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粉红色蔷薇》——第十一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背景:自己设定的魔法世界


备注:1、智商不够,背景复杂,BUG可能一堆,如发现请告知一声。除了BUG之外的个人喜好问题,我是作者听我的╭(╯^╰)╮


2、总之子瑜写的同人都是甜文,请放心=3=


(正文总跟大纲不一样=。=大概这就是我大纲简略的后果……)




前期剧情:


1  2  3   4    5   6   7    8   9    10




——————————————————————————


王宫的地牢事实上就在觐见堂后面的庭院,也就是属于王族的私人庭院的地下。地牢的入口位于议政楼下,那是平日里大臣们商议要事和聚会的地方,来往人员并不多,并且这里戒备森严,侍卫很多,而且还布置有魔法阵,不管是有人想要闯进去,还是想要逃出来,都非常困难。


因为位于地下,地牢里显得非常昏暗,油灯发出的亮光勉强能让人看得清周围。一间间分布整齐的牢笼像是嵌进了这片巨大的特殊石材的巨大凹陷,除了入口处用刻上魔法阵的金属栅栏封住,内侧的石壁上没有一丝缝隙,而且石质坚硬,根本无法用武力破坏。也就是说,一旦被关进牢笼,想要从内部逃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Minho和Thomas被分别关在地牢的两头,互相看不到。大概是公主跟侍卫们打过招呼,那些人对Thomas还算客气,每日送的饭菜虽然算不上好吃,但至少是热乎乎的新鲜饭菜,没有奇怪的味道。而四周零星几个被关押的人,每天吃的都是冷饭,有时侍卫心情不好,还会被拖出来打一顿,流了一地的血。Thomas也是在地牢呆了两天,才终于知道石墙和地面上斑驳的深色印记到底是什么了,那是长期被鲜血浸泡后留下的。


在侍卫心情好的时候,Thomas趁机跟对方打听了外面的情况,就见侍卫兴奋的跟Thomas聊了起来。


因为可恶的联盟不仅抢走了太阳王的宝剑,还偷袭了王宫,伤了大家喜爱的公主,甚至一直驻守在边境的路萨姆兵团都遭到了他们的毒手,几乎全军覆没。不仅如此,还有人说王子并不是失踪,而是被联盟的谎言骗走了。最后,太阳王还宣布,那些法布里斯救走的是一只恶魔,那是传说中会带来战争与瘟疫的类人形强大生物,那原本是太阳王想要公开处决的邪恶生物,


脾气再好的人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都愤怒的要求太阳王出兵攻打联盟,夺回宝剑,带回王子,并且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就连5岁的孩子也闹着父母说要去打坏人。帝国上下都已经开始为战争做准备了。


Thomas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最后竟然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战争,这个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它会毁了这个好不容易休养生息了15年的帝国。


但他现在只是一个被关在地牢里的小法师,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发展。


他不断地回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对方最后一步做的有些太急躁,Thomas可能直到死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这一切都要从路萨姆兵团的补给突然减少开始说起。路萨姆兵团缺少补给,人员又没有补充,兵团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想要拦下联盟的小队骚扰也越来越困难。再加上边城开始插手兵团的事务,让兵团与太阳王的联系越来越滞后,原本一些小问题因为时间上的拖延也渐渐变成大事。


而当Thomas接下了任务,就是这一切的开始。带着太阳王的宝剑巡逻各大城市,原本是多年的传统,为了震慑那些城主和贵族,让他们平日做事不敢太过分。而修补边境城市的魔法阵,则是一项临时的安排,因为有城主反应他们的魔法阵似乎年代太久,出现了一些问题。将这两件事都安排给Thomas,这原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谁能想得到,在途中竟然会发生意外。


小队的其他人都被杀害,留下Thomas一个人,就像是为了有人能给按时巡逻的路萨姆兵团的人说一说攻击他们的到底是谁,专门这样安排一样。


以Thomas的性格,在发生这件事之后,肯定会再次跑回现场查看情况,找到那枚硬币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再之后,就是他和Minho被带回王宫,解释宝剑丢失的详细经过,又通过那枚硬币,确定了哈格尔贝利家族与联盟有勾结。太阳王就安排人员调查这件事,把所有牵扯进来的人都关押了。


再然后,原本应该是两张请帖,可在舞会开始前只有Thomas的请帖送到了他们的手上,而另一个送请帖的人,则被他们发现在Thomas家的地下室,并且发现了一个攻击人的疑似魔物。


先不说Thomas根本不信托托是魔物,它也不会从上锁的房间里跑出去,那他们口中那个给Minho送请帖的人为什么会在两个人都已经离开之后才单独送到房子?这个人又为什么非要闯入房子里?


