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城巴搭乘日记(小甜饼,OOC)【投稿人:云鲤鲤鱼】

故事背景按照在天朝来写这个点让我一想到就忍不住笑了噗噗,bug多得如同天上的星星

借用了@mayo 那张小哭包戴红围巾的圣诞贺图和拿红玫瑰的图的梗,太太的图真是甜甜甜///V///



☆12/16/Wed. 小雨

小区外面的1号线又开始搞闭站整修,坐不了地铁了,只好换乘城巴,昨天就坐过一回了,但还是好不习惯,今天差点迟到了,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话说今天在城巴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人跟这几天的天气一样奇怪,明明是隆冬季节,却像梅雨时节一样哪里都湿淋淋的,今天上车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虽然也有可能是我太匆忙。我刚抓住离车门比较近的那根栏杆,车就发动了,我又差点摔倒,幸好我机智,把栏杆抓得紧紧的。等缓过神来准备去刷卡,我发现有个长得很高的飞机头生在投币机旁边站着。说实话我一直蛮想剪这个发型,看眼前这位就十分酷帅,但是教导主任一定会揪着我耳朵去理发店把头发剃光,还是发发白日梦好了。

我掏出城巴卡,排在飞机头后面,可是等了半天,他都一动不动,目测在望着那个投币机发呆。终于司机说话了:“小哥,你站着干吗,投币啊。”

飞机头慢慢地转过头去看司机,好像一副大惑不解的模样,然后默默从口袋里拿了一张一百块出来。

壕!

司机大概跟我一样被那张大钞闪了下眼:“第一次坐城巴吧,不设找赎的。”

飞机头点头:“哦。”

“你没散钱?”

“没有。”飞机头说着就把钱塞到硬币口,我眼明手快地伸手按住他的手:“你塞错洞了,这个是放硬币的。”

趁他看向我,我赶紧把他拿着钱的手推开,然后刷了两遍自己的卡:“好啦,我帮你给钱了,你下回记得带散钱,一百块坐个城巴多冤啊。”

飞机头愣了愣,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钱,一句话都没说就往车厢里面走了。

我当时想:我去,这什么人啊,连谢谢都没有一句,直到我回到教室,把我的书包拉链拉开——一张一百块歪歪斜斜地躺在我的书上面。我吓了一跳,捏着钱不停地想为什么无端端有张大钞在这儿,然后我看到了上面有一行用签字笔写的字——

以后你帮我刷卡。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12/17/Thu. 小雨

今天上车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仔仔细细把车厢里的每张脸都看一遍,没见到昨天那个怪人。然后我就从兜里掏出等车时没吃完的豆沙包来吃,那是从家里楼下新开的包子铺买的,极好吃。解决完豆沙包,吃莲蓉包,莲蓉包之后是流沙包,最后糯米糍,同时搭配鲜豆浆。美妙的早餐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原本我以为不会见到那个飞机头了,但四个站之后,在我吃流沙包的时候,我眼尖地看到有个飞机头上车了——虽然留飞机头的人挺多,但上车的那个人海拔高,我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昨天那个怪人。

我把包子按回兜里,一边用手背擦嘴一边挤开人群过去给飞机头刷卡,完了我拿出那张一百块想塞他手里:“你还是自己办张城巴卡吧,很方便的,这两天当我请你坐车了。”

他把手背到身后:“不要。”

……这哪里来的公子哥啊,我来到他跟前他不打招呼算了,我帮他刷卡时他看着窗外一副不关他事的样子也算了,他怎么好意思……?要是他跟我一个站上车还好说,可这样我得站着吃早餐啊?我们家那个站是起始站,上车的人不多,我可以轻易找到座位,后面车厢会越来越拥挤,包括不少老人或者小孩子,我一般都会让座,但只要吃完早餐也就没什么了。他这种时候上车,害我在不是让座的情况下丢掉座位耶!

