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的地图室

欢迎来到Thominho的地图室——
The Maze Runner Series - All Media Types (移动迷宫/迷宫行者系列)

Minho X Thomas 的资源索引小站!



请善用搜索,有意见或者建议可私信。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Thominho】【Minho/Thomas】《粉红色蔷薇》——第一章

诸葛子瑜:

CP:Minho/Thomas


背景:自己设定的魔法世界


备注:1、本篇为花语系列,请自行百度题目。


2、智商不够,背景复杂,BUG可能一堆,如发现请告知一声。除了BUG之外的个人喜好问题,我是作者听我的╭(╯^╰)╮


3、可能这篇文更新略慢,因为这次的大纲并不是详细大纲(为了节省开坑时间)


4、总之子瑜写的同人都是甜文,请放心=3=


5、生物、地名都是我胡扯的,以你看懂的部分理解就好,不用太认真的去想几个字连起来具体是指什么;




————————————————————————————



 


“Thomas,我想送你一个开满了粉红色蔷薇的小院,你喜欢吗?”


 



 


勒格森林,有5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顺着林中的小路巡逻。


此时接近中午,林外,阳光把大地烤的滚烫,那些细嫩的风铃草和苜蓿都有些显得枯黄。而在这片林中,密林的枝叶将阳光挡在了外面,这里就像是一片独立的空间,虽然还未进入蒂亚山脉的范围,但四周的高大植被显然比别处的更加密集,也显得更加阴暗。阴暗的角落里,奎鼠发出刺耳的尖锐叫声,警告所有外来的入侵者;而在树上,裂鸦们的嘶哑声音也在互相传递信号,一旦这些入侵者放松警惕,他们就会一拥而上,撕咬对方的血肉。那些盘旋在阴影里,躲藏在枝叶下的小蚊虫,趁人不注意之时,就会悄悄的贴上入侵者裸露的皮肤,咬出一个个红包。


“说真的,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在这么让人无法忍受的环境里巡逻?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地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腐烂的落叶,一名年轻的战士不小心被落叶下凸起的树根绊了一下,他急忙抓住身边的伙伴稳住自己,使劲扯了扯自己的靴子,好不容易才将那双干净的有些反光的靴子从树根间拔出来,连带着鞋边沾了些可疑的黏稠的深褐色物质。“这该死的森林!我早上才擦干净的靴子”青年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靴子,抱怨道。


他身边的伙伴们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他,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才刚刚被安排到他们这里,等他真正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后,就不会再有力气去抱怨什么了。


而作为他们的队长,那个有着黄皮肤和黑色短发的健壮青年Minho早已习惯了这一切,毕竟作为路萨姆部队的狂狼小队,负责这片区域的治安和稳定已经有4年的时光了。


“乖乖闭上你的嘴,如果你再出声,我会让你把你自己的靴子舔干净!”


青年气的脸色通红,他想上前跟他的队长抗争他语言的粗暴,但看到Minho瞪着他的眼神,他瞬间就像一个被泄气的气球,只能低下头乖乖的跟上身边的伙伴,继续在这片丛林中前行。


Minho在队伍的最后,看着前面不一会就又恢复活力的年轻人,或许正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争,才能如此的有活力。


距离巩乃斯大战过去了15年,曾经满目疮痍的大陆已经渐渐恢复了生机。历史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即使是那场惨烈的战争,也在和平的岁月中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那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由于法布里斯——所有非人类的文明种族的统称——对人类不断侵占他们的领地,将他们划分为下等种族种种行为的不满,他们聚集起来成立了法布里斯联盟,妄图推翻人类的统治。这时候,一个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的年轻人站了出来,他带领人类与联盟进行了激烈的抗争,在长达6年的战争中,他坚守住了大陆西部和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并在巩乃斯地区与联盟进行了最终的决战。那场决战之后,联盟的领导人,“北极之光”伊万被路德维希亲手斩杀。因为那场战斗死伤惨重,双方和谈后决定,以拉斯维斯山脉和英特雷大裂谷为界,大陆西部、北部为人类的地盘,而东南部则为法布里斯联盟的地盘。人类重新建立了新的帝国,而路德维希则成为了新的帝王,被大家称为“太阳王”。


战争结束的那一年,Minho已经9岁了,战争伴随了他的整个童年,对于战争,他比这些年轻人的感触更深。


虽然现在帝国和联盟表面上维持着和平,但和平底下暗流涌动,一不小心就会再次爆发。他厌倦战争,但如果战争再次到来,他也并不会惧怕。他是一名英勇无比的战士,有着一群生死相随的兄弟,如果战争真的到来,他有信心让大家活下去。


走在最前方的战士突然示意大家停住脚步,看到这种情况,Minho快步上前,走到战士身边,低声说:“艾泽斯,怎么了?”