而更重要的一点,其实太阳王很早就知道Thomas在房子里养了一只不知道品种的生物。那时候刚从外地回来汇报工作,Thomas就悄悄的带着托托进了王宫,他毕竟没有大庄园,如果手中的这个东西将来会给城市带来麻烦,他当然不会选择留下它。而太阳王看到托托之后并没有反对,他只是让Thomas自己注意点,别伤了其他人。


很明显,这件事就是太阳王的自导自演,为了打压了一批原本对他就不忠诚的家族,顺便借着这次的事件再次挑起战争,获取利益。而Thomas只是这一连串事情中的一枚棋子,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当然是趁机解决掉,以绝后患。


或许是因为一场战争需要准备的事项太多,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人对Thomas和Minho接下来的处置有什么安排,从把他们两人扔到地牢之后,就似乎被人遗忘了一样。虽然地牢里光线昏暗,空气潮湿还散发着一股血液和污秽混合的恶心气味,令人作呕,但伙食算得上不错,还能探听到外界事态发展,了解Minho的情况,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活着。


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利,但Thomas突然觉得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了,甚至有些兴奋。当隐藏在这些事情之下的阴谋终于暴露出来,Thomas甚至觉得有些安心,当知道了幕后黑手甚至是他的目的,想要提前做好准备就显得容易,更何况在发现了对方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在自己身上的时候,Thomas觉得轻松很多。


当然,Thomas也不会因此松懈下来。这几天他一直在观察侍卫的换班情况,但他发现除了每次换班人数是固定的,时间却并不相同,或者说他们的换班时间是以一个奇特的规律运行,而他现有的数据没有办法得出那些人是以什么样的时间间隔来换班。牢笼的栅栏也是一个问题,因为那上面刻了一种很少见的魔法阵,这使得他们无法从内部强行破坏,只能使用钥匙。可从这几日的观察看来,那一串地牢的钥匙被侍卫长随身携带,只有需要带人出去或者需要关人进来的时候,那个长相猥琐的侍卫长才会来到地牢,拿出挂在腰上的钥匙串。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Thomas也开始有些焦躁,那些侍卫的进出开始变得频繁,不是带着人进来,就是拉着人出去,但那些被带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Thomas可不相信那些人被释放了,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人被处决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进地牢的人越来越少,而出地牢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人现在只是先把重要的解决掉,等到那些麻烦都处理了之后,他们就会想起Thomas和Minho这两个小人物。


“赶紧起来。”Thomas在睡梦中突然被吵醒,他睁开眼睛,就看见牢笼的门已经被打开,两名侍卫站在他的身边,表情严肃。


Thomas揉了揉眼睛,趁机打量着外面,就看见侍卫长正站在牢笼外面,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旁边还站着几名侍卫,押着好几天没见的Minho。Minho的情况看起来并不好,他的衣服上有许多鞭打后的破洞,还有些暗红色的污渍,此时的他双手被一副巨大的金属镣铐锁在背后,走路有些摇摇晃晃,身边的侍卫态度恶劣的推搡着他,时不时再踹一脚。他抬起头,看到Thomas平安无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即使他的眼眶有些青紫,脸上嘴角还沾着血迹,也不能掩盖他的风采。


“好久不见,Thomas,看起来你过得不错。”Minho笑着说,毫不在意自己狼狈的样子和四周让人不安的侍卫们。


“嗨,Mimho。”Thomas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在侍卫的催促下从地上爬起来,还来不及拍打衣服上的灰尘,就被动作粗鲁的推出了牢笼,和Minho一样被扣上了手铐。


“你看起来很消沉,是这几天没吃好吗?说真的,这里的伙食简直太差劲了,不是发霉的就是馊的,难道太阳王连这点伙食费都出不起了?”Minho刚说完,就被站在他身边的侍卫一拳打在太阳穴上,让他摔倒在地。