我试图婉拒:“要是我没看到你上车,又或者我那天没有坐城巴怎么办?你还是办……”

“我以后在你上的站上车。”

我败下阵来。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跟飞机头“谈妥”后我继续把早餐拿出来吃,如想象一样,站着非常不方便,我吃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倍,因为需要腾一只手出来抓吊环。只剩最后一个站的时候,我才终于吃到了糯米糍。不得不提,这家店的糯米糍尤其好吃,豆沙香甜,外面裹着的椰丝椰味浓郁,刚好解了豆沙的甜腻,我每天帮衬一个。

最喜欢吃的东西我吃得特别慢,城巴提醒即将到站了,我才急忙将剩下的糯米糍塞进嘴里,然后整理塑料袋和豆浆盒,把挂在手肘上的书包背到身后去。就在这时出了点小意外,我的书包侧面搁着把三折伞,那伞有点破烂,最后一折缩不回去,我没注意看就把书包往后背,结果一下子就勾住了飞机头的外套拉链。

我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地拯救了飞机头的外套后想向他道歉,但因为嘴里鼓鼓囊囊的全是糯米糍,又心急,嚼碎的椰丝就惨烈地喷到飞机头脸上。我连忙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伸了出去想给他擦擦脸,他却把我的手拦下了。这时候我才发现飞机头真的长得不赖,连沾了椰丝的脸都能打个九分。

最后我没道歉成功,因为车门开了,而我还在端详他的脸,而且糯米糍也还没吃完。应该无大碍,他不道谢,我不道歉,打个平手。

 

☆12/18/Fri. 阴

今天不下雨了,虽然空气质量还是很糟糕,到处都灰蒙蒙的,但好歹没那么潮湿了,课桌的桌面没有黏黏腻腻的,洗手间的镜子没有淌水。

今天车上有个小朋友一直在哭,他妈妈抱着他指着窗外哄了好久,他的哭声才渐息,但眼泪还是可怜巴巴地挂在眼角。这时候,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个戴棒球帽的老伯伯逗那位小朋友说:“这么漂亮的小女孩,眼泪汪汪的就不好看喽。”

小朋友的妈妈说:“他是男孩子啦。”

老伯伯:“……哦,男孩子丑也没什么关系。”

我在一边忍笑。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老伯伯又问:“小男孩有四岁了吧?”

小朋友妈妈说:“不是呢,他才一岁九。”

我终于没绷住,幸好嘴巴里的食物这回没让任何人遭殃。

说到飞机头,我还是跟他道歉了,但他没什么反应,表情平淡,好像已经忘记这件事了,有点令人尴尬。值得欣慰的是,他如约在我家旁边的城巴站上车,想不明白,他到底要坐车去哪儿,又去干嘛?不过我没好意思问,今天他在车上只做一个动作——把羽绒服的帽子掀起来遮住半边脸,然后睡了过去。

 

☆12/21/Mon. 雾

今天从家走到城巴站的路上,遇到了一家三口,应该是夫妻俩送宝宝上幼儿园。我听到妻子对丈夫说:“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你上辈子怎么一个情人都没有呀?”丈夫还没来得及回,儿子来了一句:“爸爸,那你赶紧去找情人吧,不然下辈子又没女儿啦。”

直到坐到上城巴了,我想起这个对话还是忍不住笑,回头看看坐在车厢最后一排的飞机头,依旧戴了帽子在睡觉。我下车前又看了他一眼,他还是跟一座冰雕似的。其实他是不是什么需要冬眠的动物啊,一大早的为难自己来坐城巴,可能是要干啥重要的事儿,就像松鼠过冬前需要贮藏大量果实一样。这个比喻感觉不太恰当,难怪作文考试又差点没及格。

 

☆12/22/Tue. 晴

果然不该在背后说人坏话,天道好轮回,今天轮到我在城巴上睡着了。

但是没有坐过站,也没有迟到,因为飞机头竟然在到站前把我推醒了。

他不是也在睡觉吗?

不是也在睡觉吗?

是也在睡觉吗?

也在睡觉吗?

