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粉红色蔷薇》——第二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背景:自己设定的魔法世界
备注:本篇为花语系列,请自行百度标题
智商不够,背景复杂,BUG可能一堆,发现请告知,除了BUG以外的个人喜好,我是作者听我的ᕦ(ò_óˇ)ᕤ“
可能更新略慢
总之子瑜写的都是甜文
生物,地名都是我胡扯的,以你看得懂的部分理解就好
——……………………………………………………………………




青年法师睁开双眼的时候,正看到一张男人的脸紧贴着自己,把他吓的一边大叫,一边慌张的伸手推开对方,挣扎着坐起来,这才注意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间木质小屋内。
这里的条件显然非常简陋,房间内非常小。木板和树桩粗糙的被固定成墙壁,木板之间的空隙甚至大的可以一眼看清室外环境。墙边靠着一张木质桌子,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粗糙斑驳,一条桌腿下还用石块垫起来,才使得桌子勉强保持平衡。桌子上放着一个粗坯陶杯,冒着热气,杯子表面还有一些可疑的深色污渍。法师屁股下的那张床也是用几根粗木桩捆绑固定而成,上面垫着几块已经清洗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深色粗布,至于充当枕头的布包,看起来更是油光发亮。年轻法师一想到刚刚他就躺在这样的一张床上,感觉有些反胃。
刚刚贴着青年法师的人原本是在检查法师的伤势情况,没有预料对方会突然醒来,结果被法师一把推倒在地。他也不恼,他坐在地上看着年轻法师打量着四周,在对方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的时候,男人才开口说:“看起来你恢复的不错。”
他扶着墙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对法师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你好,我叫Newt。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Newt站在离年轻法师两步的距离,不会距离太近,也不会距离太远,经历过那样惨烈的战斗,又来到陌生的环境,Newt可不想刺激法师这种脆弱的存在。
“Thomas,”年轻法师的反应显然没有像Newt想象的那样慌张,在确认了这里暂时安全的情况下,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我叫Thomas。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帕提拉的路萨姆部队驻地,狂狼小队的队长在勒格森林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你,将你带了回来。”Newt转过身,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起冒着热气的粗坯陶杯,将它塞到Thomas的手中。“你可以先喝点热乎乎的牛奶,然后我想你一定会告诉我你和那些帝国士兵为什么会出现在勒格森林。”Newt一边笑着说,一边捏了捏Thomas的肩膀,盯着他的脸,不错过Thomas的任何表情。
气氛显得有些沉重。肩膀被捏的有些疼,Thomasz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杯子,牛奶的热度慢慢传递到手心,让Thomas感觉有些烫手。
Newt捏的更大力了一些,似乎在催促他眼中的这名可疑男子赶紧回答他的问题。
Thomas知道,这个叫Newt的人的反应没有错。他可不是什么幼稚的小孩子,森林中发生的事情,正是他刚刚经历过的战斗。鲜血和残肢飞溅的画面仍然在他脑子里不断回放,这让他感觉胃部抽搐的有些疼。他知道那群士兵肯定已经被杀死,以那些家伙的残暴,是不会留下一个活口的,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活着,他应该跟那些士兵一起去死,像一名战士一样,而不是坐在这里,连大家为之赴死的原因都不能告诉别人。
“Newt,住手!”这时,一个男人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狭小的房间瞬时变得更加拥挤。
Newt听到来人的话,不得不松开手。他扭过头,无奈的看着刚进房间的Minho:“明明是你让我来问的,现在又在这里装好人?不要告诉我你刚才没有在外面偷听。”
“我是让你问,可不是说让你以这样粗暴的方式。”Minho没有表现出一点被人拆穿的尴尬,他神态自若的走到床边,对着Thomas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好,Thomas,我叫Minho,是狂狼小队的队长。”
大概是Minho的笑容太灿烂,Thomas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作为长期驻守在边境的部队,必然要知道在那片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作为部队中的人,Newt和Minho想要Thomas告知他们具体细节似乎也无可厚非。但Thomas身上所背负的任务,并不适合让普通部队知晓,更何况他们在林中遇到的,是埋伏。
Thomas背负着太阳王亲自交代的任务前来,他们一行人的行进路线并不是固定的,也没有任何踪迹可寻,甚至连走勒格森林中的小路,都是他们临时的决定。而这样秘密的一个任务,竟然会被法布里斯设下埋伏,这实在是太可疑了。在确定这些人没有与法布里斯有勾结之前,Thomas不敢透露半个字。
但Minho的态度过于真诚,让Thomas有些招架不住,他只好有些歉意的说:“虽然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但是,呃……抱歉。”
“你不用道歉,我想太阳王的命令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的。”他眨了眨眼,“要知道帕提拉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外面可是很少有这样的风景——虽然这里离帕提拉还有一点距离。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不管多久。”Minho的话显然出乎Newt的意料,他有些吃惊的看着Minho,似乎准备说些什么,但被Minho迅速打断了。
“我想你会需要这个。你身上的伤还需要休息,我想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了。当然,如果你要倾诉,我很愿意当听众。”Minho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灰色的粗布袋子,扔给Thomas。然后转过身拉着Newt就出了房间,还顺手关上了门。
“你要留他在这里休息?你等会要怎么跟Alby解释?”
