,是魔物找到了他们。

这是一只很弱小的人形魔物,两人正在寻找的时候,它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

甚至连强力的攻击都不会,只会在地上转着圈跑来跑去。Minho上前砍了它几刀,它就被轻松打败了。

原本只是个简单的任务,但Minho的行为出乎Thomas的意料。

Minho走上前,主动救赎了这只魔物。

“我以为你会杀了他。”Thomas看着离开的男人,有些吃惊。他以为Minho仍然会按照亚法隆的规则去做,毕竟那是坚持了许多年的规则,想要打破并不容易。

Minho看着Thomas,想要回答,却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这些年你杀了那么多人,现在却在这里假惺惺的救赎吗?”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身后的树丛抖动着,从中走出来一个强壮的黑人男子。男人穿着魔法师的装束,但脸色很差,衣服破旧,似乎很久都没有修补过,看起来生活艰辛。他一出现,就死死盯着Minho,表情愤怒的就像要将他撕裂一般。

Minho非常吃惊,他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人。Thomas不断的在两人之间打量着,他问Minho:“这个人你认识?”

Minho不由的走上前,又停下脚步,转过身对Thomas说:“离远一点,我和他有些事情需要解决。”

男人冷笑一声。“你不在意在这小子面前暴露你虚伪的一面的话,我无所谓。”

Thomas有些担心,但还是按照Minho说的,乖乖后退了一段距离。这是Minho的过去,他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去管。只要M没有出现生命危险,T要做的只是在一旁看着,听着。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

这个人难道就是Brenda提起过的Minho的朋友?Thomas更加好奇当年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仇人,这可不是像Brenda说的那样,只是一些矛盾而已。

“寻找我?在杀了他之后准备杀了我,让人不知道你的过去?”

Minho皱着眉,解释道:“不,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男人对Minho充满成见,他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着Minho的意图。“还是说你要否认你杀了他的事实?”

“我当时……”无法否认,男人说的确实是事实,这让Minho感到愧疚,更多的则是头疼。当年事情刚发生的时候,男人就和自己吵了一架,根本不听Minho的任何解释,他以为

时隔多年,男人会有所改变,但没想到仍是这样的态度。

“当时你为了通过亚法隆的魔法师测试,杀害了你的同伴,我们的朋友,就因为那该死的测试只能通过一个人!别告诉我说你是因为害怕亚法隆的追杀才这么做的,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怕这个!”

男人的讽刺让Minho无法忍受,他突然爆发了,对着男人大吼道:“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上报参加魔法师测试的名单上本来没有他,为什么最后他却出现在在场测试里!?”

男人愣住了。

“原本亚法隆安排的与我一组的是你,而他的突然加入让亚法隆改变了主意!而在最后的测试里,我根本没动手,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制止他。”

突然出现的真相让男人一瞬间慌乱起来,然后变得愤怒。“你说谎!”他冲了上来,狠狠的揍了Minho一拳,Minho也不甘示弱,打到对方肚子上。

两个人就像毫无魔力的普通人,一拳一脚的攻击着对方。很快Minho的眼角就被打出伤口,嘴角也沾着血;男人的鼻梁被打歪,不停的流着血,手上也有多处擦伤。伤势看似严重,但并不致命,两个人就像是发泄一般的打着,谁都没有给对方一个致命攻击。

当两个人都遍体鳞伤,站也站不稳了后,才纷纷停下了手,累的躺倒在地上。看到两个人停下了手,Thomas跑上去,查看Minho的伤势。

“我一直在寻找你。”Minho喘着气,发泄之后,他的情绪明显平静了下来。“我只是想给你传达他最后的话:他希望你好好活着,还有,照顾好自己。”

男人躺在地上,笑出了声,笑声里掩不住的悲哀。“你知道么,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没有参加那个该死的测试,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名单……”

“如果?那时候我们的愿望就是成为魔法师,杀了那些罪孽深重的魔物,这也是他的愿望。而且那时的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反抗亚法隆,我们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这是他的选择。”

当年的他也无法理解那人的选择,而现在他理解了。Minho握住Thomas的手,看着Thomas:“因为他爱你。所以当亚法隆安排我们三个人里面总有两个人要自相残杀的时候,他选择了我,为了让你活下去。”

“这是他的希望?”