艾泽斯指了指小路右边树枝间的缝隙,示意Minho自己看。他的表情有些惶恐,作为在狂狼小队里呆了几年的老队员,这样的表情让Minho有了些不好的猜测。他轻轻的压低挡在眼前的树枝,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他的手下这样不安。


Minho首先看见的是一名法师,一名身受重伤趴在地上的法师。虽然法杖已经被损毁,但法师特有的带兜帽的长袍不会让Minho认错这个人的职业。


法师所在的地方,显然经历过一场苦战。一片生长了上百年的树木被硬生生的折断或者烧毁,凌乱的横在这片区域,只有地上几十个木桩在显示着它们原本的位置。十几个帝国的士兵或躺或趴在地上,他们有些人的胸口插着剑,不甘心的睁大眼睛看着远处;也有被树枝穿透胸膛,钉在断木上;有些人缺了一截胳膊或者一截腿,还有一个甚至只剩下了上半截身体,鲜血和内脏拖了一地,显然在他临死前,还挣扎着想要离开。这里遍地都是鲜血、刀痕和魔法留下的痕迹,断裂的佩剑和铠甲的碎片散落的到处都是,带着肉体的残渣。这些气味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难闻味道。


其他几个战士显然忍不住也看了一眼被密林挡住的秘密,但他们只是些没经历过战争,没经历过死亡的年轻人,在看了一眼之后,就纷纷扭过头,跑到一旁呕吐。


艾泽斯比起其他人来说还算镇定,他问Minhos:“队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Minho看了看四周,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了之后,他扒开树枝,朝着那片混乱的区域走了过去。


“队长!”


“你们还在那站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靴子踩在被鲜血泡软的地面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Minho小心的走到每个人身边,检查有没有幸存者。不过显然,袭击者并不会愚蠢到留下活口,这毕竟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但是另一方面,这一队帝国士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从一名已经死去的人的口袋里找到了帝国士兵独有的铭牌,铭牌上显示着这支小队的身份:他们是专属于太阳王的近卫军。


如果是以方向来看,大概这支小队是从欧顾利丹城前往他们的驻地帕提拉。可两地之间有着另一条安全方便的道路,虽然需要绕过勒格森林,距离上稍微远了一些,但那是一条就连10岁的孩子都可以单独上路的安全区域,他们为什么不从那边走而非要选择这条森林中用于巡逻的小路?


Minho仔细观察了这个人前胸的伤口。三条并列的伤口自左肩一直划开到右侧肋骨,伤口细长,深度不超过1英寸,他伸出手依照伤口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尺寸基本上一致。Minho又将尸体小心的翻过身,果然又发现了不同的伤痕。背部的锁甲被利器划破,露出伤痕累累的背部,除了几道尖锐利器划开的伤口,还有些深浅不一的淤青,看起来就像被细长的柔软又坚硬的东西抽打了一样,比如说,尾巴。


与人类尺寸相近的上肢,细长的尾巴,还有背上那些伤口,显然造成这出惨案的,就是Minho再熟悉不过的敌人——塞壬,那些拥有着与人类相似的上肢,却长着一条像蛇一般的尾巴,背上还有带着骨刺的翅膀的冷血生物。


可往常与塞壬的战斗总是发生在更靠近边境线的位置,而不是在勒格森林里面,难道说那些家伙偷偷嵌入了帝国的领地?如果真是这样,这可是一个大麻烦了。


Minho正在思考着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另一边就有人急切的喊他:“队长,这个法师还活着!”


嗯?


Minho急忙站起身,跨过了横在地上的士兵和粗大树干,快步走到他最开始看见的那名法师身边。原本趴在地上的法师已经被他们翻过身,这让Minho能清晰的看到这人的面容。


这是一名年轻的男性,即使脸上沾满泥土和污血,也掩盖不了他的漂亮的长相。似乎因为伤口仍然在疼痛,即使他已经昏迷,但仍然眉头紧锁,显得非常不安。


Minho蹲下身,探了探他的鼻息,在确定这个青年法师仍然活着后,毫不犹豫的一把将他打横抱起来。“艾泽斯 ,你跟雷洛在这里守着,我回去叫Alby派人过来处理一下这里。”


艾泽斯看了看周围,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虽然作为老队员,他也时常会跟随队长进行一些小作战,但这样惨烈的战场他也是第一次见。又抬头看到他们的队长小心翼翼抱着那名可疑的法师,忍不住说:“好吧,希望队长你一定叫人早点赶来。万一那些凶手还在附近,我可不想跟他们一样死在这里,要知道我昨天才跟美兰——就是帕提拉最美的那个姑娘——求婚。”


“就是那个昨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你的女孩?”Minho忍不住翻个白眼。“好了不要废话,除了你们两个,其他人跟我先回去。”


“不过队长,你真的要带这个法师回去?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们都还不清楚,不了解他的身份,你这样把他带回驻地……”艾泽斯看了看他的队长,又看了眼被他家队长抱在怀里的法师,虽然不知道队长到底怎么想的,但在他看来,这个法师太可疑了。一群帝国士兵死相惨烈,而这名法师却除了昏迷,身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重伤,比起说是帝国的人,更像是为了让他们巡逻部队发现而设的局。他不信队长看不出来这一点。


然而作为一名在狂狼小队里呆了几年的老队员,艾泽斯没想到在他记忆里一向以路萨姆部队为重的队长,竟然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闭嘴吧,艾泽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与雷洛守在这里等着,至于其他事情不需要你操心。”Minho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带着剩下两名吓得腿都软了的新队员,顺着原路往回走,只留下被吓了一跳的艾泽斯和有些不明真相的雷洛留在原地。


当那三人走远后,艾泽斯和雷洛才反应过来,他们小声的交流着。


“队长今天心情不好?”


雷洛抬起头,看了艾泽斯一眼。“并不是,今天队长的心情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


“那他为什么骂我?”


“因为你说他的宝贝可疑。”


“宝贝?你是说那个昏迷的法师!?这不可能!?队长刚才是第一次见到那家伙,而且那是个男人!”


“我开玩笑的。”


“……不,雷洛,这一点都不可笑。”



评论
热度 ( 24 )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TOP