在睡觉吗?

睡觉吗?

想不通。

 

☆12/23/Wed. 晴

今年车上看到一位身着旧式军装的老人,后背微驼,头发胡茬都白了,我照例站起来让座,没想到老人摆摆手拒绝了。我坚持了下,三四个回合之后,老人说:“我很老吗,你干吗要给我让座?”

我笑了,朝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抱了抱拳,一回头,发现一个阿姨已经坐了我的座位了。

好吧……

最后一排的飞机头还是在睡觉,我抱着栏杆数了一会儿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又望了望他被大帽檐挡住眼的脸,突然想起来昨天忘了道谢。

 

☆12/24/Thu. 晴

明天圣诞节,而且还是周五,太棒了。

今天遇到一位妈妈带着一个很小的孩子上车,小朋友眉毛浓浓的,看起来像个男孩儿,但是头发细密柔顺,还绑着两条小辫子,搞不清性别。总之我马上站起来让座,那位妈妈对我感激地笑了笑,然后对小朋友说:“哥哥给你让座,你应该对哥哥说什么啊?”

我连忙摆手:“不用谢……”话音没落,小朋友认真而响亮地说道:“你真懂事儿!”

我:“呃,谢、谢谢夸奖……”

周围的人全笑了,我摸摸鼻子,习惯性往最后一排瞄了眼,发现飞机头嘴角勾的弧度特别高。我怀疑他根本没有在睡觉,虽然他大帽檐的毛毛让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哪个人边睡觉边这样应景地在笑啊?难怪前天能叫醒我。啊,今天还是忘了道谢。

 

☆12/25/Fri. 晴

非常惊喜,今天早上买早餐的时候,碰到了几个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年轻人在街上用小号吹《Jingle Bells》,其中一个拿着个大袋子给路过的行人派一些小玩意作为圣诞礼物,我得到了两顶圣诞帽,圣诞帽的白边上方有鹿角、星星和雪花,特别可爱。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给我两顶,他们笑着说我和我的女友一人一顶。

谢谢,可是我没有女友耶。

考虑到还没报答大前天的叫醒之恩,我决定把多出来的那顶圣诞帽送给飞机头,思及飞机头一上车就直奔最后一排睡觉,我决定在等车的时候就把帽子给他。很幸运我到车站的时候他已经戴着耳机站在那里了,颇有玉树临风之感,然而他一脸凝重地看着圣诞帽并迟迟不伸手接的模样让我觉得自己挂着大笑脸说“谢谢你大前天叫醒我,祝你圣诞快乐”的行为有点傻逼。

就在这时候,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那个男人指了指我手上的圣诞帽,有点拘谨地说:“你们好,打扰一下,请问能不能卖一顶圣诞帽给我?我女儿幼儿园搞活动需要圣诞帽,我们昨天忘记买了,现在一大早不知道去哪儿找。”

我刚想说卖早餐那条街有人免费派送,飞机头早我一步,拿过了我手里的帽子,半蹲下身,在小女孩面前挥了挥:“小家伙,你想要这个?”

小女孩怯生生的,不说话,睁着眼睛看着他。

男人在旁边说:“女儿,哥哥问你想不想要帽子,回答呀?”

小女孩还是瞪着眼不说话。我猜她被吓坏了,要是我四五岁大的时候这么一个又高大又凶还留飞机头的男人跟我说话,我也吓得够呛。

飞机头没有再说话,直接把帽子戴到了小女孩的头上:“好了,送给你。”

咦?

男人说:“快说谢谢哥哥!……我的女儿比较内向,谢谢你们啊!”

飞机头用下巴指了指我的方向:“要谢就谢他吧。”

男人转向我:“谢谢你,小伙子!”

“啊?不用谢……”

这对父女走开很远了,我还看着小女孩手里攥着那顶红通通的圣诞帽发愣,突然,手心一空,飞机头把我手上唯一一顶圣诞帽扯了过去,揉了揉装进了外套口袋里。

我眨眨眼:“你干吗?”