“如果你再废话,我会让你等一会死的慢一点。”阴森森的语气让Thomas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想上前看看Minho的情况,却被那些人抓住胳膊,拉扯着就往地牢外走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剩下的几名侍卫围住Minho,开始殴打他。Minho似乎因为刚才的攻击晕了过去,他侧卧在地上,蜷着身子,没有躲避任何攻击。


“你们放开我!”Thomas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没有看到Minho的情况,他没有办法安心,更何况离开这里之后,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他可不甘心死在这些人的手里。


“你给我安静点!”侍卫长没想到平时安静乖巧的小法师竟然会反抗,他和另一个侍卫急忙上前,想要控制Thomas。别看Thomas比较瘦小,可他奋力挣扎起来,两个人都没有办法完全压制住他。


“该死的!反正太阳王只说处决这些家伙,可没说在什么地方。干脆现在就把他们两个解决掉,太阳王还等着我们把哈格尔贝利的族长带过去呢。”侍卫长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恶狠狠的说。他刚才被Thomas用头狠狠的撞到了鼻子,流出的血把衣服前襟都染红了。


那个与他一起抓Thomas的手下一听,自然愿意选择这种更省力的方式。只见他快速的拔出剑,就想往Thomas的身上砍去。


就在这时,地牢的入口处突然响起了一个金属敲击地面的清脆响声,随着一阵越来越急的弹跳声和什么东西滚过地面的响动,一个小东西滚到了侍卫长脚边。


那是一个金属的小球,看起来似乎是由复杂的机关组合而成,金属球靠在侍卫长脚边,反射着四周的灯光,看起来有些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还没等侍卫长弯下腰,仔细打量那个可疑的小球,只见金属球突然发出“咔嗒”一声响动,紧接着,金属球光滑的表面上突然凸起了一小块,伴随着两块弧形外壳突然弹开,一股呛人的白色烟雾从金属球的开口处喷了出来,很快就笼罩了整座地牢。


此时,侍卫长反应过来刚才的小东西是一枚特制的烟雾弹,他一边大吼:“有人袭击地牢,全体警戒!”一边将剑横在胸前,弯下腰戒备的看着四周。侍卫们因为突然袭击乱成一团,听到侍卫长的声音,才手忙脚乱的开始警戒。地牢里的光线原本就昏暗,在被烟雾弹袭击之后,甚至连站在身边的人都有些看不清楚。除了侍卫们急促的呼吸声,地牢里异常安静,就连刚刚挣扎着的两个人,此时也没有一点动静。


安静的过头了。


侍卫长小心翼翼的朝着之前Thomas所在的位置挪动,想要确认犯人的安全,可直到他挪到墙边,看到眼熟的深色影子,他终于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妈的!”侍卫长一脚踹翻了站在身前的朦胧的深色影子。“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犯人都跑了,还不给我赶紧找!”


侍卫长的这一句话把大家吓坏了,犯人如果逃跑,他们这群人也活不成了。原本因为看不清四周而产生的恐惧,被更大的恐惧所驱散,他们也顾不得戒备迷雾里是不是有潜伏的敌人,一个个慌乱的开始四处寻找,甚至不下心撞倒了侍卫长都顾不得将他扶起来。


直到地牢里的烟雾渐渐散去,他们终于确认了,Thomas和Minho真的趁机逃走了。与他们一同逃跑的,还有关在地牢最深处的比扬卡·哈格尔贝利。


侍卫长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想将剑重新挂在腰上,可冰冷颤抖的双手却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长剑掉落倒地上,金属碰撞石块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地牢里回荡。


“……侍卫长,我们逃吧?”那群手下里年纪最小的侍卫声音颤抖,但暗含着希望,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这件事的正确答案。


“没用的。”侍卫长声音低哑,随即他突然笑了起来,听起来有些诡异。“他已经知道了……”


那些手下看到自己的老大突然变得有些疯疯癫癫,非常害怕,但又有些好奇他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想要问清楚。就在这时,地牢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紧接着,就听到有人站在门外,对着一个人说:“杀了他们。”



评论
热度 ( 13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