“这是我的事,有什么问题我负责。”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好吧。但是Minho,我觉得这可不像你会做的事。”
“然而我做了。”
从屋外传来的两人对话声越来越远,Thomas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一旁,打开了Minho扔给他的袋子。
袋子里装的是铭牌,那些都是与他一起执行任务的太阳王禁卫军的。Thomas拿起一个铭牌,那上面印着一个叫“埃里克斯”的名字,他记得这个年轻人,那是这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平时没什么事,总会缠着Thomas说一些法师的故事。还有菲利斯,总以“法师都是脆弱的存在”这种理由,一路上对他格外照顾。还有林跃、阿莱、普斯……那些鲜活的生命,此时只能以一个个刻着名字的铭牌来显示他们曾经存在过的印记。
Thomas觉得胸口有些堵,此刻他就像溺水的人一样,被那些记忆包围着,喘不上气。悲伤,沮丧,愤怒,还有一丝幸存下来的兴奋和愧疚,这些复杂的情绪就像旋涡,让他挣脱不出,似乎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起来。
金属制的铭牌割破了掌心,鲜血滴在布袋上,留下一个个深色印记。Thomas的呼吸开始急促,四肢也开始失去知觉,全身都开始变得僵硬。他要哭的,他知道这种情景他应该要哭的,但Thomas哭不出来,即使鼻子发酸,眼睛也干涩的一滴泪水都没有。在这里哭泣是没有用的,那些士兵不会因为几滴廉价的眼泪就复活,他们经历过的事情也不会因此抹消。而且没有人会因为他的眼泪而怜悯他,那些常年游走在边境的强悍战士,早已习惯了鲜血和死亡,他们只会毫无感情的说一句运气真差,然后将那些原本有些有肉的人类埋葬在这片泥土之下。那群死去的禁卫军对这些士兵而言,只是一些不认识的陌生人罢了,又有谁会为陌生人浪费仅剩的那点感情。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回到了现实。“Thomas,我想你一定饿了,就给你拿了点面包。”Minho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一盘刚烤出来的香蒜面包,食物的味道让Thomas的肚子也配合着“咕咕”直响。
他看到了Thomas的双手,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仿佛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画面。他走到Thomas身边,将他手中的铭牌又扔回袋子里,然后将那盘面包递到Thomas的面前。“我饿肚子的时候,心情都不会好。你可以先吃点面包,这可是我逼着煎锅提前准备的。”
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滚落下来,那些憋在心中的汹涌情绪似乎终于找到了出口,发泄了出来。Thomas有些想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Minho的话安慰了他。他伸手就抓起一片面包塞进自己嘴里,不管面包还有些烫,也不管手上的鲜血和脸上的泪水也沾在面包上,被自己吃进肚子。
不管想做什么,不管将来要如何,Thomas现在只想将自己喂饱。Minho说得对,他想。当胃被填满的时候,就连心情也会变得好起来。
他狼吞虎咽的把Minho带来的面包都塞进嘴里,就连之前那杯已经放凉的牛奶也灌进肚子。他觉得全身暖和过来了,四肢麻痹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他终于停止了无声的哭泣。他想向Minho道谢,但他脸上沾满泪水,还有不小心擦到脸上的血迹,这让他甚至连抬起头看Minho都有些不好意思。而这个黑发男人,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端着已经空了的盘子离开了房间,似乎他刚刚真的就只是来给Thomas送点吃的而已。
或许他可以跟这个叫Minho的人聊聊。
Thomas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对不对,但他想这样做,他要这样做。

评论 ( 2 )
热度 ( 18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