他理所当然道:“收礼物,你不是要送我这个吗?”

……我就知道!

不过看到他口袋里露出来的圣诞帽上的白色小绒球,心情还是不错,回头我给自己重新买一顶好啦。

 

☆12/28/Mon. 晴

今天遇到了一位小画家呢!

发现这个小男孩的时候,他正拿着铅笔在黄色的椅背上涂涂画画,画两笔回头看两眼,根据他的视线,我很快判断出他是在画飞机头。

厉害哦,让小朋友有冲动给自己画像!小朋友,你为什么不画我呢!

我把举着烧麦的左手放在大腿上,右手拍了拍这个坐在我前面,背着双肩包的小男孩的肩膀:“小朋友,你多大啦?”

小男孩竖起拇指和食指:“八岁。”

“你喜欢画画对吗?”

他点头。

我又问:“你在画后面那个哥哥吗?”

还是点头。

果然!“你为什么要画那个哥哥啊?”

“他的头发很帅。”

“跟你说,我留这个发型会比他更帅。”悄悄说完,我单手从书包拿出一个草稿本递到小男孩手里,“你画得那么好,能不能画到纸上送给我?画到椅背上,司机叔叔虽然也很喜欢,但还是得把它擦掉,多浪费啊。”

小男孩想了想,说:“好吧!”他重新握紧笔,一笔一划的极认真,我跟他一块儿看着一动不动十分配合的模特儿,笑了出来。没过多久,小男孩告诉我他快到站了,把草稿本捧到我面前,我把画那一页撕了下来,本子推了回去:“你以后在城巴上都用这个本子画画吧,如果你画满后我们有机会再见面,你再把本子还给我。”

小男孩答应了。嘿!司机大叔,我给你做了件好事儿呢。

下车前,我跑到飞机头那儿摇他肩膀,半天他才抬起头,露出一双半睁着的懒洋洋的眼睛。我唰地在他眼前亮出那幅惊世佳作,哈哈笑道:“你看,这是一个未来画家笔下的你,送给你!”

他慢慢皱起眉毛:“这一坨是什么东西,不要。”

“哈哈,为什么啊,抽象派大作,你那头发画得尤其传神,很值钱的哦!”

在我笑得前俯后仰时,他从口袋拿出一支签字笔,就着我的手在纸上添了几笔,然后把纸揉成一团塞到我手心:“给你。”

“你画了什么啊?”刚想打开,他指指窗外:“不下车?”

“哦,哦!”

我在路边摊开那张纸——上面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跟画面原有的图案画风非常相似,不分伯仲,我捂着笑疼的肚子把它夹到一本厚书里压平,然后决定把它跟飞机头给我的一百块一起夹在日记本的扉页里。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个奇怪的人,这很有纪念价值,对不对?

 

☆12/29/Tue. 阴

今早等车的时候,我想起昨天跟画家小男孩说的“有机会再见”的话,突然感到我跟飞机头真有缘分,好像已经连续很多天都在车上见面了。刚这么想完,飞机头就没有来,上车的时候我在车门口左顾右盼了很久,但连半个他的影子都没看到。难道又要像第二次见那样中途上车?但我从头到尾盯着车前门,直到下车也不见他。

今天城巴上来了一对可爱的祖孙,喝热过的袋装甜牛奶时,我听到小宝贝对她的外婆说:“你在想你女儿吗。”外婆说是啊。小宝贝接着说:“我也想她了。”

 

☆12/30/Wed. 晴

飞机头不是飞机头了!