“是。不是作为亚法隆的人,也不是其他阵营的人,他希望你就做一个普通人,好好的生活。”

“我知道,他曾经对我提起过……找个活赚点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不是到处流浪。最好再娶个女孩生一群孩子,然后忘了他。”

那人早就决定了自己的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你该忘了他。”

“其他的我都可以按照他的希望去做,除了这个!我会一直记着他。”

男人真的对当年的事没有怀疑吗?他们都清楚那些事情的背后是谁,但他们个人的力量又怎么能跟一个庞大的组织抗衡。恨一个人,远比恨一个根本无法对抗的组织,恨这让人绝望的命运简单的多。

但是常年的仇恨会将人摧毁。一开始的仇恨只是为了找到一个精神的支柱,但渐渐的就脱离了控制,同样作为魔法师,男人也不愿意自己化为魔物,不然他已经躲藏多年,又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来找Minho,就是为了那人的一句话,能让他放下过去的话。

“那么我希望我以后的任务单上,不会出现你的名字。”Minho希望男人好好的活下去,这也是那人的期望。但是爱,或者恨,都是一种执念,对于这些重感情的人来说,两种感情的表现毫无差别。他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好友都失去了。

看到男人离开,Thomas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从Brenda那里听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给他解释清楚:“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们口中的他到底是谁,或许……抱歉,不想说就算了。”

“不。”Minho摇了摇头。“换个地方,我会告诉你的。”

 

安德洛美达湖并不大,早年因为环境优美而被人记录在地图上,常有人专程前来游玩,名声大噪。随着近几年湖畔周围的魔物增多,来的人越来越少,最后这片美丽的湖泊又被人们所遗忘。

湖水异常冰冷,Minho将沾满血迹的衣服扔在湖边,自己站在浅水区擦洗身上的污渍。Thomas呆在岸上,他背对着Minho坐在地上,听着Minho说着那些过去的事情。

Minho和男人都是魔法师家的孤儿,从一开始,两人的名字就在亚法隆的预备魔法师名单上。而那人则是被亚法隆所收养的,是一个被魔物彻底破坏的村子的孤儿。三个人一起长大,很自然的成为了朋友。

因为魔法师心软救赎了魔物,结果却因再次魔化而造成更大的破坏,这类事情男人和Minho见过太多,甚至自己的父母就曾因此陷入险境,因此,他们两对魔物的态度自然是坚决消灭。而那人虽然父母被魔物所杀,但他总是多了一些善心,认为并不是所有的魔物都必须献祭。

不过观念上的矛盾并没有影响三人的感情,他们在亚法隆的照顾下逐渐长大了。

当Minho和男人到了合适的年纪,就被安排进行亚法隆的魔法师测试。亚法隆的魔法师测试非常残酷,首先安排两人一组,将亚法隆布置的任务目标一个个除去,当所有的任务都做完,就会进行测试的最后一项,对战。测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战胜对方,而是为了考验对方心智,只有足够成熟,并且清楚自己加入亚法隆的意义的人,才会对自己的同伴下杀手。

毕竟成为魔法师之后,很可能需要面对的魔物里面,就有自己的亲友;与其到那时再让魔法师去犹豫自己的立场,还不如在一开始测试的时候,就将弱者淘汰。

那人提前知道了,亚法隆想安排男人和Minho同组。谁知道他当时是从哪得到的消息,要知道这些消息只有在亚法隆总部才有机会偷听到。于是他做了决定,报名参加测试,并且在只能和男人或者Minho同组的情况下,他选择了Minho。

最终,Minho成为了魔法师。

当男人知了结果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他和Minho大吵了一架,然后悄悄的逃出了亚法隆。沉浸在亲手杀死朋友的情绪中的Minho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当他终于决定面对现实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男人的行踪。

背负着朋友的死亡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右手中灵魂碎片对男人的呼唤也从未停止。Minho开始出现幻觉,关于那人的,但他总能成功应对,他和Thomas直到从爱丽丝洞窟离开之后。

“母亲说,只要找到根源,或许就有解决的办法。之前的幻觉是因为你的朋友吗?你达成了他的心愿,幻觉是不是就会停止?”Thomas觉得自己找到了根源,他感觉很兴奋,Minho现在应该安全了。

“他的心愿我已经为他做到了,他的声音也停下来了。”

“那就是好了?”

“那是他的心愿,而不是我的欲念。事实上真正能逼疯我的是我自己的欲望,而不是那些该死的过去。”

Minho的一句话,让Thomas又担心起来。

无论怎样做都不对,那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Minho避免魔化?Thomas急的站起来,他对着Minho大声的说:“你可以对我说,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做点什么。我不想看着你化为魔物!”

Minho从湖中走上来,眼神变得充满倾略性,这让Thomas忍不住想要后退。他走到Thomas身边,一把将他拉到自己怀里,吻了他:“这就是我的欲望,一直想这么做。”声音低哑而性感。(插图4)

仅是双唇相贴,Thomas就觉得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

他知道了Minho想做的是什么,不知道是因为找到了问题的根源,还是因为对方对自己的喜欢,Thomas只觉得非常高兴,他简直一刻钟都等不了了。

双手搂住Minho的腰,Thomas看着Minho,脸色绯红,表情却很认真:“那我们就满足它,这样你就不会被欲望所影响,化为魔物了。对么?”

 


评论
热度 ( 11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