本来以为今天也不会看见飞机头,因为等车的时候他依旧没有出现,没想到车门关上几秒又打开后,上来的就是他!我第一眼都没认出他来,飞机头顶着寸头的样子给人感觉完全不同,要不是他手里拿着的白色香烟,我都要怀疑这个人不是他了。我不知道他手里的烟是什么牌子,但之前等车的时候我见他抽过几次,有点儿印象。

我上前去给他刷卡,特想问他昨天为啥不见人,干吗要剪发,想想不关我事儿,还是找地儿坐下继续吃早餐了。一路上我都在纠结自己干吗要那么关心一个怪人来不来坐城巴,回到学校走在那一排冬青底下,我终于想到了。一百块还没用完呢,我不能白占别人便宜。

 

☆12/31/Thu. 晴

今天城巴上我让座的小女孩非常活泼好动,一直在唱各式各样的歌。

小女孩的妈妈:“这位哥哥给你让座,你给哥哥唱首歌呗!”

我:“不用这么客气啦。”

小女孩抬头,非常非常认真地对着我唱起来:“♪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

我:“……”

飞机头嘴角又弯起来了!我敢保证他根本没有在睡!

 

☆1/4/Mon. 晴

今天是我平凡人生里最最最神奇的一天。竟然有点不知道要怎么下笔,连写议论文我都没这么苦恼。

总之,唔,嘿嘿,从头说起吧。

今天理应是我在新的一年第一回搭城巴,我没有搭上,但我也没有迟到。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会飞,于是我飞过去了,一路上大家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看一个超级无敌帅的超人一样。警察很快出现了,他们在陆地上开着警车自不量力的试图追上我,还拿枪射我,幸好我身手敏捷,避过了一颗颗子弹,最后成功在上课铃声响起前回到教室,同学和老师纷纷起立鼓掌,校长为我送上鲜花。

开玩笑的,我有点紧张,先乱写点东西平复心情。

事实上,今天早上我睡过头了,等我满头大汗地跑到车站,平时一起坐车的几个熟面孔都没在,只有飞机头一个人站在那里。

我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但还是不死心地问:“车还没来吧?”

飞机头低头看过来,而我正用双手撑着膝盖,喘得像条狗:“如果你指7点半那班,已经开走了。”

我腿一软:“什么?我就晚起了十分钟,而且我早餐还没买就跑过来了!”我着急地抬起手腕看表,“才32分,有时车会晚到两三分钟的啊,你没骗我吧,你怎么不上车?”

他特别淡定:“没卡,没散钱,等你。车真的走了。”

“我去,要迟到了!”我来回地踱步,“打车上学好了,你应该也顺路,要不要一起来?还是我把卡给你,你明天再还给我?可是这里不好打车,怎么办呢……”

“我载你去吧。”

“太好了!快快。”我往前走了两步,倏地回头,“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载我?你有车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车停在附近,现在去开过来,你去买早餐,买完回这来这里。”

“我不信,你有车干吗还天天坐城巴啊,还要借我的卡,这不有病嘛?”

说完我被狠狠瞪了一眼。然后我乖乖照做了。

可能飞机头本身就是一个怪人,一个怪人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而怪人要帮你忙……不能因为他是个怪人你就拒绝对吧?

接下来,在我买完早餐奔回车站后,神奇的剧情展开了——我发现,飞机头的车,竟然是我每次经过都要花好几分钟欣赏赞叹且垂涎不已的车,自从它半个月停在我家小区外,我就开始这么做了。而它竟然是飞机头的。

似乎对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很不耐烦,飞机头摇下车窗:“你到底要不要上来?”

要!载我去解剖器官我都要!

在车上路飞驰五分钟之后,飞机头先一步打破了车厢里的寂静:“你不吃早餐?”

我眼睛盯着车内部的每个细节:“如果我有这样的车,上车前我要先擦鞋底,怎么可能还在上面吃东西。”

他哼道:“随你便。”

话匣子打开后,我一肚子疑问终于憋不住了:“那个,我想问你……”

“没什么好问的。”

“好吧,这是你个人喜好,不过你是不是最近这半个月才有了这么一个,”我揣摩着措辞,“呃,爱好?我能不能问问你为什么要挑这里啊,你特别喜欢这个时间点的这辆城巴吗?”

他紧紧闭着嘴巴。

“还真有缘分,我也是大概半个月前才开始搭这趟城巴,不过我就是去上学而已,你每天坚持这个爱好也不容易。不对,也不是每天,前两天……”

他嘟哝:“睡过头了。”

我没太懂,但懒得琢磨,继续说道:“虽然我们搭城巴的原因不一样,但好歹也一起这么度过了半个月,说实话哈,开头我觉得你这人蛮讨厌的,后来发现你挺好的,还送我上学。”

“……不止半个月。”

“啊?”我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地铁,我每天跟你坐同一趟地铁,两个月了。你没发现。”

“啊?为什么……”

“烦死了,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飞机头烦躁地锤了锤方向盘,车的喇叭发出嘀的一声,“只许再问一个问题,问完闭嘴!”

我点点头,问:“你现在为什么要脸红啊?”

车吱的一声急停,他转过头来,一脸狂风骤雨:“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你听不出来这是一个富二代坐地铁时喜欢上了一个傻逼,然后跟着那个傻逼坐了两个多月公共交通工具的故事吗?”

我摇头:“没、没听出来。”

“那你他妈脸红什么?”

……啊,不写了,大冬天的我脸能烤红薯了,写作业去!

 

☆1/10/Sun. 晴

最近没有搭城巴,所以这个日记也没有继续,今天又搭了,遂照例来记一下。

今天第一次跟民豪在不是上学的日子见面。

Yep,民豪是前面的日记提到的飞机头,我刚才翻看了下,发现之前每一篇日记都有说他,真是魔性……

来随便说一下今天。

今天见面的时候民豪竟然递了一朵红玫瑰给我,我的下巴差点啪吭一声掉到地上:“神经病啊,今天我要带着这朵花逛街?”

民豪说:“我已经为你考虑过了,想到你可能觉得不方便,剩下的九十八朵在车后座,打算回家之前再送给你。”

“我的天,不是,等等……不是说今天城巴出行,你又开车来做什么?”

“我开车来跟你一起搭城巴,像之前做的那样,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民豪看向别处:“……如果你不喜欢花,扔掉好了,我不知道第一次约会应该送什么,随便买的。”

我赶紧把拿着花的手背到身后:“还好啦,也没有不喜欢,就是有点怪……呃,你今天穿得挺帅的。”

民豪看我一眼:“谢谢,你也……你的围巾也不错。”

“围巾?”我低头踌躇了下,拉下那条红色的围巾想围到民豪的脖子上,他扭头躲开:“干吗,我不冷。”

我摸摸鼻子:“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先用这个代替好了。”

“……”

见他不说话,我当他默认了,先把围巾搭他后颈上,然后抓着围巾一边的流苏一圈一圈地绕。他明明知道我一只手拿着花,根本不方便,却压根没有早帮我的意思。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你真是笨手笨脚的。”

哦,还嘲笑我!

就在这时候,城巴缓缓停在了路边,我报复性地扯住围巾流苏用力往下一拉,让他措不及防地踉跄了下,趁他没反应过来先他一步跑上城巴刷卡,然后得意洋洋地等他上来。可是还没来得及抬高下巴说“想我帮你刷卡?说句好听的”,我听到坐在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充满憧憬地跟她妈妈说:“妈妈,我喜欢那个哥哥手上的花,我能不能问他要?”

我一下子忘了要跟民豪说的台词,挠挠后脑勺,举起手里的花看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恐怕……”“不行。”

周围的人齐刷刷看向了一脸严肃的民豪。

我以为他要发脾气,刚准备阻止,只见他上前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乖,以后长大了,也会有喜欢你的人送给你的。”说完转头认真地问我,“你说是吗?”

我装作没有听到,捂着又可以烤红薯的脸,绕过他去车头给他刷卡。完了我抬头一看,发现天空湛蓝湛蓝的,像水洗一样,上面轻飘飘地躺着几朵白白的云,形状特别温柔。


END

谢谢阅读,我的ID是@云鲤鲤鱼,欢迎来找我玩儿~辛苦小地图室帮忙发文了❤

评论 ( 9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